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她自己又不太敢獨自下河去找神識草,關鍵是林逸這個狀態,端木玉也不放心留下他不管,只能耐着性子留下來陪着,這種情況無論換做是誰都得冒火。

    “三天?”林逸頓時汗顏,連忙賠笑道歉:“對不住,對不住,一不小心入神了。”

    “算了,反正這事兒也沒有時間限制,就當是養精蓄銳了。”端木玉豁達的擺了擺手,隨即語氣帶着幾分豔羨道:“不過你這人也真是厲害,在這種地方都能隨隨便便就進入空明狀態,悟性肯定不得了,真是讓人羨慕不來啊。”

    空明之後即是頓悟,這種狀態對於每一個修煉者來說都是難得的機緣,除了極少數人之外,絕大數人一輩子都難得進入幾次空明狀態,就連端木玉也只有過一次經歷,就是那一次空明頓悟之後,她整個人脫胎換骨,一舉成爲整個葉靈派的頂樑柱大師姐,其之難得可想而知。

    而在這危機四伏之地,林逸居然能夠輕而易舉就進入空明狀態,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湊巧而已。”林逸謙虛了一句,整個人的氣質卻比原來明顯光彩了許多,可見必有收穫,而且收穫應該不小。

    “別,要是連你這種怪胎都這麼謙虛,讓我們這些凡人該怎麼活?”端木玉撇了撇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按照前兩天的經驗,應該馬上就要開始退潮了。”

    “好,那趕緊出發吧。”林逸點頭道。

    因爲一次突如其來的空明頓悟,已經平白錯過了三天時間,兩人都不想再有半點拖延,當即快速朝神識之河趕去,端木玉在前兩天早已踩過點。而且規劃好了接下來每一天探尋的河牀,林逸只要跟着她就行了。

    有過第一次的經驗之後,兩人這一次顯得輕車熟路。對於如何辨認水草已經多少有一些心得,效率明顯要高了很多。上次直到重新漲潮兩人總共也才探索了一段不到十里的河牀,而現在,距離漲潮時間還有大半,兩人就已經找到十里之外了,進度比預想中要快得多。

    等找到十五里左右的時候,林逸忽然頓住了腳步,前方不遠的茂密水草堆之中,赫然有一株植物與其他水草截然不同。

    通體呈現暗黑色。沒有葉子,就是一條細軟狹長的枝幹,枝幹表面荊棘密佈,由於被其他水草和淤泥遮蓋,乍看之下並不起眼,但卻散發出一種莫名危險的光芒,能讓林逸這種高手都感覺到危險的東西,那絕對不會是尋常植物!

    “神識草!”林逸頓時一喜,這植物的種種特徵,與端木玉之前所描述的如出一轍。毫無疑問這就是神識草!

    “真的?!”不遠處端木玉聽到林逸的聲音連忙衝了過來,照着林逸所指的方向,仔仔細細將那株獨特植物觀察比對了一番。隨即便露出狂喜之色:“沒錯!沒錯!這就是神識草!這就是神識草!”

    林逸自己本來還不敢完全肯定,但既然連端木玉也都這麼說,那就肯定是了,當即興奮道:“趕緊挖出來吧,看這架勢馬上就該漲潮了。”

    “嗯!”端木玉重重點頭,連忙上去小心翼翼的將整株神識草給清理出來,發現其根部深埋在河牀淤泥之下,無論她怎麼使勁都拔不出來,她可是築基大圓滿高手啊。簡直活見鬼。

    “你先把枝幹割下來,根部我來想辦法。”林逸見狀便道。若是時間充沛倒還能好好想想辦法,畢竟一株完整的神識草總比斷了根的神識草要好一些。只是眼下漲潮在即,誰也不知道漲潮之後會發生什麼,只能事急從權。

    “好!”端木玉也不猶豫,當即取出一柄造型古樸的小刀,作勢便要將神識草給砍下來。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造型詭異的身影忽然從天而降,無與倫比的氣浪瞬間便將二人掀飛,同時還伴隨着一個令人耳熟的聲音:“總算讓我找到你了!林逸!”

    “食腦蟲!”林逸聞聲大驚,好不容易找到神識草,都還沒來得及好好高興呢,沒成想在這最後關頭居然被這個老對頭給找到,這運氣也真是沒誰了!

    端木玉同樣大驚失色,食腦蟲那可是跟睡蓮護法同級別的存在,以她這點實力甚至連做炮灰都不夠資格,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遇上這個怪物?

    端木玉看着對方腳下的神識草,本來唾手可得,結果這一下子竟是硬生生失之交臂,真是萬分不甘心!

    林逸同樣極爲後悔,早知道剛纔就不該避嫌,發現神識草的第一時間就該直接收進玉佩空間,等到時候再拿出來跟端木玉對半分就好了,那樣總不至於落到眼下這步田地,此時神識草就被食腦蟲不偏不倚的踩在腳底下,想收都沒機會了。

    “我來想辦法拖住它,你先走。”林逸當即道,眼下不是糾結神識草的時候,錯過神識草還可以再找,可如果連命都丟在這裡,那就什麼都沒了。

    “可是……”端木玉猶豫了一下,她雖說是個女漢子,但也沒有林逸這麼看得開,就這麼走掉總覺得心裡不甘,但是面對食腦蟲的威勢她實在沒轍,只能咬牙點了點頭。

    端木玉當即便往河岸退去,不過還沒等她走出兩步,十數道有質無形的風刃便已鋪天蓋地呼嘯着轟了過來,這是太古句芒一族的天賦技能。

    端木玉嚇了一跳,這裡任何一道風刃的威力都能輕而易舉轟死一個金丹期高手,更別說她區區一個築基大圓滿了,如此強勢的攻擊甚至就連林逸都不敢當面硬接,想要保命只能靠她自己。

    關鍵時刻,端木玉身影驀然間憑空消散無形,只留下一張緩緩下落的葉子,一葉落而知天下秋。

    林逸這才鬆了口氣,多虧端木玉也是天才之輩,要不然這一下只能眼睜睜看着對方送命,他心裡還真過意不去。

    “喲?這個人類也有點意思!”食腦蟲見狀也露出了玩味的表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