🏡
PTT小說網
x
    林逸則是玩味的看着河童,看來這傢伙對睡蓮護法積恨已久,這時候說這種話明擺着就是唯恐天下不亂啊,不過倒也難怪,河童一族就被睡蓮護法滅得只剩它自己一個,而且還被搶走了聖水珠這樣的種族至寶,要是河童一點都不記恨那才真是見了鬼了。

    “主人死了!大家快逃啊!”河童第一個帶頭逃竄,剩下這些巡守蜂見狀也是心驚膽戰,彼此相視一眼之後毫不猶豫扭頭就逃,再也不管其他了。

    它們對睡蓮護法這個主人的仇恨就算不比河童的滅族之恨,那也差之不遠,就因爲睡蓮護法隨隨便便的一句話,它們就要自相殘殺,對於這樣的主人它們只有畏懼,絕不會有半點忠心,稍一煽動自然就是大難臨頭各自飛。

    有了河童和巡守蜂這樣的前車之鑑,其他那些奴隸一般的大小靈獸也都跟着轟然逃散,眨眼之間就逃得乾乾淨淨,只留下林逸和端木玉二人相視無語。

    不過這樣也好,省得多費手腳,雖然以林逸的實力不會把這些靈獸嘍囉放在心上,可不大不小終究還是個麻煩,這下卻是被河童一句話就解決了,必須給它點個贊。

    沉默片刻,端木玉忽然問道:“剛纔是怎麼回事?”

    “你說那隻河童?它胡說八道的,一個眼神就能殺死它,我又不是神仙!”林逸笑道。

    “我不是說這個,我說的是剛纔那個奇怪的空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怎麼我的元神會被帶進去,而且連那傢伙都被克得死死的?”端木玉問道,這個問題從剛纔就已經憋在她心裡,只不過當着睡蓮護法的面她不好多問,現在四下無人,她實在是憋不住了。

    “這個麼……”林逸不禁有些猶豫,剛纔他是怕把端木玉獨自留在外面會出問題,所以纔會事急從權把她的元神也一起帶進了玉佩空間,可這是他最核心的隱秘之一。絕對不能透露給外人知道,經過今天這件事兒端木玉雖然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但還沒到可以絕對信任的自己人的程度,這種事情他可不敢冒然透露給對方知道。

    端木玉見他猶豫,就知道這事兒肯定不能輕易透露給自己知道,但她一向都是追根究底。眼裡從來不揉沙子,這件事情要是不弄清楚恐怕一輩子都得惦念着,說不定都會成爲一個心結,對未來修煉產生不好的影響。

    “你不說我是你的女人嗎?難道這件事情連你的女人也不能告訴?”端木玉忽然紅着臉道。

    “呃……”林逸頓時噎住,不由有些古怪的上下打量着端木玉,見對方臉色雖然微紅。但神情卻是頗爲坦然,儼然一副已經看開了的樣子。

    近距離被林逸這麼直勾勾的看着。端木玉雖說是個女中豪傑的性子,但也不由心下砰砰直跳,腦中則驀然劃過一絲異念,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心如鹿撞?

    “怎……怎麼了?我說錯了嗎?”端木玉不甘示弱的反過來盯着林逸道。

    “這個不好意思……我說這話只是爲了氣氣那個傢伙,你別往心裡去啊。”林逸不由尷尬撓頭道,當時說這話的時候沒考慮周全,話趕話的隨口就說了。現在想來未免太過唐突,這也就是端木玉比較豁達。否則安在其他女人身上還不一定得彆扭成什麼樣呢。

    “這麼說是我誤會了?”端木玉深深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複雜道:“好吧,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咱們做一個交易如何?”

    “交易?什麼交易?”林逸一愣。

    “你之前不是想打聽枯葉回春嗎,我可以給你講解這一招的精髓要義,作爲回報,你就要告訴我剛纔那個空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樣?”端木玉提議道。

    “枯葉回春不是你們葉靈派的不傳之秘麼?”林逸詫異道。

    “按照祖訓,枯葉回春確實不能外傳,不過我們葉靈派一向恩怨分明,你既然救了我,我可以破例一次。”端木玉說道。

    如果仔細推敲,她這話其實未必站得住腳,就算她要回報林逸的救命之恩也未必就要說出枯葉回春的精髓要義,完全可以用別的方式,不過她是葉靈派大師姐,依着葉靈派的規矩只要實力更上一層就是下一任的掌門人,她即便這麼做了,門派高層也不會拿她怎麼樣。

    “那萬一我是個大嘴巴,把枯葉回春的精義傳揚出去呢?”林逸問道,枯葉回春對於整個葉靈派來說都是壓箱底級別的底牌,估計就是門派內部都只有最核心的弟子纔有機會修習,一旦傳揚出去被人研究針對,後果不堪設想。

    端木玉深深看了他一眼,篤定道:“你不會的。”

    “好吧,既然你這麼信任我,那我可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林逸灑然一笑。

    “那你就不怕我把你的秘密傳揚出去?”端木玉反而問道。

    “你不會的。”林逸原話奉還,雖然彼此還算不上有多熟悉,但生死之間最能看出一個人的本性,就跟端木玉相信他一樣,他也相信端木玉絕不是那種小人,要不然當時他也不會二話不說就把端木玉的元神給帶進去,其實從那一刻開始他的秘密就已經毫無保留的展現給端木玉知道了。

    端木玉聞言臉色又是微微一紅,身爲葉靈派當仁不讓的大師姐,她今天臉紅的次數比過去十年加在一起都還要多,就連她自己覺得有些奇怪,莫名其妙動不動就面紅耳赤,自己是不是發燒了?

    “不過醜話說在前面,我只能告訴你枯葉回春的精義,但是我不會告訴你修習法門,可以嗎?”端木玉拋開腦中的胡思亂想迴歸正題道,雖說精義泄露也很麻煩,但如果沒有修習法門,那至少能夠保證別人短時間內無法修習枯葉回春,這招壓箱底的門派招式不至於反過來用在自己人身上。

    “沒問題。”林逸點點頭,他本來就沒打算真的要去修習枯葉回春,畢竟他有玉佩空間源源不斷補充靈氣,根本沒有那個必要,他只是想參考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從中悟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罷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