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時雖然還不能掉以輕心,但只要回到岸上就好說,就算大浪席捲過來,頂多也就是一些殘餘,不會有太強的威力。

    “總算逃過一劫……”端木玉終於鬆了一口氣,可惜她氣還沒有鬆完,先一步逃到岸上的雪劍鋒卻毫無徵兆的回頭就是一腳,這一腳猝不及防,當胸正中。

    來不及做出任何的補救動作,端木玉連同背後的林逸身形一頓,而後瞬間就被身後的巨浪吞沒,眨眼消失無蹤。

    “嘿嘿,一對狗男女,安心的去吧。”雪劍鋒嘴角掛着一道陰險的弧度,從剛纔開始他就在想着要怎麼對付兩人,端木玉沒放在他的眼裡,但林逸可是他的頭號大敵,平常時候他拿林逸還沒什麼辦法,可現在千載難逢的絕佳機會送到他面前,豈有平白放過的道理?

    只是林逸剛纔化身蛟龍的那一幕實在太過驚世駭俗,所以哪怕明知道林逸已經無比虛弱,但雪劍鋒還是不敢冒然出手,萬一林逸還藏着什麼保命手段,事情敗露可就麻煩了。

    別忘了中心可是嚴禁他們去招惹林逸的,單單對付冷冷這些身邊人就已是踩線行爲,是他跟眼鏡博士擅作主張了,萬一對林逸出手這事兒泄露出去,就算是眼鏡博士都擔不起這天大的干係!

    剛剛經歷過中心的重點培養計劃,對於中心的可怕,雪劍鋒體會遠比冰無情之流深刻得多,如果說以前多少還帶着幾分太古聯盟高人一等的優越感的話,那麼現在他已經完全熄了這個心思,違抗命令就是背叛,背叛中心就等於找死!

    現在好了,林逸和端木玉兩人同時被巨浪捲進了神識之河。任他手段再多,下場也根本都不用說,必死無疑!

    別說是他們兩個。就連雪劍鋒自己剛纔沒入水中的那一瞬都心驚膽戰,嚇得連魂都快飛了。那種近乎連魂魄都要被吸走的可怕經歷,將是他這一輩子都不願回想的噩夢。

    “這河真特麼邪門!”雪劍鋒不無後怕的嘀咕了一句,不過並沒有太往心裡去,無論神識之河怎麼樣都跟他沒關係了,反正林逸和端木玉二人已從這個世上徹底消失,神不知鬼不覺,最關鍵的是,他還如願拿到了夢寐以求的神識草!

    興致勃勃打量着自己手上的神識草。雪劍鋒忽然覺得身子一冷,下意識打了個哆嗦,同時腦子還暈了一下,不過隨即就恢復正常,不由納悶皺眉道:“不會傷風了吧?稍微被水浸一下就成這樣子,這河還真是邪門到家了。”

    他可是金丹大圓滿高手啊,正常那可是百病不侵的存在,照理來說無論他怎麼折騰,傷風感冒這種小病小災都不應該出現在他身上,即便受傷也只會是被人打傷。這算個什麼情況?!

    仔細檢查了一下全身上下,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雪劍鋒這才放下心來。繼續興致勃勃的研究剛剛到手的神識草,殊不知,他此刻腦中不知不覺已多了一個微不可查的細小針眼,而在那針眼之中,赫然靜靜盤踞着一條極小極小的白蟲。

    雪劍鋒對此渾然不覺,得意冷笑着回頭看了一眼林逸和端木玉落水的地方,當即就要收起手中神識草離去,此地危機重重,不宜久留。

    “這樣就想走了。不太合適吧?”冰無情的身影伴隨着話音驀然閃現,而本該跟着他的費養生卻不知道去哪兒了。

    “你居然一直跟着我?”雪劍鋒陡然一驚頓時如臨大敵。他也不是傻子,上次對付冷冷的時候被冰無情遇上也就罷了。他還可以勉強當成是巧合,可之後他明明已經靠着踏雪無痕脫身,冰無情卻還能領着太古巨蜥找到他,如今又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這要都還是巧合那就見了鬼了!

    “跟你做的這些大事相比,我這點小事重要嗎?”冰無情面無表情道。

    “你什麼時候來的?”雪劍鋒連忙問道,他必須要確認對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幹掉林逸這件事,這可是要命的大事!

    “剛剛。”冰無情的回答令他鬆了一口氣,不過隨即就令他一顆心跌到了谷底:“就在你一腳把林逸和端木玉踹下去的時候。”

    “放屁!我踹的明明只是端木玉!”雪劍鋒連忙澄清道。

    “是啊,可惜你踹的時候林逸就在她背上,我看得清清楚楚,你再怎麼狡辯也毫無意義。”冰無情神情莫名道。

    “你……”雪劍鋒一時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千算萬算,打死他也算不到自己這福至心靈的一腳居然會被冰無情看個正着!

    若是別人也就罷了,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殺人滅口,可這是冰無情啊,同爲金丹大圓滿實力絲毫不在他之下,關鍵還跟他一樣是中心成員,要是這事兒被捅到上面去,那後果光是想想都令他心裡拔涼!

    情急之下,雪劍鋒眼珠子一轉忽然道:“我知道了!你是林逸的人!”

    “你說什麼?”冰無情眼神一閃。

    “你是林逸的人!”雪劍鋒冷笑着重複了一遍,剛纔這一下還只是病急亂投醫的瞎猜,但現在看了冰無情的反應之後,他突然確定了這一點,沒錯,這傢伙就是林逸的人,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之前那種種不合常理的情況。

    “說說看。”冰無情並沒有氣急敗壞,反而擺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姿態。

    “嘿嘿,我已經想明白了,中心總部的重點培養計劃只有一個名額,那就是我,要不然就算眼鏡博士不跟我說,我也必然能從那些研究人員嘴裡聽到一些風聲纔對,可惜半點都沒有,說明從頭到尾就只有我一個人。”雪劍鋒自信推斷道。

    “那又怎麼樣?”冰無情反問道。

    “既然你沒有進入重點培養計劃,那麼你在短短一個半月之內從金丹後期晉升至金丹大圓滿這件事必有貓膩,放眼整個世俗界,有能力做到這一點的貌似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林逸!”雪劍鋒越說越篤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