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費養生連忙從懷中掏出一把短刀,這是他早年間一次試煉偶然得到的寶貝,無堅不摧削鐵如泥,結果他這把短刀劃過那些冰絲之時沒有遇到半點阻隔,而令費養生傻眼的是,短刀劃過之後,這些冰絲並沒有斷掉,仍然懸空掛在那裡,完好無損。

    費養生傻了片刻,突然反應過來這些冰絲敢情根本就不是實體冰絲,乃是由神識凝聚而成,怪不得背後碰到的時候刺痛無比,皮肉卻沒有破開,而且也沒有流血。

    受到冰絲阻撓的可不僅是費養生,連先走一步的雪劍鋒這時也被迫退了回來,臉色難看的看着冰無情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我打算在這裡解決它而已,不來湊個熱鬧麼?”冰無情面無表情道,毫無疑問,這些神識凝聚的冰絲正是他的手筆。

    “你以爲憑這點伎倆就能困住我?”雪劍鋒冷哼道。

    “到底能不能困住,你剛纔就已經試過了,不是麼?”冰無情一邊躲避着太古巨蜥的攻擊,一邊難得咧嘴一笑。

    雪劍鋒的表情頓時更加難看了,確實正如冰無情所說,他剛纔就已經試過了,如果能夠解決那些神識冰絲,他根本就不會去而復返,關鍵是這些神識冰絲不知何時早已將這地方包圍了起來,沒有留下任何死角,這裡已經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牢籠。

    很顯然,冰無情不想再一個人對付太古巨蜥了,除非兩人一起合力解決掉這頭無腦兇獸,否則雪劍鋒別想離開這裡。

    “這是你的新招式?”雪劍鋒沉聲問道。

    “當然不是。”冰無情淡淡回道,這一招他老早就會了,只不過以前受實力所限。頂多就是弄出一些零散的細絲而已,無法像現在這樣編織成一個密密麻麻的冰絲牢籠。

    “什麼名堂?”雪劍鋒再次問道。

    “無情冰絲。”冰無情並不隱瞞,這是建立在無情冰勢之上衍生出來的絕招。一直以來他的修煉重心都放在無情冰勢上面,前前後後所修煉的一切招式都是以此爲基礎。無情冰絲也是一樣。

    雪劍鋒不再吭聲了,他雖然如今明面上的實力已不在冰無情之下,但畢竟太過速成,不可避免的一個弊端就是缺乏底蘊,對於金丹大圓滿這個層次的很多力量都還無法掌握純熟,尤其神識這一塊更是極大的弱項,那這些神識凝聚而成的無情冰絲可謂毫無辦法。

    而冰無情雖然也是實力速成,但畢竟有着金丹初期的底子。而且本身天賦就比雪劍鋒要高出一截,相比之下就要好得多了。

    此刻,太古巨蜥、冰無情、雪劍鋒還有費養生全部都困在了冰絲牢籠之內,巴掌大的一塊地方,儼然成了一個不死不休的露天鬥獸場,要麼太古巨蜥死,要麼三人一起死,除此沒有第三種結果。

    其實嚴格說起來,冰絲牢籠可以困住雪劍鋒和費養生,但並不至於連冰無情自己也被一起困住。只不過就算是他自己想要穿過無情冰絲也都要耗費一點手腳,顯然,雪劍鋒是不會給他這個脫身機會的。

    太古巨蜥雖然可怕。但如果冰無情和雪劍鋒兩人能夠精誠合作,以他們兩個金丹大圓滿高手的實力倒也未必就會多麻煩,可惜這倆人各懷鬼胎,這種時候不相互使絆子就已經算是品格高尚了,從頭到尾基本上就只幹一件事,想方設法將太古巨蜥的仇恨轉移到對方身上。

    不過令人驚奇的是,費養生居然硬是在這種環境下活了下來,大抵是因爲他的實力實在太過低微的緣故,就算費勁把太古巨蜥的仇恨轉移到他身上也拖延不了幾秒。所以冰無情和雪劍鋒都下意識將他當成了透明人,讓他逃過一劫。

    一炷香之後。****之戰徹底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因爲彼此相互推諉的緣故。冰無情和雪劍鋒兩人面對太古巨蜥居然徹底落入了下風,兩人都是灰頭土臉,而太古巨蜥則越戰越猛,照此發展下去,兩人說不定都得淪爲太古巨蜥的口糧。

    “兩位大哥別鬧了,你們先把這頭蜥蜴解決了再內鬥行不行啊,要不然大家都得玩完啊!”費養生急得在一旁大叫,冰無情和雪劍鋒真要是敗了,他也別想活命。

    冰無情和雪劍鋒相視一眼,他們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真要是一起死在這裡那就搞笑了,冰無情率先表態道:“你牽制,我主攻。”

    “好!”雪劍鋒一口答應,他有踏雪無痕這樣高明的身法武技,短時間內想要牽制住太古巨蜥並不難,而且也花不了多少力氣,反倒是負責主攻的冰無情更耗體力,這麼一算他還是佔了便宜的。

    兩人合作,效果立竿見影,等雪劍鋒完全吸引了太古巨蜥的注意力之後,冰無情稍微蓄勢片刻驀然出手,只見其以手掌爲刀,其上寒氣洶涌迅速凝結出一柄極薄的深藍冰刀,對準太古巨蜥一刀劈下,絕命無情斬!

    太古巨蜥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察覺到危機之後便迅速閃避,只可惜它龐大的體型在這一刻成了不折不扣的負擔,哪怕它速度再快也沒辦法完全避開,深藍冰刀不偏不倚正中它的尾巴。

    之前雪劍鋒的全力一劍都沒能破開它銀灰色鱗片的防禦,但是這一次換做冰無情的絕命無情斬,竟是整條尾巴被齊根斬斷,當場鮮血四濺,哀嚎不已。

    “成了!”費養生見狀大喜,然而隨即就傻眼了,這頭太古巨蜥被斬斷尾巴之後非但沒有倒下,反而變得比剛纔還要更加狂暴肆虐,暴走得更加徹底了。

    “臥槽!這都不死?”雪劍鋒猝不及防被其一爪子拍飛,多虧沒被其口水沾到,要不然這一下直接就完蛋了。

    就連冰無情也都看得心有餘悸,這太古巨蜥已經斷了一根舌頭一條尾巴,照理說已是重傷無疑,可眼下這狀態卻比剛纔更加可怖了,無論攻擊還是速度都又提升一大截,這還怎麼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