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劍鋒再次踉踉蹌蹌的爬了起來,不過這一次他學乖了,不顧形象翻身滾到了幾米之外才小心翼翼起身,要不然林逸肯定不介意再賞他一巴掌。

    “你到底在耍什麼鬼花樣!”雪劍鋒無比驚恐的盯着林逸道,第一次他沒弄明白,第二次他還是沒弄明白,但是第三次,總算讓他察覺到了一丁點頭緒。

    他之所以死活躲不開林逸的巴掌,是因爲每次林逸擡手的時候總有一股莫名強大的吸力牢牢吸住他的元神,準確的說就好似一隻無形的巨手,要將他元神硬生生從體內吸出來一般,他根本掙脫不了,所以纔會神識恍惚反應遲鈍。

    這種手段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的神識應用,如果雪劍鋒是底蘊深厚的金丹大圓滿高手,在這方面多少總會有一些自保之力,然而他卻是靠着中心藥物一步登天,在元神這方面壓根就沒什麼進步,可謂毫無抵抗之力。

    “鬼花樣?你猜得很接近了,沒錯,就是一種鬼花樣,再來好好體驗一把?”林逸高深莫測的笑了笑,他剛剛這一手正是專門對付元神的勾魂手,不過卻是改進版勾魂手。

    他原來的山寨版勾魂手作用有限,對付雪劍鋒這種層次的元神根本毫無效果,好在他從九嬰身上學會了元神吞噬,所謂一法通百法通,兩者的核心訣竅可以通用,改進版勾魂手的威力自然大幅提升,即便無法百分百媲美西山老宗的原版勾魂手,那也相差不多了。

    別看林逸現在元神體的境界只有築基大圓滿,關鍵在於,決定改進版勾魂手威力的不是肉身實力,而是元神。別忘了他可是玄升期存在啊,即便不能完全發揮出玄升期元神的威力,哪怕只有萬分之一。都足夠讓雪劍鋒這樣的金丹期高手好好喝上一壺的了。

    眼看着林逸再次伸手,雪劍鋒見鬼一樣連忙又往後退了一大截。離了足足十幾米遠才停下來,臉上滿是驚駭和後怕,那種近乎靈魂被掏出來的感覺實在是太過驚悚,打死他都不想再體驗一遍了。

    “你……你別過來……有……有話好說……”雪劍鋒驚慌失措,此時林逸在他眼中已根本不是什麼築基大圓滿,而是惡魔一般的存在了。

    面對勾魂手這種邪惡詭秘的元神手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逃。

    “呵呵,現在知道有話好說了。早幹嘛去了?”林逸故意做了一個虛空抓取的動作,頓時又把雪劍鋒給嚇得心驚肉跳,差點就要落荒而逃。

    “我……我一時鬼迷心竅……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雪劍鋒結結巴巴道,他不是不想逃,關鍵是他知道林逸身法速度比所有人都快得多,除非林逸答應放他一馬,否則他根本就逃不掉。

    “嗯,你這話說得很有意思,幾天前才差點把我跟端木玉坑死在神識之河,現在卻讓我大人不記小人過。你是不是覺得我掉進神識之河,所以腦子進水進多了?”林逸不由笑了,笑得雪劍鋒心裡發毛。換做是他處在林逸的位置,他的選擇絕對是斬草除根。

    正如林逸說的,這種時候還把他放掉,除非腦子進水。

    事實上,依着林逸的性子也絕對不會就這麼放過他,雖然在他的勾魂手面前,以雪劍鋒這點實力很難翻出什麼風浪來,但這傢伙畢竟是個金丹大圓滿高手,一旦放虎歸山。對於在場其他所有人都將是一個潛在的巨大威脅。

    “我……我老爹是雪劍派副掌門,殺了我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而且你們都將面臨雪劍派的追殺,尤其是她!”雪劍鋒情急之下擡出了自己老爹。如果中心不是一個秘密組織,而是能夠堂堂正正拿出來唬人的強大組織的話,相信他也絕對會第一時間亮出來。

    被雪劍鋒指着,冷冷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如果雪劍派是雪劍鋒他老子說了算的話,她早就已經是叛門弟子了,根本不在乎多一條罪名。

    “呵呵,這個地方就只有我們和你,就算殺了你,那也是神不知鬼不覺,還是說你覺得他們有誰會把這事兒給泄露出去?”林逸好整以暇的撇嘴道。

    在場除了冷冷這一干自己人,剩下就只有端木玉和靈天佑這兩個外人,而這倆人一個被雪劍鋒踹入神識之河,一個被他追殺得半死不活,哪個會說出去?

    “呃……”雪劍鋒頓時噎住,冷汗直下,他自己剛纔都還想着殺人滅口呢,結果一轉眼自己反倒變成俎上魚肉了。

    好在,林逸接下來說的話令他多少鬆了一口氣:“你剛纔說到好處,我忽然想起來你好像得了神識草對吧?用一株神識草換你一條性命,我想應該是一筆不錯的生意,你覺得呢?”

    “你要神識草?”雪劍鋒聞言一驚,下意識就想拒絕,這可是他此行最大收穫之一,也是他日後成就最強金丹期高手的關鍵所在,怎麼可能隨便就拿出來!

    “當然,你該不會是不想給吧?那也無所謂,無非多費一點手腳而已,雖然我不喜歡碰屍體,但是爲了傳說中的神識草我不介意忍耐一下。”林逸無所謂的聳肩道。

    雪劍鋒頓時陷入了掙扎,他不想放棄神識草,但是他更不想在這裡丟掉性命,跟自己的命相比起來,再好的天材地寶都是浮雲。

    其實,以他的實力大可以嘗試逃走,甚至可以嘗試反制林逸,畢竟在場冷冷這些人都是現成的籌碼,他未必就沒有翻盤的機會,可惜他已被勾魂手嚇破了膽。

    這是人類的通病,面對未知的東西總是充滿無限恐懼,這種恐懼會逐漸吞噬掉所有的理智,讓腦子停止思考,正如此刻的雪劍鋒。

    “三,二,一。”林逸開始倒計時,然後,雪劍鋒很識相的將神識草給扔了出來。

    “只有一半?”林逸見狀皺了皺眉,不知情的人也許會以爲這就是全部神識草,但他跟端木玉可是見過神識草全貌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