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殊不知,他這純粹就是想多了,林逸這個手段也就能在太古巨蜥這種無腦靈獸身上施展一下,面對他這種級別的金丹期高手根本毫無用處,別說是金丹期,即便築基期也完全不受影響,只能湊合對付對付普通人而已。

    不過雪劍鋒可不知道這個內情,他現在儼然已成了驚弓之鳥,心中忌憚萬分,別看他現在是金丹大圓滿高手,可神識方面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長進,幾乎就是最薄弱的一環,由不得他不怕啊。

    見林逸目光掃過來,雪劍鋒頓時一個激靈,生怕對方心生惡念,連忙強行擠出一絲笑容道:“多謝出手相助了。”

    嘴上這麼說,心中則恨不得趕緊想辦法把林逸給弄死,恩將仇報,這傢伙就是一頭典型的白眼狼。

    “用不着,我也不是衝你來的。”林逸撇了撇嘴。

    “那麼……就此別過吧……”雪劍鋒說這話的時候無比小心戒備,生怕林逸忽然對他出手,雖說在場還有冰無情這個“自己人”,而且他也不太相信林逸一個築基大圓滿能夠打得過自己這個金丹大圓滿,但是剛纔這一幕實在太過驚世駭俗,這傢伙根本不可以常理計啊。

    果不其然,林逸沒有就這麼放他走的意思,伸手阻攔道:“慢着。”

    “你想怎麼樣?”雪劍鋒頓時如臨大敵,同時拼命對冰無情使眼色,想讓冰無情幫着自己一起出手對付林逸,即便剛纔對付太古巨蜥的時候各自心懷鬼胎,但畢竟都是中心的人,他相信冰無情在這種原則問題上還不至於翻臉對付自己,因爲那就等同於背叛中心。

    殊不知。冰無情壓根就不是他的自己人,而是林逸的自己人,他是真的想多了。

    “冷冷呢?”林逸神色不善的盯着他道。雖然到了太古巨蜥地盤之後的事情他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此之前,雪劍鋒一直都在追殺冷冷,這一點毫無疑問。

    如果冷冷安然無恙倒還罷了,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林逸今日絕不會放過雪劍鋒。

    “她早就逃走了。”雪劍鋒連忙答道。

    “真的?”林逸將信將疑,對不遠處的睡蓮分身吩咐道:“你查一查。”

    雪劍鋒聞言一愣,這才終於留意到端木玉旁邊那張從未見過的陌生臉孔,不由暗暗詫異這人到底哪來的啊。所有參與試煉的太古弟子自己或多或少都有印象,沒有這個人啊?再者,林逸居然讓他查冷冷的事情,怎麼查?

    這時,冰無情站出來佐證道:“冷冷確實逃走了,我親眼看着她走的。”

    “是嗎?”林逸微微鬆了一口氣,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冰無情從雪劍鋒手底下救了冷冷,這時睡蓮分身也說道:“那個女的安全脫身,現在已經跟之前那羣人匯合了。”

    “那就好。”林逸點點頭。

    “我可以走了吧?”雪劍鋒不敢久留。不等林逸回答就迅速撤走,同時對着冰無情不滿道:“還不把你的破牢籠撤掉?!”

    冰無情聞言皺了皺眉,看了林逸一眼。見林逸沒有反對,這才揮手撤去無情冰絲。

    雪劍鋒毫不猶豫使出踏雪無痕,眨眼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對於他來說,似乎眼下的林逸遠比太古巨蜥還要更加值得忌憚。

    林逸看着這傢伙離去的方向若有所思,其實單是衝着雪劍鋒敢出手對付冷冷衆人,這傢伙就一百個該死了,只是林逸如今實力境界太低,想要對付一個金丹大圓滿高手談何容易?

    當然。真要打也不是不可以,畢竟自己這邊同樣有冰無情這個金丹大圓滿。關鍵問題在於林逸自己此刻的狀態已成強弩之末,沒法動手啊。

    不過林逸面上卻沒有半點表現出來。仍舊維持着雲淡風輕的神態,看了看冰無情問道:“這傢伙什麼情況?好像有什麼事情不能讓我們知道?”

    仔細想一想,雪劍鋒剛纔這番舉動其實極爲異常,他被林逸那驚世駭俗的手段震驚是不假,但再怎麼說也是金丹大圓滿高手,而且名義上冰無情還是跟他一夥,他完全沒必要怕林逸,更沒必要擺出這副逃跑的姿態,這裡面必然有事兒。

    “不錯,他從進來這片太古試煉之地開始,一路上的行蹤就顯得鬼鬼祟祟,我也覺得十分納悶,所以就一直跟着他,只是到現在也沒有弄清楚他的意圖。”冰無情點頭道,也正因此他才能及時救下冷冷,要不然太古試煉之地這麼大,哪有那麼巧合的事情。

    “他沒察覺到你?”林逸有些詫異,兩人都是金丹大圓滿高手,就算冰無情底蘊深厚一些,那也不至於跟這麼一路都不被察覺吧,雪劍鋒怎麼說也不是一般人,感知沒這麼遲鈍吧?

    “我有這個。”冰無情擡了擡手,其指尖赫然纏着一道無形的冰絲,一直連着雪劍鋒離去的方向,毫無疑問另一端肯定是在雪劍鋒身上了。

    “難怪。”林逸頓時恍然,有這道無情冰絲作爲指引,冰無情就只要遠遠的吊在後面就行,完全不需要靠近對方的感知範圍,只要雪劍鋒沒有發現這點貓膩,那就永遠逃不脫他的追蹤。

    “那我……”冰無情徵詢道。

    “照你自己的意思辦,繼續盯着他吧,正好我也對這傢伙不放心。”林逸擺了擺手,雪劍鋒既然敢對冷冷衆人出手,有了第一次就難免有第二次,有冰無情替自己盯着正好可以杜絕這方面的隱患,何況話說回來,如果冰無情一直跟着自己,萬一被外人看到也是個麻煩事。

    “好。”冰無情應了一聲,不過並沒有立即離去,而是將目光轉向了在場的另外幾人,首當其衝就是離得最近的費養生。

    此時費養生也正一臉驚訝的看着他和林逸,明顯已經被兩人剛纔展現出來的關係給驚呆了,冰無情難道不該是林逸的對頭麼,怎麼看起來反倒成林逸的手下小弟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