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剛剛拘禁太古巨蜥元神的這一招,名爲勾魂手。”林逸如實說道。

    “勾魂手?”聽到這個字眼,端木玉莫名一陣毛骨悚然,忍不住道:“聽起來怎麼像是邪修的招式?”

    “沒錯,這本來就是邪修的招式,我之前在天階島曾被一個極爲強大的邪修巨頭追殺,他就是想用勾魂手拘禁我的元神,然後將我製成傀儡。”林逸笑了笑道,他所說的正是西山老宗。

    “既然是邪修巨頭的手段,那你怎麼也會,難道你也是邪修?”端木玉下意識後退了一步,邪修這種存在不僅天階島有,太古小江湖同樣也有,而且同樣是人人喊打的存在。

    “你覺得我是邪修嗎?”林逸有些無語。

    “不是。”端木玉果斷搖頭,林逸的所作所爲她都看在眼裡,雖說各種手段高深莫測,但那跟邪修完全是兩碼事,若連林逸都是邪修,那這天底下的邪修可就海了去了。

    “那不就得了。”林逸撇嘴道。

    “可既然你不是邪修,又怎麼會邪修高手的招式?”端木玉納悶道。

    “我對勾魂手這一招印象深刻,這段時間剛好又是元神狀態,而且還碰巧不巧的遇上了瓶頸,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就開始摸索嘗試各種亂七八糟的神識技巧,多多少少還算有點收穫。”林逸道。

    “所以你就學會了勾魂手?”端木玉聽得目瞪口呆,雖說之前對付睡蓮護法的時候她就已經見識過了林逸驚人的洞察力,但在她認知之中,哪怕是天賦再高的超級天才,修煉任何一門武技也都必須從頭開始系統學習,哪有見人用過一遍就能自己摸索出來的?

    她這種認知其實也不能算錯。至少放在太古小江湖那是絕對沒問題的,畢竟太古小江湖的頂級高手也纔不過是元嬰老怪而已,如果對比世俗界學校。那撐死也就是初中水平,還只是處於基礎階段。這個層次的學生當然需要按部就班的學習,就算再怎麼天才也翻不出新花樣。

    但是林逸不一樣,他本體可是玄升期高手,而且是能夠秒掉開山期巨頭的存在,天才之中的天才,即便算不上正兒八經的大學生,那至少也得是高中生了。

    層次不一樣,眼界自然也就不一樣。初中生天才頂多就是學得又快又好,而高中生天才卻已進入到知道一個答案,就能夠自行逆推出一整套題目真解的層次了。

    “倒也不能說完全學會了,頂多算是初窺門徑,摸索出一點門路而已。”林逸倒是說得很謙虛,不過倒也不是假話,因爲他現在摸索出來的頂多算是殘缺版勾魂手,威力遠不如西山老宗那樣強大恐怖,不僅目標層次不能高出築基期,更主要是每一次使用自己都會受到極其嚴重的元神反噬。要不是仗着有專門療養元神的水珠,林逸平常根本不敢亂用。

    饒是如此,端木玉也都已經震驚無語了。這都什麼怪胎啊!

    “你……爲什麼願意跟我說這個?”端木玉欲言又止的問道,不僅是現在的勾魂手,之前的玉佩空間也是一樣,這些都是林逸的隱秘,照理來說除非是最親最近之人,否則以修煉界的一貫規矩那是打死都不會向外人透露的,他怎麼會主動跟自己說這些?

    “嗯……”林逸很是認真的想了想,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道:“也不爲什麼,純粹就是覺得你這人還算可靠。所以心血來潮唄。”

    “你真的這麼相信我?”端木玉不禁驚異道。

    “難道你不值得我相信?”林逸反問道。

    端木玉噎了半晌,許久才無語搖頭道:“我真是看不透你。”

    越是實力通天之輩。往往城府便越深,這是人之常情。不料到了林逸身上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這傢伙似乎天然就是爲了打破常理而生的,無論做什麼事都這麼出人意表,顛覆認知。

    “我要是那麼容易就被人看透,豈不就麻煩了?”林逸嘿嘿笑道,說話間他手上那顆水珠不知不覺便已被徹底蒸乾,準確的說是被他給吸收了,林逸當即站起身來,精神奕奕,整個人的狀態比起剛纔沒受傷之前都要光彩許多,不僅完全治好了傷勢,看這樣子反而還有所精進了。

    不過也就是略微有所精進而已,距離突破築基大圓滿的壁障,那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嘖嘖,這水珠還真是好東西,要不是河童一族幾乎被睡蓮護法這混蛋滅族,說不定還能多弄幾顆,可惜了。”林逸不禁惋惜道。

    “你不是還有一顆聖水珠麼?”端木玉看了他一眼。

    如今睡蓮護法已經落在林逸的手裡,它手上的那顆聖水珠自然而然也就到了林逸的手上,它本來還想着拿聖水珠討價還價,藉此重獲自由,只可惜身陷玉佩空間它根本就沒有這個資格,林逸心念一動就把聖水珠都搜出來了,它拿什麼討價還價?

    “是啊,不過還是很可惜,不是麼?”林逸手上一晃便把聖水珠拿了出來,拿在手中上上下下仔細打量,雖然那一道裂痕令人惋惜,不過瑕不掩瑜,其中透出來的精純聖潔仍然令人心醉。

    “一顆聖水珠至少抵得上幾十甚至上百顆普通水珠了,你可有夠貪心的。”端木玉評價了一句,她對聖水珠倒沒什麼非分之想,畢竟她對這東西的需求度遠沒有林逸迫切,何況這是收服睡蓮護法的戰利品,於情於理都只歸林逸一人所有。

    “世人皆有貪慾,我貪心一下有什麼奇怪的?”林逸笑了笑,隨即看着聖水珠若有所思的嘀咕道:“普通水珠都能在療養傷勢之餘令我有所精進,如果換成是聖水珠,會不會助我突破壁障,晉升金丹?”

    “你想晉升金丹?”端木玉又是一臉詫異。

    “難道你不想?”林逸反問。

    “我當然想,可是像你這麼神通廣大的人也會遇到瓶頸嗎?”端木玉仍舊覺得不可思議,經歷過之前這些事,林逸在她眼中簡直高深莫測得一塌糊塗,在她想來林逸若是有心,晉升金丹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已,怎麼還會跟常人一樣遇上瓶頸壁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