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是對於如今的林逸來說,單單思路調整過來仍舊沒什麼鳥用,因爲他手頭星墨炭的神識能量只剩下最後一點殘餘,沒地方補充神識能量,這就跟本體修煉卻沒有天地靈氣一樣,那還怎麼修煉?

    好在及時從端木玉口中得知了神識草的消息,說是雪中送炭都毫不爲過,林逸看了看她道:“知道神識草的人很多嗎?”

    “很少,因爲神識草乃是我師門口口相傳下來的秘聞,連那些與這片太古試煉之地有關的古籍殘本之中都沒有記載,除了我之外,其他試煉弟子恐怕沒有一個知情。”端木玉說到這裡忽然一頓,玩味道:“現在你也知道了,突然問這個不會是起了什麼歪心思吧?”

    “什麼歪心思?”林逸愣了一下,隨即才反應過來失笑道:“你說殺人滅口啊,我是這種人麼?”

    端木玉莞爾一笑,她當然知道林逸不是這種人,要不然也不會主動說出來了。

    “如此說來,神識草的存在只有你知我知了,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爲什麼要告訴我?”林逸忍不住奇怪道,面對神識草這樣罕見的天材地寶,修煉者之間爾虞我詐你死我活纔是常態,而他跟端木玉的關係也遠沒到不分彼此的程度,這女人到底怎麼想的?

    “也不爲什麼,心血來潮唄。”端木玉臉上難得多了幾分俏皮的意味。

    “呃……”林逸頓時汗顏,沒看出來這女人除了女漢子之外,還有這麼俏皮的一面,女人果然是善變的動物啊。

    “準確的說,應該算是投桃報李吧,我覺得你是一個不錯的合作伙伴。可信而且重信義,不至於到時候心生歹念殺人奪寶。”端木玉這才正色解釋道。

    這可不是她單純的心血來潮,而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此片太古試煉之地臥虎藏龍,又是睡蓮護法。又是食腦蟲特使,又是太古巨蜥,每一個都是近乎無解的存在,更重要的是還有一位凌駕於它們之上的大人,光是想想就令人心驚膽戰。

    而神識草又是極爲罕見珍貴的天材地寶,誰知道到時又會遇上什麼恐怖靈獸?其中兇險就算用腳趾頭也想得出來,想要採集神識草絕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端木玉無論如何都必須找一個靠譜的合作伙伴。林逸正是一個絕佳的現成人選。

    “能殺你的人可不多,爲什麼不找一個比你弱的合作?這樣你就沒有後顧之憂了。”林逸笑道,這倒是一句實話,別看端木玉也只有築基大圓滿,但她一身葉靈派武技玄妙無比,真要一心逃命的話,就算雪劍鋒和冰無情那樣的金丹大圓滿高手也未必就一定能要了她的命,至於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那還不如不找呢。”端木玉白了他一眼道,連她自己的實力頂多也就夠自保的,真要遇上什麼可怕靈獸甚至連自保都夠嗆。這要是再找一個比她還弱的,那不是給自己找事兒麼!

    “呵呵,那倒也是。這樣吧,等找到神識草之後,咱們一人一半,如何?”林逸提議道。

    “沒問題。”端木玉對此毫無異議,雖說神識草的消息是她提供的,但她畢竟也不知道具體位置,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有,何況到時候真要遇上麻煩肯定還是林逸出力爲主,她拿一半倒也不虧。

    “既然如此。那趕緊走吧。”林逸當即帶頭往前走,心中則隱隱有些嘀咕。剛纔雪劍鋒急急忙忙去的也是這個方向,雖說大家目的地都在神識之河並沒什麼好奇怪的。但他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兩人距離神識之河的位置本來就不算遠,加上林逸還能把睡蓮分身揪出來指路,比起其他只能照着地圖摸索的那些人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僅僅半天之後,林逸和端木玉就來到了傳說中的神識之河。

    一見眼前的景象,兩人齊齊驚住,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在他們之前的預想當中,神識之河既然是位處於深山密林之中,那多半就大不到哪裡去,頂多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條林間小河罷了,卻沒想到壓根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映入眼界的這條神識之河,只能用八個字形容,波瀾壯闊,氣勢磅礴。

    河面之上籠罩着一層淡淡的霧氣,一眼望不到對岸,就連林逸的神識都無法探知,即便算上這些莫名霧氣對神識的干擾,至少也證明這神識之河寬達數裡以上了。

    “這地方還沒人來過。”林逸仔細打量了一下沿岸周圍,並沒有發現任何人類修煉者留下的痕跡,可見就算有人來到神識之河,那也肯定不在這一片,而在其他河段了。

    “嗯,不過……”端木玉頓了一下,疑惑道:“都說神識之河可以淬鍊神識,可是我沒感覺出這河有什麼不同啊?”

    這一次的太古試煉,幾乎所有人都是衝着神識之河來的,但是誰也不知道神識之河到底有着什麼玄妙之處,到底怎麼樣才能淬鍊神識,一切都只能到了之後現場摸索。

    “也許是河水的作用?”林逸想了想,當即用手沾了一點河水,不僅仔細放到鼻子前聞了聞,而且還直接用舌頭舔了舔,這是一個相當冒險的舉動,畢竟誰也不知道這神識之河到底有什麼貓膩,萬一河水藏有劇毒呢?

    不過林逸也是仗着自己是元神體,而且還手握聖水珠,所以纔敢這麼冒然嘗試,然而嘗試下來的結果卻令他一陣無語,這水,根本就是普普通通的河水而已,並沒有任何的特殊之處。

    如果他是普通修煉者倒也罷了,察覺不了其中玄妙並不奇怪,可他是林逸啊,而且還是對神識能量最爲敏感的元神體,這河水真要是有淬鍊神識的效果,他怎麼可能一點都感覺不到?

    “沒用啊?”端木玉仔細盯着林逸的表情,鬼使神差的來了一句:“會不會你喝得太少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