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僅是冷冷,林逸曾給過他身邊很多人一大把丹藥,而且都不是普通丹藥,這傢伙來歷高深莫測,既然他能隨便送給別人築基金丹,自然也就可能弄到金丹金丹,毫無疑問,冰無情的突破應該就是來自於金丹金丹。

    “說下去。”冰無情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你得了林逸的丹藥,所以才能連升兩級,難道不是麼?”雪劍鋒冷笑道。

    “他跟我之間非親非故,反而還有過節,他爲什麼要給我丹藥?”冰無情反問道。

    “哼,這還用說麼,當然是用丹藥來拉攏你,要不然你怎麼會這麼幫着冷冷,又怎麼會跟林逸相安無事?冰無情,百口莫辯,這事兒你還是認了吧。”雪劍鋒得意道。

    “一派胡言,別忘了你我可都吃過中心的丹藥,給你兩枚金丹金丹,讓你叛變中心你敢嗎?”冰無情嗤之以鼻道。

    “呃……”雪劍鋒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還有這一茬,剛剛還意氣風發的臉色頓時變得黯然無光,正如冰無情所說,這個致命的把柄不除掉,誰敢叛變中心?

    “再者,林逸真要是來招攬我,以我跟他之間的過節不可能完全放心,必然會跟中心一樣在我身上做點手腳,你大概又忘了吧,中心可是要定期體檢的。”冰無情冷哼道。

    雪劍鋒這下徹底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打死他也想不到,林逸不僅能夠除掉中心控制他們的手段,而且還能讓林東方給他們下蠱,就連中心那一套高科技儀器都檢查不出來。

    “不管怎麼樣,你身上疑點很多,跟林逸不清不楚也是事實!”雪劍鋒強詞奪理道。

    “隨便。你儘可以把這事兒跟上峰去說,我也正好跟上峰說一說你把林逸踹河裡這件事兒,看看到時候誰倒黴。”冰無情有恃無恐的淡淡道。

    “你……”雪劍鋒再次噎住。眼珠子轉了半天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只得訕訕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不想怎麼樣。只不過天材地寶見者有份,你拿着這麼長一株神識草,總不會想着獨吞吧?”冰無情眼睛有些放光的盯着神識草道。

    神識草這種寶貝誰都想要,對於任何一個金丹期高手那可都是致命的誘惑,冰無情自然也不例外。

    雪劍鋒也知道今天這事兒沒這麼容易善了,想要堵住冰無情的口,自己不出血是不成的,好在這株神識草份量夠足。就算分出去一截,相信也足以令自己淬鍊成最強金丹期高手了。

    “分你一半,今天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雪劍鋒咬牙道,其實就算沒有被抓住把柄,他今天也不可能一個人獨吞神識草,既然看到了,冰無情就不是那麼好打發的。

    “好啊。”冰無情答應得很爽快,在這種危機四伏之地,他也不想冒然跟雪劍鋒硬拼,畢竟雪劍鋒有踏雪無痕隨時都能逃走。除非他跟上次那樣佈下冰絲牢籠,只是那樣一來,不僅耗時耗力。而且勢必會演變成不死不休,這可不是他想要的局面。

    冰無情並不貪心,半株神識草應該差不多足夠了,想要比這更多就得撕破臉從雪劍鋒手裡硬搶,風險太大,不划算。

    雪劍鋒當即砍了一半神識草,不過並沒有直接扔過來,而是提防道:“你要是說話不算話,可別怪我跟你拼個魚死網破。”

    “我什麼時候言而無信過?”冰無情斜眼看着他。

    “好。”雪劍鋒當即將半截神識草扔了過去。雖說冰無情這人一向冰冷無情,不過倒是一個言出必踐的主。在這方面可比雪劍鋒自己可靠得多。

    當然話說回來,先不說冰無情並不是光明磊落的君子。即便他真的是君子,以雪劍鋒的小人之心也不會完全相信他,之所以這麼識相純粹就是不想在這裡跟對方死磕罷了。

    至於他坑死林逸這件事兒,真正說起來算是死無對證,連屍體都找不到,也沒有其他可以佐證的目擊證人,僅靠冰無情一家之言,中心高層未必就會完全相信。

    再者,雪劍鋒完全可以跟剛纔這樣往冰無情身上潑污水,不管是不是真有其事,既然大家彼此都不乾淨,那就只剩下相互扯皮了,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威脅。

    “後會有期。”雪劍鋒哼了一聲使出踏雪無痕迅速離去,雖說出了冰無情這個波折,但他此刻心情其實大好,不僅如願得到了神識草,而且還坑死了林逸這個頭號大敵,實可謂雙喜臨門,非得好好慶祝一番不可。

    不過眼下還不行,這次太古試煉雪劍鋒處心積慮想要除掉的人可不僅林逸一個,那些驚才豔豔有可能日後威脅到自己的天才人物,都是他勢必要剷除的心腹大患,比如說千刃齊飛靈天佑。

    雪劍鋒走了,冰無情卻沒有立即離開,將神識草小心收起來之後,看着逐漸恢復平靜的神識之河若有所思。

    不久之後,身後密林之中跌跌撞撞的衝出來一個人影,正是被落在後面的費養生,見到冰無情頓時一喜:“冰師叔,您走得太快了,我真心追不上啊。”

    “那就別追了。”冰無情淡淡道。

    “呃,那怎麼行,林逸前輩吩咐我跟着您一起行動,我怎麼敢違揹他老人家的意思?”費養生嘿嘿笑道,他是生怕冰無情丟下他不管,所以才擡出林逸的名號,殊不知林逸剛纔就已跟着端木玉一起被踹到河裡去了。

    冰無情聞言不置可否,只是神色有些複雜的看着河面,剛纔雪劍鋒將兩人踹進神識之河的時候,他是剛好趕到,如果全力施爲的話其實是有機會阻止的,只不過要冒很大的風險罷了。

    當時他猶豫了一下,以爲憑着林逸的手段不會那麼容易中招,卻沒想到居然真的跟着端木玉一起掉河裡去了,着實給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當然,他對林逸並沒有什麼忠心可言,當初甘願接受招攬純粹就是識時務而已,林逸死了也就死了,他壓根不會有半點傷心,只是體內被下的那個蠱令他有點擔心,萬一林逸真沒了,而蠱毒又跟着發作,他該怎麼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