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另一半被冰無情分走了,我說的都是實話。”雪劍鋒連忙澄清。

    “好,你可以滾了,最好不要在我們面前出現,更不要打我們之中任何一個人的歪主意,因爲無論何時我要你性命,那都易如反掌。”林逸冷冷說了一句。

    雪劍鋒沒敢吭聲,也沒敢留下半句狠話,聞言二話不說扭頭就跑,眨眼就逃得無影無蹤。

    衆人看着這一幕面面相覷,端木玉忍不住開口道:“真就這麼把他放走了?”

    在他們所有人看來,放走雪劍鋒絕對是愚蠢到家的決定,這麼做的後果隱患林逸應該很清楚纔對,他不至於這麼婦人之仁吧?

    雖然說神識草也很重要,但那是對其他人而言,對於一個坐擁神識草****的人來說,區區半截神識草又算得了什麼?很明顯,這不過是林逸放走對方的一個幌子而已。

    見衆人都是一副古怪的表情,林逸不由笑了:“放心,我腦子還沒進水,饒他一命自有我的考量。”

    放走雪劍鋒,這是林逸深思熟慮的決定,原因有兩個。

    第一是因爲雪劍鋒乃是中心重點培養的高手,幹掉他必然會引起中心的極度警覺,而林逸現在還不想跟中心發生正面衝突,畢竟勢單力薄,毫無勝算。

    而第二個原因比第一個更加重要更加直接,因爲,他殺不死雪劍鋒。

    沒錯,林逸現在確實掌握了改進版的勾魂手,確實足以對付任何一個金丹期元神,但是,真正施展一次勾魂手需要消耗龐大的神識能量,如果不能及時得到補充。下場極有可能元神崩潰。

    當然,神識草根部蘊含了龐大的神識能量,但是這跟星墨炭完全不一樣。星墨炭的神識能量隨時隨地都可以進行補充,然而神識草的每一分神識能量卻都是帶着淬鍊效果。這就意味着它沒辦法快速補充,只能在痛苦煎熬中一點點吸收。

    所以,神識草只能用來平時修煉,卻無法用來臨場恢復,林逸不能冒這個險,所以纔會在給予雪劍鋒足夠的心理威懾之後將其放走,非不爲,實不能也。

    “多謝了……”靈天佑雖然也對放走雪劍鋒十分惋惜。但這不是他能決定的事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記下林逸的人情,同時也記下雪劍鋒的大恩大德,等回太古小江湖之後再慢慢算賬。

    “不客氣,一起走吧。”林逸笑了笑,當即帶着衆人啓動傳送陣,光芒一閃,便回到了中轉羣島。

    “師叔祖,您回來了!”辛易捷就守在一旁,見到林逸衆人連忙迎了上來。此時其他太古聯盟弟子已經回來了七七八八,彼此都沒什麼收穫,一個個都垂頭喪氣的各自回去休整了。

    “沒辦法。不回來不行啊。”林逸搖頭苦笑了一聲,若不是另外那個單向傳送陣籠罩在毒氣之中無法使用,他絕不會這麼早就帶衆人回來。

    “那……您接下來怎麼打算?應該會跟弟子一起回北島青雲門吧?”辛易捷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個問題他老早就想問了,對於北島青雲門來說,林逸這個便宜師叔祖當然是能請就請,拋開實力不論,他腦子裝着太古時期的完整心法,這對於整個北島青雲門來說乃是一筆無與倫比的巨大財富,實在不能置之不理。

    “當然。”林逸點點頭。他本來沒這個心思,但自從知道中心準備將觸角延伸到太古小江湖之後。他就不能不去看看了。

    畢竟他已知道自家與中心的死敵淵源,以前在天階島的時候不知情也就罷了。如今既然趕上了太古小江湖,那必然要想盡辦法阻止其擴張腳步。

    當然,這一切最好在暗中進行,林逸現在還不想跟中心正面交鋒,還沒到那個時候。

    不過話說回來,真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倒也未嘗不能撕破臉,中心在天階島的勢力深不可測,但是在世俗界可就要差得多了,未嘗不能一搏。

    “好好,弟子這就給門派高層去信,讓他們做好準備迎接師叔祖大駕。”辛易捷興奮道。

    “沒必要興師動衆,對了,我們什麼時候出發?”林逸問道。

    “還要再過幾天,等到這個傳送陣被海水重新覆蓋,弟子就安排大家開始統一傳送。”辛易捷道。

    “好。”林逸帶着衆人回到北島青雲門的專屬小島,一方面是爲了方便衆人休整,該養傷的養傷,該恢復的恢復,另一方面也是要做一些安排。

    這一次,衆人多了一個成員,端木玉。

    端木玉到目前爲止還不能完全算是自己人,但是她跟林逸的關係已超越了一般的夥伴,實實在在的生死之交,林逸這次特意把她叫過來的目的很簡單,坐地分贓。

    兩人一開始就說好的,如果發現神識草就一人一半平分,而現在林逸的玉佩空間之中放着一整個巨大根部,還有半株剛從雪劍鋒手裡敲詐來的神識草,當然,和根部比起來這點已經不算什麼了。

    當着衆人的面,林逸直接將整個根部給放了出來,擺在面前就跟一座小山一般,饒是冷冷衆人早已在路上聽過描述,此時見了也忍不住齊齊嚥下一口唾沫。

    “你要哪一半?”林逸看向端木玉道。

    “你真要給我一半?”端木玉有些難以置信,從頭到尾她唯一的作用就是提供了神識草的線索,僅此而已。

    其他一切事情都是林逸代勞,她非但沒能幫上什麼忙,反而先後被林逸救了兩次,於情於理都不可能再堅持一人一半了,甚至就算林逸獨吞她都覺得可以接受,卻沒想到林逸居然還真要跟她平分。

    “這不是說好的麼?”林逸聳了聳肩,如果端木玉不是什麼好人,他獨吞起來倒是毫無心理壓力,不過從之前的表現看來對方卻是一個相當可靠的朋友,他誰都可以坑,唯獨不坑朋友和自己人。

    “呃……”端木玉噎了一下,有些感動道:“其實你沒必要給我這麼多,畢竟我並沒有幫上忙,反而還欠了你兩條命,你真要是給我一半我還過意不去呢!雖然這東西我做夢都想要,但不該我的,我絕對不會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