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嗯,現在天也快黑了,好好養精蓄銳,等明早退潮再去下一段河牀找吧。”林逸點頭道,今天雖是一無所獲,不過至少沒有出現意外危險,可見趁退潮下河去找這個思路應該是沒錯的,無非就是最終能不能找到神識草而已,這事兒不僅要靠努力,同時也要看機緣,自己二人能做的無非就是盡人事罷了。

    爲了安全起見,兩人並沒有直接留在岸邊過夜,而是找了附近的一棵大樹徒手打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樹洞,這樣便可以安心在洞中休整。

    林逸還特意把睡蓮分身招出來詢問了一下冷冷衆人的行蹤,確認衆人暫時沒有危險,俱都在距離神識之河不遠的一處地方集中休整,這才放下心來。

    夜色靜謐,四下無人,孤男寡女同處一個樹洞,換做一般女子大多都會覺得不自在,不過端木玉卻完全沒有這樣的顧慮,一邊休整的同時,一邊還在仔細打量着林逸。

    “看我做什麼?”林逸不由詫異的停了下來。

    “你……該不會是在練枯葉回春吧?”端木玉神色有些古怪的問道,她的感知遠比常人敏銳,而且剛纔林逸身上的真氣波動對她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

    雖說她只是稍微說了兩句精義而已,並沒有透露任何的修煉法門,照理應該無從修煉纔對,可問題對方是林逸啊,這傢伙既然連勾魂手那等邪修巨頭的絕技都能自行模仿出來,何況是枯葉回春?

    “不行嗎?”林逸看着她道。

    “我無所謂,反正就算真練成了,那也是你自己摸索出來的。”端木玉聳了聳肩,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雖然有點不負責任,但人家願意怎麼摸索研究都是人家的事。她確實管不着。

    “放心,其實我也不是真要練你們葉靈派的枯葉回春,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葉靈派這些招式乃是一個相輔相成的系統,必須專門從頭開始進行一系列的修煉才行。就這麼單獨想要修習枯葉回春,應該是不可能的吧?”林逸推測道。

    “這都能猜出來?你還真是一個怪胎!”端木玉不由驚異道。

    正如林逸所說,葉靈派所有招式的精髓要義層層遞進,由淺入深乃是一個十分完整的系統,若是沒有掌握基礎招式的精義,哪怕天賦再高也別想練成枯葉回春這樣的進階招式,當然反過來說,若是連枯葉回春的精義都能掌握的話。那麼掌握基礎招式的精義乃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需要專門修煉就已經會了。

    “過獎。”林逸嘿嘿一笑,其實他能推測出這些並不單純是洞察力過人的緣故,主要還是因爲本體實力層次夠高眼界夠廣,各種心法武技見識得多了,眼力自然一針見血。

    “你既然不是要練枯葉回春,那你這是做什麼?”端木玉忍不住問道。

    “我隱約覺得枯葉回春的精義對我很有用處,但是還不知道具體該怎麼應用,需要好好摸索研究一番才行。”林逸坦誠道。

    枯葉回春的精義說白了就是將潛藏的生機強行喚醒,某種程度上跟他之前掌握的超級體術和超極限體術有點相似。不過卻又大不相同,畢竟後者只是純粹的刺激肉身,令肉身擁有更強的反應力而已。卻不可能像枯葉回春這樣連體內真氣都能重新恢復,更不可能起到自我療傷的奇效,兩相比較,顯然是枯葉回春要更爲精妙得多。

    不過無論是恢復真氣還是自我療傷,枯葉回春的這兩項神奇效果對於林逸而言都是雞肋,因爲他不僅都會,而且還沒有任何的後遺症,用了枯葉回春就必然有很長一段時間的虛弱期,那才真操蛋呢!

    捨近求遠的蠢事。林逸可做不出來。

    當然雞肋歸雞肋,林逸還是嘗試摸索了一番。他想掌握竅門之後舉一反三,真氣用不着。療傷也不需要,可類似效果若是能夠轉移到元神上面,那可就賺到了,別忘了他現在可是元神體啊!

    端木玉默不作聲的看着林逸各種摸索推演,其中時不時透出來的高深玄妙着實令她大開眼界,這種感覺可謂前所未有,就算是她師父也從沒令她如此看不透過。

    要知道,她師父那可不是普通金丹期高手,而是實實在在的元嬰老怪,站在整個太古小江湖頂端的存在。

    只可惜,太古小江湖的頂層也就那麼回事,跟天階島完全不能比,區區一個元嬰老怪,又怎麼能與林逸這種連開山期巨頭都能做掉的怪胎相提並論?

    兩人就這麼默默對坐了不知多久,忽然端木玉睜開了眼睛,她感覺剛纔一瞬間林逸身上的氣息莫名暴漲了許多,可是現在一看,林逸身上明明毫無異樣,跟剛纔並沒有任何區別,不由嘀咕了一句:“難道是我幻覺?”

    林逸卻沒有搭理她,似乎仍舊全身心沉浸在他自己的摸索推演之中,對於外界的事情渾然不覺,端木玉甚至都相信即便自己這時候捅他一刀,林逸都不會有半點反應。

    “這傢伙到底是真的神經大條,還是對我太放心了啊?”端木玉不由無語的搖了搖頭,一邊繼續打坐休整,一邊小心戒備着外邊的動靜,既然林逸兩耳不聞窗外事,這種事情只能她來承擔了。

    端木玉沒想到的是,林逸這一坐的時間,可比她預想之中要久得多了。

    “嗯?還沒退潮麼?”林逸終於緩緩睜開了雙眼,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不過隨即就恢復如常了。

    “還沒退潮?大哥,這都已經退了五回潮了。”端木玉沒好氣道。

    “什麼?”林逸聞言一愣,他明明只是在自己腦海之中摸索推演了一番而已,感覺並沒有花多少時間啊。

    “神識之河一天漲退潮兩次,你這一坐就是三天,我真是服了你了。”端木玉無奈道,她還心心念念想着趕緊去找神識草呢,結果林逸倒好,莫名其妙就進入了閉關冥想狀態,無論她怎麼叫都叫不醒,隨即就明白林逸這是進入了傳說中的空明狀態,最終只得作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