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看你這架勢是醞釀了很久吧!”林逸不慌不忙,靠說話拖延時間然後憋出強大殺招一舉掀翻對手,這可是他一直以來最常用的策略,九嬰這根本就是班門弄斧,他從一開始就已察覺到了,只不過一直沒有點破罷了。

    九嬰的神識能量極爲龐大,可謂鋪天蓋地,而林逸相比之下要弱小了無數倍,就如置身******之中的一葉扁舟,似乎隨便一個巨浪打過來,都會船毀人亡。

    彼此差距太過懸殊,九嬰見狀頓時就生出了幾分輕蔑,因爲林逸之前展現出來的手段,它下意識以爲對方是一個扮豬吃虎的高手,所以纔會表現得如此謹慎小心,爲此甚至不惜放下身段跟林逸討價還價。

    堂堂九嬰居然低聲下氣的跟一個人類修煉者談條件,關鍵這個人類修煉者的賬面實力還只有區區的築基大圓滿,換做以往這根本是不能想象的事情,九嬰絕對會認爲自己瘋了。

    不過,林逸之前的表現令它不得不心生忌憚,事關身家性命,再怎麼小心都不爲過,在這一點上九嬰表現出了足夠的睿智。

    一邊花言巧語迷惑林逸,一邊仔細觀察着林逸的每一舉每一動,不斷衡量利害,最終九嬰得出了結論,這個人類可殺!

    於是纔有了眼下這一幕,元神吞噬的特殊性決定了不能冒然出手,而一旦出手必然就代表着百分之百的把握,很顯然,九嬰自覺已經萬無一失了。

    而從此刻的情形來看,它確實是沒有任何陰溝翻船的可能,單純從神識能量來看,如果說林逸是一的話。那麼它的神識能量至少是一萬!

    元嬰對築基,它本來就有着巨大的等級優勢,再加上它是九嬰。如果分化出來每一個腦袋都相當於一個元嬰期高手,加在一起就是整整九個。林逸拿什麼跟它抗衡?

    “林逸!”端木玉頓時大驚失色,雖說太古小江湖從築基期開始就進行系統性的神識修煉,但畢竟等級擺在這裡,她對於這種層次的元神對決束手無策,唯一能做的,就是爲林逸祈禱。

    否則林逸要是完了,她也就完了。

    另一邊的睡蓮則是大喜,被林逸拿捏了這麼久。它早就攢了一肚子怨氣,剛纔出來沒弄明白狀況結果鬧了一個灰頭土臉,這一下總算可以出上一口惡氣了!

    “我就說嘛,大人怎麼會對這小子這麼客氣,原來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小子你就等着死不瞑目吧!”睡蓮大笑道。

    說話間巨浪捲來,結果毫無懸念,林逸瞬間就被淹沒在鋪天蓋地的神識能量之中,在這種最爲直接的元神碰撞之中,這幾乎就已經宣判了死刑。

    “裝神弄鬼。原來也不過如此!”九嬰最後那一點擔心也都一掃而空,頓時放鬆了下來。

    元神吞噬最關鍵的一點就在於以多吞少,這就像是兩軍對壘。雖然用兵技巧很重要,但是決定強弱的本質還是在於軍隊的多和寡,眼下這種情形就相當於己方一萬大軍,而敵方卻只有一個人,而且還被團團圍住,這還用得着打麼?

    勝局已定,九嬰此時反倒覺得有些可惜了,難得遇上這麼一個人類元神,還沒來得及好好玩一玩呢就被自己吞噬了。平白少了很多樂子啊。

    然而還沒等它感嘆一句,眼前的景象卻令它一堆眼皮一跳。林逸固然是毫無懸念的被它神識能量淹沒,但是並沒有就此翻船。敢情壓根就不是它預想中的一葉扁舟,而是一座堅不可摧的礁石,無論它怎麼風吹浪卷,那塊礁石就是巋然不動。

    事實上,礁石非但巋然不動,反而每一次都正面阻擊着狂風大浪,每阻擊一次,巨浪威力就無形之中消弱一分,一開始還沒什麼感覺,等到次數多了頓時就發現不對勁了。

    這就像兩軍對壘之時,林逸雖然是孤身一人被九嬰的一萬大軍團團圍住,但九嬰卻突然發現事情根本沒有那麼簡單,對方被自己團團圍住是不假,可問題人家不是一般人,而是實實在在的萬人敵!

    自己一萬人撲上去根本就殺不死對方,反而是上趕着送菜,時間一長林逸依舊安然無恙,而它九嬰卻已損失慘重了。

    面對林逸,它在數量上的絕對優勢根本毫無意義,因爲林逸佔據着質量上的絕對優勢!

    九嬰不是傻子,見勢不妙連忙抽身而退,拼着受到反噬的風險強行將自己的神識能量給撤了回去,這樣雖然也是受傷,但至少沒有性命之危,否則真要是再這麼下去的話,它整個元神可就得被林逸活活給扼殺了。

    “你!你居然一直在扮豬吃虎!”九嬰反應過來大驚失色,此時它九個腦袋赫然已經蔫了三個,儼然已經受傷不輕了,這也就是它當機立斷逃得快,要不然損失還得更加慘重。

    “我怎麼扮豬吃虎了?”林逸似笑非笑的拍了拍手,剛纔這種直接硬碰硬的元神對決他還是第一次經歷,一開始頗有些緊張,但是等意識到彼此強弱對比之後立馬就冷靜了下來,這種元神對決的經驗十分難得,他此時還覺得意猶未盡呢。

    “我如果沒猜錯的話,你是玄升期高手!”九嬰每一張臉上都明明白白寫着四個字,忌憚,恐懼!

    “臥槽!大人你沒搞錯吧?”一旁睡蓮聞言嚇了一大跳。

    “真的假的?”端木玉也不禁瞪大了眼睛。

    “哦?沒想到你懂得挺多啊,還知道玄升期?”林逸有些詫異道。

    “廢話!我好歹也是元嬰大圓滿的存在,一直都摸索衝擊更上一層,怎麼會不知道玄升期!”九嬰氣哼哼道,不過看向林逸的眼神卻已不敢再有半點不敬,就算它是元嬰大圓滿,在玄升期高手面前那也就是一個渣啊,之前無知無畏倒也就罷了,現在反應過來哪還敢放肆?

    “說說看,你是怎麼發現我是玄升期的,不會是瞎猜吧?”林逸不無好奇道,至少從表面來看,他現在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築基大圓滿,而且元神投射的過程對他整個元神都有一個極大的削弱,正常已經看不出半點玄升期高手的特徵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