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冷冷倏然停下身形,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永別了,林逸。”

    林逸將宋凌珊衆人交託給她,而今她已做了自己所能做到的極致,即便無法完全確保衆人的安全,但她已是問心無愧,死亦可瞑目了。

    就在冷冷閉目等死的最後一刻,一道身影驀然出現在她身側,隨後一股熟悉的冰冷氣勢實質化沖天而起,竟是硬生生擋下了雪劍鋒的一劍落九天,雖然前後只有不到半瞬,但這不到半瞬的工夫已足夠他將冷冷救出險境了。

    “無情冰勢?!”雪劍鋒見狀眼皮猛然一跳,這股熟悉的冰冷氣勢赫然竟是無情冰勢,此人身份呼之欲出,正是冰無情!

    “是你?!”這時候震驚的可不只是雪劍鋒一個,就連被救了一命的冷冷看清楚來人相貌之後,也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無緣無故的,冰無情怎麼會出手搭救自己?

    冰無情這些人被自己暗中收服的消息,林逸從頭到尾都沒有向任何人說起過,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兩人,一個是他自己,另一個就是林東方。

    冷冷不知道內情,此時當然跟雪劍鋒一樣震驚莫名。

    “走吧。”冰無情絲毫沒有解釋原委的意思,當即便示意冷冷先行逃走,雖說此刻冷冷狀態弱得不成樣子,但有林逸給的大把丹藥治療傷勢,過不了多久就能恢復過來,只要小心一點,自保應該不成問題。

    “多謝。”冷冷知道現在不是囉嗦的時候,道謝一聲當即轉身離開,她不僅要趕緊療傷,還要趁宋凌珊衆人沒有走遠趕緊過去和他們匯合,至於冰無情爲什麼會出手搭救自己。這個疑問只能留待以後探究了。

    眼睜睜看着冷冷逃走,雪劍鋒大急,連忙想要再次出手。不過無情冰勢卻已先一步將他籠罩,心裡一個咯噔頓時就不敢輕舉妄動了。轉而忌憚的看着冰無情。

    “怎麼?你幫着她們?”雪劍鋒神色不善的重新打量着冰無情,於情於理冰無情都應該是林逸的對頭纔對,而且還跟他一起加入了中心,這傢伙出手搭救冷冷是什麼意思?

    “我高興。”冰無情面無表情的淡淡道。

    “哼,這可是上峰交代給我的任務,你居然敢從中作梗,哪來這麼大的膽子?”雪劍鋒冷哼道,以前因爲實力問題。他面對冰無情多少還要帶着幾分恭敬,但現在已根本不用了。

    “是嗎?那是你的任務,跟我無關,我得到的命令只是不能招惹林逸而已。”冰無情不以爲意道。

    “你……”雪劍鋒不由噎了一下,他的底氣多少有點不足,因爲不去招惹林逸乃是中心總部傳下來的嚴令,而他攛掇着眼鏡博士對付林逸這些身邊人則屬於自作主張,暗中做做手腳還可以,卻不能拿到明面上來說,否則就是抗命。別說是他,即便眼鏡博士也未必有這麼大的膽子。

    “那我問你,之前明明還只是金丹後期。你的實力爲什麼突然變成了金丹大圓滿,你居然隱藏實力?”雪劍鋒皺眉道,剛剛冰無情只靠實質化的無情冰勢就擋下了他的一劍落九天,即便只有半瞬也足以證明這傢伙的實力至少跟自己一樣,已是金丹大圓滿高手了。

    要知道無情冰勢只是一個氣場而已,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攻防招式,冰無情竟然能夠靠無情冰勢就做到這一點,單是想想就令人心驚。

    就算是雪劍鋒也不得不承認,彼此雖然境界相同。但如果真動起手來,對方的勝面明顯在自己之上。

    “彼此彼此。你不也是一樣嗎?”冰無情看了他一眼,嘴角彎起一道嘲諷的弧度道:“你自以爲甩開我偷偷跟上峰獻殷勤。這樣就能凌駕於我之上了?”

    “你居然知道?”雪劍鋒更加震驚了,之前眼鏡博士明明跟他說中心總部的重點培養計劃乃是嚴格保密,絕對不會對任何人透露的,這傢伙是怎麼知道的?

    “這種事情,你難道還真能神不知鬼不覺?”冰無情斜眼瞥着他道。

    “難道你也加入了重點培養計劃?”雪劍鋒越發驚疑,仔細一想在自己主動獻殷勤之前,眼鏡博士明顯更加看重冰無情,把他加入重點培養計劃倒也不是沒有可能。

    冰無情似笑非笑,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落在雪劍鋒眼裡越發變得高深莫測起來,他當然沒必要說出自己跟林逸的關係,讓這傢伙自個兒疑神疑鬼去吧。

    果然,雪劍鋒越想越是,冰無情從金丹後期竄升至金丹大圓滿也就是他去參加中心重點培養計劃的最後一個月時間,雖然遠不如他那麼誇張,但是短短一個月時間連升兩級,據他所知這種事情也就中心能夠辦得到。

    至於冰無情爲何沒有像他這樣連升六級,而是止步於金丹大圓滿,這個理由也並不難尋找,因爲他當初參加重點培養的時候就已被告知過,以世俗界中心目前的技術,頂多也就能夠將他們快速提升至金丹大圓滿,這已是極限了,至於更上一層的元嬰期,那項技術仍只是試驗階段,還遠遠尚未成熟到能夠正式實行的地步。

    被冰無情這麼一攪合,雪劍鋒再想去追冷冷衆人已是不現實了,先不說短時間內能不能再次找到這些人,就算真的被他找到了也沒用,冰無情雖然話不多,但剛纔的行動已經將他的態度明明白白擺在了檯面上,雪劍鋒若是敢動冷冷衆人,他就會對雪劍鋒出手。

    面對冰無情,多年以來的積威再加上剛纔展現出來的高深莫測,雪劍鋒還真沒有多少底氣與他正面爲敵,贏了沒有任何好處,輸了則要碰一鼻子灰,豈不是白費力氣?

    “你這麼庇護冷冷,到底有何意圖?”雪劍鋒沉聲問道。

    “剛纔就說了,我高興。”冰無情依舊是面無表情,誰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

    “你!”雪劍鋒氣得要死,這傢伙跳出來壞自己的事也罷了,居然連一個最起碼的解釋都不給,這傢伙到底是哪頭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