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這人雖然不怎麼樣,但押寶倒是沒押錯。”緊跟着林逸出來的端木玉聞言不由莞爾。

    “端木師姐您也安然無恙啊,真是太好了。”費養生連忙點頭哈腰的打招呼道,結果下一刻就看到睡蓮護法也跟在二人的身後一起爬了出來,眼珠子陡然睜圓,驚叫一聲扭頭就跑。

    不過跑了幾步之後,發現身後沒人追上來,回頭一看林逸和端木玉正一臉古怪的打量着自己,而睡蓮護法則老老實實的站在他們身後,費養生這才反應過來,一邊尷尬撓頭一邊訕笑着問道:“這是……”

    “我新收的小弟。”林逸隨口胡謅。

    端木玉聽得好笑,睡蓮護法則是敢怒不敢言,老子只是被你困住而已,什麼時候變成你小弟了?

    費養生可不知道其中內情,聞言頓時肅然起敬,他雖然沒有見識過鏡花水月和古井無波這樣近乎無解的神奇手段,但睡蓮護法可是全場靈獸的頭頭,對他而言乃是隻能仰望的強大存在,林逸居然連這等存在都能收服,果然是神通廣大啊!

    “前輩就是前輩,太厲害了!”費養生連忙擠出一副五體投地的崇拜表情,隨即蹭到邊上對着睡蓮護法討好道:“靈獸大哥你好,我叫費養生,以後咱們就是一路人了,請多多關照。”

    “廢物。”睡蓮護法極其不屑的哼了一聲,扭過頭懶得搭理這種貨色,要不是受制於人,費養生敢這麼湊上來分分鐘被它一個手指頭摁死。

    費養生碰了一鼻子灰,卻也不覺得尷尬,扭頭就繼續去討好林逸,反正林逸才是大粗腿。只要討好了林逸,其他一切都好說。

    圍着林逸鞍前馬後,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就連旁邊端木玉都看不下去了,皺眉道:“你煩不煩?”

    “呃……”費養生只得苦笑。他也不想這樣,可如果不這麼諂媚討好,萬一林逸嫌他是個累贅把他給甩掉呢,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深山老林他可怎麼活?

    “行了,你別費勁了,我這兒不興那一套,你要跟着就跟着,別給我惹事兒就行了。”林逸撇嘴道。他雖然並不把費養生當成自己人看待,甚至於對費養生的信任程度都還不如端木玉,畢竟後者至少還算得上生死之交,不過他也不至於心狠到將費養生丟下不管,跟着也就跟着了。

    與此同時,正如剛纔睡蓮護法所說,冷冷衆人遇上了一個不小的麻煩,一隻體型足有兩人高的巨型黑螳螂攔在了他們面前。

    “金丹期靈獸!”冷冷連忙將宋凌珊衆人護在身後,感受着對方身上的兇悍駭人氣勢,心頭不由一個咯噔。

    一連數日的趕路。途中又遭遇了大大小小五六頭攔路靈獸,如今包括冷冷在內的所有人狀態都算不上好,無論體力、真氣還是精神都消耗到了一定程度。尤其應子魚上次跟一頭築基中期靈獸貼身瞬打還受了傷,至今沒有痊癒。

    不過那一次倒不能全怪應子魚魯莽,當時實在是形勢危急,一羣人被兩頭靈獸圍攻,若不是她拼命給冷冷衆人爭取了時間,衆人能不能活命都是一個未知數,只能說這片太古試煉之地實在是太過兇險,離開了林逸的庇佑,衆人站在這裡的每一時每一刻都在冒險。若是能夠活着從這裡闖出去,每一個人都必當脫胎換骨。

    不僅是應子魚。其他宋凌珊幾人也多少都掛了點彩,這個時候遇上一頭堪比金丹期的巨型黑螳螂。哪怕對方只是最弱的金丹初期,那也絕對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怎麼辦?”衆人齊齊看向冷冷,在場以冷冷實力最爲高強,之前這幾天也展現出了足夠的果敢和擔當,衆人對她已是極爲信任,即便說不上唯其馬首是瞻,關鍵時候那也絕對是說一不二。

    “殺!”冷冷嘴裡狠狠吐出一個字,整個人的氣質隨之一變,隱隱已經有了幾分鐵血氣象,嬌柔身軀毫不猶豫擋在黑螳螂面前,毫不退讓。

    “殺!殺!殺!”宋凌珊衆人齊聲怒喝,所有人的氣勢無形之間竟是融合成了一個整體,林逸傳授給他們的這個防禦陣勢前幾天還只是徒有其表,而今儼然已經有所小成了,生死之間的實戰最能催人奮進,此話果然一點不假。

    “呼呼,一羣螻蟻一樣的人類渣滓也敢跟我叫板,你們哪裡來的膽子?”黑螳螂那張昆蟲臉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輕蔑嘲諷的意味顯而易見,它完全沒把冷冷衆人放在眼裡。

    “不過一隻螳螂而已,口氣倒是不小。”吳臣天咧嘴道。

    “話不能這麼說,人家狂傲還是有點本錢的,畢竟區區一隻螳螂能夠長這麼大不容易,不定吃了多少不乾淨的東西才能吸收到這麼多營養呢!”賴胖子嘿嘿笑着搭茬道。

    “就是,這麼大一隻螳螂看起來還是很唬人的,聽它聲音好像是隻公的,以後洞房花燭夜就是命喪黃泉時,依着它們的習俗可是要被新娘給吃掉的,可慘可慘了!”其餘雨冰衆人也跟着促狹道,強敵當前難免緊張,他們是在用這種方式緩和情緒,免得待會兒太過緊張亂中出錯。

    “胡說八道!你們說的只是普通螳螂,我可是堂堂的螳螂皇,怎麼可能被母螳螂吃掉!”黑螳螂被衆人調侃得氣急敗壞,再也顧不上輕蔑嘲諷,當即揮舞着兩把巨型鐮刀一般的前肢殺了過來。

    乍看之下它的速度並不快,但是身體修長步幅奇大,僅僅三步就跨過了十丈距離,居高臨下來至冷冷的跟前,那一對黑色的鐮刀前肢霎時間化爲兩道黑色閃電,攻速之快竟是硬生生弄出了破空聲,首當其衝者正是冷冷。

    “冷冷小心!”衆人驚呼不已,這種時候他們必須保持陣型不敢冒進,除非冷冷主動融於他們的陣型之中,否則他們就算想幫忙也幫不上,只不過那樣一來爲免誤傷衆人,冷冷就不敢輕易使用畫地爲牢之類的強力招式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她只能單獨留在外面應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