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費養生這個表情則給了冰無情一個明確的信息,這傢伙不是林逸的人,眼下自己和林逸的關係尚還不能見光,穩妥起見,不如殺人滅口!

    殺心一起,無情冰勢當即破體而出,冰無情一向都是乾淨利落之人,只要林逸不出手阻止,費養生就別想活着見到明天的太陽。

    噗通!費養生當場嚇跪了,忙不迭求饒道:“師叔啊,我從很早開始就已無比崇拜林前輩,看在我曾經爲林前輩跑過腿辦過事的份上,還請師叔引薦我也加入到林前輩的麾下,赴湯蹈火,肝腦塗地!”

    話說得擲地有聲,費養生不是傻子,這個時候再不趕緊表忠心就得去見閻王了,反正他剛纔爲了往自己臉上貼金就以林逸小弟自居,對於這事兒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反而求之不得。

    冰無情看向林逸,林逸想了想,倒也不介意多這麼一個嘍囉小弟,不過他信不過費養生的人品,隨手便拿出一顆蠱毒扔給他道:“吃了它。”

    費養生接過去問也不問,毫不猶豫一口吞下,他當然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此刻絕不能有半點猶豫,反正不管是什麼毒藥,只要他自己不背叛林逸,短時間內總不至於有性命之憂。

    費養生算是順利過關,不過冰無情的目光緊接着又落到了端木玉身上,他可不管對方是不是葉靈派的大師姐,如果對方不是自己人,那就殺了。

    端木玉頓時嚇了一跳,她可以清清楚楚感受到冰無情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以她的實力在對方面前可謂毫無自保之力,連忙保證道:“你們放心。我不會出去亂說的。”

    冰無情轉而又向林逸徵詢,這種保證在他看來根本就是一句屁話,世上最不能相信的東西就是空口白牙的承諾。端木玉能不能活根本就不在於她怎麼賭誓,而在於林逸。

    “沒事。她就算了。”林逸想了想擺手道,之前的經歷令他對端木玉觀感相當不錯,雖然是個女人,但性格豪爽直接,有點女漢子的意思,而且從她出面救下毫無交情的費養生就能看出此女十分義氣,以她的人品,想來也不會出去亂說。

    實打實說。在林逸看來端木玉可比費養生可靠得多了,就算服了蠱毒變成自己小弟的費養生,也未必有端木玉這個外人可靠。

    端木玉這才鬆了口氣,神色複雜的看了林逸一眼,心中越發覺得這人高深莫測的同時,莫名其妙更多了幾分信任,畢竟信任這種東西是相互的,當某個人信任你的時候,你自然而然也會對這個人產生相應的信任感。

    緊接着,冰無情的目光又轉向睡蓮分身。不過這次倒不用他發問了,林逸主動道:“不用管它,那傢伙是剛被我收服的靈獸。”

    “靈獸?”冰無情頓了一下。片刻後忽然臉色一變,震驚道:“它不會是那些植物的幕後主使吧?”

    他是跟着雪劍鋒一路過來的,雪劍鋒吃過那些植物的苦頭,他自然也不例外,其中兇險直到此刻都還有些心驚後怕呢。

    “不錯,給你介紹一下,它可是這地方堂堂的睡蓮護法。”林逸淡淡一笑。

    “本體居然是睡蓮,還真是少見。”冰無情的反應跟之前雪劍鋒如出一轍。

    “你跟剛纔那個人類高手實力倒還不錯,不過也是我沒有真正出手才讓你們逃過一劫。要不然你們根本活不到現在。”睡蓮護法面帶不屑道。

    這倒是一句大實話,除非冰無情和雪劍鋒能夠像林逸這樣破解鏡花水月找到它的本體。同時還得有玉佩空間這樣的手段將它本體拘禁起來,令它的古井無波失去效果。要不然來再多的金丹大圓滿高手也是白搭。

    冰無情對此將信將疑,不過心中對於林逸卻是越發肅然起敬了,畢竟拋開其他不談,睡蓮護法的強大那是毋庸置疑的,林逸連這等靈獸都能收拾得服服帖帖,如此手段也真是沒誰了。

    “那麼我先走了。”冰無情跟林逸打了個招呼,當即就要離去。

    “等一下,你把費養生帶上吧,他不方便跟着我,而且正好是你雪劍派的人,跟你一起別人也不會懷疑。”林逸吩咐道。

    “好。”冰無情點點頭,看了費養生一眼道:“自己跟緊點,跟丟了別怪我。”

    “是是,我一定跟緊。”費養生連忙道,既然林逸發話了,他這拼了老命也必須得跟緊冰無情啊,要不然真被撇下一個人,他怎麼活着離開這種危機四伏的鬼地方?

    冰無情當即帶着費養生離去,這下在場就只剩下林逸、端木玉還有睡蓮分身了,端木玉問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走?繼續去找冷冷他們,還是直接去神識之河?”

    “去神識之河吧,反正他們也是朝着神識之河去的,到那裡反而更容易找到他們。”林逸頓了一下,隨即道:“不過你得等我先恢復一下。”

    “恢復什麼?”端木玉一時沒明白。

    林逸卻是沒有說話,直接將睡蓮分身給收進了玉佩空間,這才苦笑一聲道:“我受傷了。”

    “受傷?什麼時候?”端木玉聞言一驚,從睡蓮護法的老巢出來,她跟林逸一直就在一起,除了剛纔輕而易舉收掉太古巨蜥的元神之外,沒見他出過手啊。

    “就在剛纔。”林逸說着便已盤膝坐下,而後手中多出了一樣東西,正是之前從河童那裡得到的水珠,專門用來療養元神之物。

    端木玉聽得一頭霧水,剛纔林逸對付太古巨蜥明明表現得很輕鬆的樣子,而且從頭到尾就只有那麼一下,太古巨蜥也沒有表現出半點反抗之力,怎麼會受傷?

    “想知道?”林逸一邊靠着水珠療養元神,一邊擡頭看了她一眼道。

    “嗯。”端木玉點點頭,林逸剛纔的手段對於她來說實可謂驚天地泣鬼神,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就連太古小江湖那些元嬰老怪也從沒有過這樣的手筆,無論換做是誰都會無比好奇,尤其對於她這種好奇心旺盛的女人來說,更是心癢難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