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很快,巨響就已波及到兩人身上,兩人原本懸浮在這片奇怪空間之中並沒有任何着力點,照理來說稍微有半點波動都能輕易將他們二人沖走,然而結果卻出乎意料,兩人明明能夠感受到自己身上那股強大的壓迫力,但位置卻絲毫沒有偏移,仍然留在原地。

    兩人正在驚疑之時,又一陣聲音從對面方向傳來,不過這一次不再是轟然巨響,而竟是一陣嬰兒啼哭般的聲音,在這種地方出現着實令人不寒而慄。

    “到底是什麼玩意兒?”端木玉下意識往林逸身上靠了一下,再強悍的女人也終究是女人,改變不了女人的天性和弱點,而鬼怪之類的東西對於絕大數女人來說都是噩夢,就連端木玉也無法免俗。

    “元神。”林逸眼皮一跳,此時已經用不着神識感知,單單用肉眼就已經能夠看個清楚了,因爲對面涌過來的那一團東西赫然竟是自行發光,這個形態林逸太熟悉了,根本就是一團元神。

    只不過一般元神都只是小小一團,然而面前這個卻是整整一大片,可見這東西的本體要麼很大,要麼很強!

    “元神?這地方怎麼會有元神?”端木玉愣了一下。

    林逸也很納悶,從他和端木玉掉到這地方開始,前後所見所聞無一不令他覺得詭異,不僅找到了神識草之根,如今居然還冒出了這麼一大團元神,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兩人正納悶間,一個暴怒的聲音極爲突兀的在他們腦海之中同時炸開:“啊啊啊!貪婪愚蠢的人類,竟然敢打我寶貝的主意,我要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啊啊啊!”

    這個聲音正是來自於面前的元神。而它一說話就像一堆孩子在重複喊叫一樣,聽得林逸和端木玉頭都大了一圈,腦殼都要炸開。

    “什麼你的寶貝?”林逸強忍着頭痛反問了一句。

    “當然是神識草的根!每次放你們這些人類進來。第一反應都是要砍神識草的根,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還一個個都死性不改,趕緊把你們砍的東西交出來,我可以考慮讓你們死得不那麼痛苦……”那團元神說到這裡忽然一頓,而後聲音頓時又漲了一個調門:“啊啊啊!東西呢?這麼大的神識草根部你們難道都砍了?”

    “沒砍。”林逸攤手搖頭,他說的可是大實話,他真是沒有動手砍,只不過直接將整個神識草根部都給收進了自己的玉佩空間而已。

    “不可能!這麼大的根部不可能自己消失,你們到底藏哪兒去了。快給我交出來,要不然我保證讓你們生不如死!啊啊啊!”那團元神儼然已到了快要暴走的邊緣。

    “真沒有啊,你看我們兩個人就這麼兩手空空的站在這裡,連這兒到底是什麼地方都沒弄清楚呢,往哪兒藏啊?”林逸繼續攤着手裝傻道。

    那團元神不禁陷入了沉默,依林逸推測這傢伙就算不是這片空間的製造者,那也至少是掌控者之類的存在,這裡發生的任何一點風吹草動應該都逃不出它的手掌心,不過玉佩空間的存在終究是一個無法理解的變數,倒也難怪它會發懵。

    “肯定是你們乾的好事!這段時間除了你們。我根本就沒放任何人進來,除了你們還能有誰?我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再不拿出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生不如死的滋味,絕對讓你們永生難忘!”那團元神怪叫着威脅道。

    “沒有就是沒有,你可以自己找啊,難道在這地方還能瞞過你的感知不成?”林逸好整以暇道。

    一旁端木玉則不禁莞爾,原本突然遇上這麼一團古怪的元神她還有些緊張,畢竟對方那股有如洪荒巨獸一般的恐怖壓迫力不是假的,這樣的傢伙哪怕只是一團元神,那也絕對不是好惹的存在,給她的感覺甚至比起睡蓮護法和食腦蟲都要更加深不可測。

    不過現在被林逸這麼一打岔。端木玉心中倒是一點都不慌了,睡蓮護法被林逸收了。食腦蟲也被林逸打得慘不忍睹,如今面對這麼一團高深莫測的古怪元神。她相信林逸肯定也有辦法。

    這是一種沒來由的信任,如果林逸知道必然哭笑不得,就以他現在這麼虛弱的狀態,能夠保命就已經謝天謝地了,哪有能力應付對面這個古怪元神?

    “這地方沒有任何東西能夠瞞過我的感知!”那團元神對此確實表現得十分自信,不過緊接着便道:“但神識草的根部整個確實消失了,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做到的,但是毫無疑問,絕對是你們動的手腳!我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你吧!”

    話音未落,那團元神之中忽然冒出一個造型詭異的頭顱,乍看之下像是一條蛇,不過卻有兩隻猙獰綻放的耳翅,不知道具體是個什麼物種,但確實透着一股子遠古洪荒的古老氣息。

    林逸見狀微微一愣,這傢伙居然也懂得凝聚成元神體?雖然只是一個古怪蛇頭,但那種近乎實質的感覺確實已經是元神體了。

    這時,古怪蛇頭血口一張,周圍無處不在的河水迅速凝結成一道極細卻極具威力的漩渦,朝着林逸方向急速蔓延過來。

    “一葉如……”端木玉連忙擋到林逸身前,準備用一葉如山硬扛下對方的攻擊,以林逸此刻的虛弱狀態根本扛不住對方的攻擊,尤其這地方沒地方借力只能懸浮,躲都來不及躲。

    不過還沒等端木玉擺出架勢,林逸卻已率先一把將她推開了,他看得很清楚,對方的目標毫無疑問就是自己,端木玉跟在旁邊只會殃及池魚,根本幫不上任何忙。

    藉着推開端木玉的反作用力,林逸身形漂移了一瞬,不偏不倚正好避開那一道纖細漩渦。

    但是這還沒完,緊接着對方立馬又補了一道同樣的漩渦,別看不起眼,一旦被它沾到立馬就能扯出一個血洞,而這一次,林逸已經沒有借力的地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