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枯葉回春的精髓要義只有一點,那便是打開潛藏的生機之門。”端木玉緩緩說道。

    “潛藏的生機之門?”林逸微微一愣。

    “你可知道,我們葉靈派的所有心法招式同出一源,都是源自於一樣世間最爲普通卻又最不普通的東西。”端木玉啓發道。

    “葉子?”林逸眼睛一亮,這並不難猜,葉靈派的名字就已說明了一切,而且它所有代表性的招式之中都有一個葉字,如葉落知秋,如一葉如山,如枯葉回春。

    “不錯,正是葉子,葉生葉落代表着世間輪迴,世人看到綠葉會看到生機,看到枯葉會看到死亡,殊不知兩者相生相剋,綠葉亦有殺機時,枯葉亦有回春日。”端木玉說到這裡頓了頓,從懷中取出一片枯黃的葉子,遞給林逸道:“你感受一下。”

    林逸接過枯葉看了一陣,跟之前預想中的不一樣,上面並沒有任何的異常之處,也沒有隱藏任何的靈氣,這就是一張普普通通的枯葉。

    不過結合端木玉這番話思忖了片刻之後,林逸忽然靈光一閃:“你的意思是,這張枯葉上面也有常人看不見的生機?”

    端木玉聞言臉上頓時多了幾分驚異的表情,這傢伙的悟性未免也太變態了點吧,自己當初拿到枯葉可是參悟了一整天才明白這個道理,跟其他同門弟子相比起來這都還算快的了,有的人蔘悟了整整一個月都悟不出一個所以然來,連修習枯葉回春的資格都沒有。

    當然,親眼見證了剛纔林逸破解鏡中世界的整個過程,端木玉對此倒也不是太過意外,悟性這東西跟洞察力息息相關。像林逸這種洞察力極爲變態之人,悟性自然也不會弱到哪裡去。

    “沒錯,葉子雖然已經枯萎。但它並沒有真正死去,它上面仍然潛藏着強大的生機。只不過是環境所致暫時封存起來而已,只要我們能夠打開這扇封存生機之門,它就能重新煥發出生機,也就是你所見到的枯葉回春。”端木玉解釋道。

    林逸點點頭,這番話並不難理解,這是以葉喻人,當一個人精疲力竭之後看起來已經到了極致,但其實不過是人體本能的自保機制而已。並不是真的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那麼怎樣才能打開這扇封存生機之門呢?”林逸問道,這纔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端木玉沉默了片刻,說道:“只要做到兩件事就可以,一是自我催眠,二是真氣刺穴。”

    嚴格說起來,她這句話就已經點出了修行法門,她不能再說更多了,否則無異於親自教導林逸修習枯葉回春,就算她是葉靈派大師姐也沒有這個權利。

    不過林逸也壓根不需要她講更多,以林逸的悟性。只需這兩句點撥就已妥妥足夠了,具體後續應該怎麼做完全可以靠他自己摸索出來,犯不着令端木玉左右爲難。

    “多謝。”林逸拱手道謝。他問這個純屬是爲了參考研究,因爲沒有具體嘗試過,眼下還不知道能夠從中挖掘出多少有價值的東西,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對方所說的這些確實句句都是精義,值得深思。

    “現在可以說說你的事情了吧?”端木玉頗爲期待道。

    “好吧,正如你剛纔所見,我有一個私人獨屬空間,只要心念一動就可以將現實世界的東西輕鬆裝進去。不過只能是植物和一些普通物品,至於人類就不行了。當然,元神是可以進去的。”林逸解釋道。至於這個玉佩空間是怎麼來的他就不能細說了,畢竟一來關係到他的身世,二來他自己也就是聽林東方提了一嘴而已,知道得並不清楚。

    “私人獨屬空間?”饒是端木玉已經親眼見識了一遍,此時聽到這個字眼還是目瞪口呆,這種事情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恐怕就連太古小江湖的那些元嬰老怪也沒有這樣的神器吧,忍不住又驚又疑道:“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林逸不由翻了一記白眼,睡蓮護法是這個反應,端木玉又是這個反應,只得耐着性子道:“我可不是什麼神聖,不過就是一坨元神而已。”

    “你真的就只是北島青雲門的太古前輩?”端木玉對此卻不太相信,質疑道:“可是爲什麼你的招式跟北島青雲門完全不一樣,壓根就不是一個路數。”

    從太古到現在,時間跨度太過漫長,就算同一個門派傳承下來,心法招式之類的也必然會發生不小的變化,但不至於連路數都完全不一樣,那幾乎相當於是另立門派了,北島三門乃是太古小江湖公認最具傳承歷史的宗門,記載中從未發生過滅門之類的大災禍,不至於連最基礎的心法招式傳承都出現如此之大的偏差。

    這隻能有兩種解釋,一種是林逸學的東西太多太雜了,他自己獨成一派,另一種則是林逸壓根就不是北島青雲門的太古前輩。

    葉靈派最爲重視潛意識之中的本能感知,端木玉身爲葉靈派大師姐,這方面自然是首屈一指,女人的直覺本就很準,她的直覺更是遠在絕大數女人之上。

    直覺告訴她林逸應該屬於後者,因爲林逸根本就不像是年齡悠久的太古前輩,而應該是實實在在的年輕人,真實年齡極有可能比自己都還年輕得多。

    “哦,我本來就不是啊。”林逸坦白道。

    “哈?那他們還都叫你師叔祖?”端木玉驚詫道,要說北島青雲門那些普通弟子認了也就罷了,他們相對比較容易被矇騙,但辛易捷那可是金丹期高手,林逸怎麼可能騙得過他?

    “這事兒說來就話長了,我雖然不是他們正兒八經的師叔祖,但確實有這方面的淵源,他們叫我一聲師叔祖也沒什麼錯。”林逸笑了笑,既然話已說到這一步,索性就說個明白,便道:“你知道天階島吧?”

    “當然知道,不過在太古小江湖只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端木玉說道,在世俗界這一年,她和其他太古聯盟弟子其實也都聽過一些傳聞,說是天階島真實存在之類的,只是原來的認知早已根深蒂固,聽到之後都下意識的嗤之以鼻,沒當一回事罷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