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冷冷不敢怠慢,沒有半點留手,搶在對方鐮刀前肢豎劈下來之前,毫不猶豫用出了最爲強大的冰牢鏡碎,她的身周霎時間一陣極度冰寒,距離最近的對方那兩柄黑色鐮刀瞬間覆蓋了一層冰晶,連帶着整個動作都明顯遲緩了許多。

    昆蟲從來都是極爲怕冷的生物,螳螂也不例外,即便是這隻堪比金丹期存在的黑螳螂,對於冰寒的抵抗力也是最弱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剛好被冷冷的碎冰體質給剋制,也就是因爲實力上有着巨大的等級壓制,要是等冷冷突破金丹期,它根本就造不成任何威脅。

    只可惜冷冷還只是築基大圓滿,冰牢鏡碎並未能將對方徹底凍僵,而純粹只是令黑螳螂的動作變得遲緩了許多而已,速度劇減了足有七成以上!

    這就已經足夠了,冷冷趁機後退融進衆人的陣型之中,以自己作爲箭頭大聲道:“三號戰術!”

    “明白!”衆人齊聲應道,林逸交給他們的雖然是個典型的防禦陣型,但也並不完全就是一個只守不攻的烏龜殼,而是分爲好幾套戰術,其中三號戰術便是遊走牽制。

    一味被動死守只能落入下乘,以攻代守,伺機遊走的動態防守才更加無懈可擊。

    以冷冷充當箭頭,以宋凌珊、吳臣天、雨冰等實力較爲突出的幾人作爲骨幹,剩下應子魚等人作爲後援,這樣的陣勢一旦自如流轉起來,其威力遠比衆人的賬面實力要可觀得多,每一個人都不是累贅,每一個人都是重要成員,每一個人都是重要戰力。

    尤其眼下冰牢鏡碎效果拔羣,殺氣騰騰的黑螳螂一下子變成了慢動作。衆人遊走起來更是如魚得水,你摸一下我摳一把,每次都是一擊即退一觸即走。完全不給對方任何反擊的機會,就算黑螳螂幾次強行出手。也都被負責防禦策應的其他人給截了下來,根本傷不到衆人分毫。

    “你們這羣卑鄙無恥的人類渣滓!就知道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敢不敢與我正面一戰!”黑螳螂簡直都快被衆人給氣瘋了。

    雖然衆人每一次的攻擊威力都遠遠算不上強大,但是它的甲殼身體卻被冰牢鏡碎凍得比平時脆弱了許多,每一次多少都會留下一些淺淺的傷痕,一道兩道倒還無所謂,可是蟻多咬死象,哪怕再細微的傷勢積累多了那也是要命的。何況衆人給它造成的傷害只能算小,卻還不至於小到細微的程度。

    “蠢貨!這叫人類的智慧!”吳臣天嘿嘿笑道,這種牽制遊擊的戰術他們已經使用得十分純熟了,幾乎之前遇到的所有攔路靈獸都是被他們這麼幹掉的,如今看來對付金丹期靈獸同樣有效。

    磨蹭是磨蹭了一點,不過奏效纔是硬道理,以他們這羣人的實力居然能夠一點點磨死一頭堪比金丹期的靈獸,還有什麼比這更加振奮人心的事情?

    “大家加快節奏,遲則生變,我有種不祥的預感。”冷冷這時忽然小聲道。使用遊走戰術必然會導致一場持久戰,而從之前的經驗來看,結果往往只有一個。那就是當對方吃到足夠多的苦頭之後逃之夭夭,衆人爲了維持陣型是沒有追擊能力的。

    當然話說回來,這樣的結果對於衆人來說並不算壞,畢竟真要是把對方逼到絕境之後必然會不惜一切垂死掙扎,衆人說不定就要付出傷亡代價,能免則免。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附帶風險,那就是夜長夢多。

    正如上次,衆人本來也只是面對一頭築基大圓滿的靈獸而已。本來可以妥妥吃定對方,結果卻因爲時間拖得久了之後引來了另外一頭築基後期靈獸。陷入前後圍堵的困境,那個時候冷冷就有過一種不祥的預感。而現在這種預感又出現了。

    聽冷冷這麼一說,衆人頓時心頭一凜,當即卯足勁加快了遊走節奏,不求其他,只求快點將這隻黑螳螂給趕跑。

    眨眼之間,黑螳螂腿甲上就多了好幾道不輕的傷痕,而後竟是被冷冷硬生生踢斷了,雖然少一條腿對於它來說影響不至於像人類那麼大,但還是被嚇得心驚肉跳:“一羣瘋子!”

    爲了弄斷它這條腿,冷冷衆人付出了包括雨冰在內兩人受傷的代價,這跟剛纔一觸即走的風格已經截然不同了,衆人幾乎就是在跟它以傷換傷,說是瘋子也毫不爲過。

    可惜黑螳螂畢竟是堪比金丹期的存在,衆人這種打法只會令它覺得窩火,除非能夠真正重創於它,否則想要就這樣把它嚇走無異於癡人說夢。

    不過冷冷衆人並沒有就此把節奏降下來,反而齊心協力節奏更快,他們不知道預感是不是準確,但只要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就不能置之不理,他們必須儘快趕走這隻黑螳螂,否則真要是再有其他什麼強大靈獸圍上來,再來個前後夾攻,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很多時候,越是心急往往就越是事與願違,正如眼下,冷冷衆人的節奏是提起來了,可惜效果卻只能說差強人意,他們付出了足夠代價,卻仍然沒能令對方真正動搖,反而越發的惱羞成怒,越發的不好對付。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冷冷心急如焚,她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大錯,她相信如果換做是林逸,剛纔這種情況絕不會冒然加快節奏開始搶攻,說到底,自己還是實戰經驗不足,實在是太嫩了。

    冷冷咬了咬牙,林逸既然將衆人的安危全權交託給自己,自己就必須一個都不落的將衆人全部給帶出去,無論遇到什麼樣的險境,自己都必須一肩扛下來!

    可是眼下這種情況,並不是有覺悟有決心就能解決的,以冷冷築基大圓滿的實力還不足以真正重創對方,即便她真有這樣的手段也絕不能輕易施展出來,因爲那之後必然會陷入極度虛弱狀態,一旦沒了她這個至關重要的箭頭人物,宋凌珊衆人如何去應對接下來的危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