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來如此,難怪你要找它做你的護法,難怪你對它這麼上心。”林逸笑了笑,不過還是搖頭道:“話說你跟我扯食腦蟲有什麼用?既然你的神識感知如此強大,之前就在神識之河發生的事情應該不會不知道吧,你那位特使可是被我打得不成樣子呢。”

    林逸跟食腦蟲之間的過節,除了一開始被追着跑之外,第二次就是反過來完全被林逸壓着打,要說報仇那也是食腦蟲找林逸報仇,它纔是苦主啊。

    “打得不成樣子?嘿嘿,要說生命力的頑強程度,食腦蟲絕對是所有靈獸之中名列前茅的存在,你以爲這麼容易就能把它幹掉了?”九嬰大笑不已。

    食腦蟲當然沒死,這一點就是端木玉也能想得到,林逸自然也不例外,種族天賦如此強悍的生物哪怕是當面千刀萬剮了都不一定會死,除非能夠令其元神俱滅。

    “沒幹掉又怎麼樣?我難道還會怕一個手下敗將?”林逸對此表現得毫不在意,以他的層次面對食腦蟲本就沒什麼心理壓力,如今對方被自己狠揍了一頓,心中有數之後就更是如此了。

    “嘿嘿,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還有一羣小弟吧,難道就不怕食腦蟲去找他們的麻煩?”九嬰冷笑着威脅道,看樣子它確實對這裡發生的事情瞭如指掌,不說事無鉅細,至少它想知道的事情還是瞞不過它的耳目的。

    “你當我是白癡嗎?”林逸卻是反問了一句。

    “什麼意思?”九嬰一愣。

    “那貨被我揍成那個尿性,能夠撿回一條小命就已經謝天謝地了,就算它是食腦蟲短時間內也根本恢復不過來,還去找人麻煩,你唬誰呢?”林逸對此嗤之以鼻。

    如此嚴重的傷勢,食腦蟲的恢復力要是真的強到短短几天之內就能重獲新生。那特麼就無敵了,搭上它本身的食腦天賦完全能夠成長爲逆天的存在,一個九嬰元神怎麼可能拿捏得住?

    “呃……”九嬰頓時被噎得無語。它還想着藉此來拿捏對方,即便不能直接讓林逸俯首稱臣。那也至少應該能讓林逸有所忌憚,卻沒想到林逸壓根就不吃它這一套,整一個油鹽不進水火不侵啊。

    “醜話說在前面,我這個人耐心有限,你好好跟我商量也就罷了,要是再這麼給我玩這種小兒科的心機,那就別怪我不伺候了!”林逸沉着臉下最後通牒道,他雖然有足夠的耐心跟對方好好周旋。但是絕不能放任對方玩弄心機,否則周旋再久也別想讓對方老實答應送自己二人出去。

    被林逸這麼當面戳破,饒是九嬰也不禁有些訕訕,只得讓步道:“既然如此,那不如干脆一點你自己開個價,到底怎麼樣才肯做我麾下的護法?”

    “呵呵,就你這樣的,在我本體時期主動上趕着給我做小弟我都嫌累贅,還讓我給你當手下?”林逸搖頭撇嘴道。

    “真的假的?”第一個震驚的反倒不是九嬰,而是他身邊的端木玉。

    她知道林逸來自天階島。通過之前那種種出神入化的手段也能看出來,別看林逸現在是築基大圓滿境界,本體實力必然非同小可。但是在她想來林逸本體能有個金丹大圓滿就是頂了天了,畢竟再往上就是元嬰老怪,那可是放眼整個太古小江湖都是頂級人物了。

    可是照林逸現在這個說法,他本體豈不是比一般的元嬰老怪都是更強,要知道面前這個九嬰至少都是堪比元嬰老怪的存在啊!

    估計是在虛張聲勢嚇唬對方吧!端木玉很快就反應過來,林逸說這話分明就是爲了擠兌九嬰,可信度多半有限,殊不知,林逸這可是實實在在的大實話。

    連端木玉都是這個反應。站在對立面的九嬰就更不用說了,聞言頓時嗤笑不已:“我給你當小弟還嫌累贅?哈哈哈哈。難怪都說人類是最有意思的種族,說話真特麼逗。你這人簡直就是一個活寶啊,說大話都不帶眨眼的……”

    “不信拉倒。”林逸懶得解釋,當然也沒什麼好解釋的,平白浪費口水。

    “行行行,咱們現實一點行吧?你有什麼條件都可以提,咱們都可以好好商量,我不管你本體到底有多強大,現在終究就是一個元神而已,俗話都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你說是不是這麼個理?”九嬰表現得十分誠懇。

    “也罷。”林逸點點頭,他本來就要跟對方拼耐心,對方這做派正合他意,便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些什麼能力,讓我開條件有點盲目,還是你來說吧,你能給我開出什麼條件?”

    “好,我可以給你數不盡的天材地寶,只要你在這裡見得到,任你挑選,你看如何?”九嬰說道。

    人類修煉界講究四個字,財侶法地,其中又以財字最爲緊要,不過這個財可不是單純指靈玉、金錢之類的東西,更主要還是指天材地寶,這也是所有人類修煉者最爲看重的東西,幾乎所有人類修煉者所做的一切,從頭到尾都離不開天材地寶,爲此不折手段喊打喊殺者比比皆是。

    說到底就是一句話,人爲財死,鳥爲食亡。

    在九嬰想來,這既然是所有人類都繞不過去的弱點,那麼林逸顯然也不會例外,反正這片太古試煉之地都歸它掌控,而絕大數天材地寶對它一個元神來說又沒什麼用,慷慨一次也無所謂。

    結果,林逸一句話就把它給噎住了:“行啊,那你再給我來上千八百棵神識草,這事兒我就應了。”

    “……”九嬰差點沒被他噎死,好半天才喘過氣來,一堆腦袋嘰嘰喳喳的大叫道:“千八百棵神識草?你特麼以爲這是路邊野草啊,哪有那麼多!”

    “那我讓一步,百八十。”林逸道。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九嬰一副看白癡的眼神。

    “連百八十都沒有?那十棵八棵總有的吧,這麼大一條神識之河,總不能就長了一棵神識草吧?”林逸懷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