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衆目睽睽之下,尤其一旁就有雪劍鋒看着,林逸也不好跟他說什麼,只是眼神交流了一下。

    “師叔祖,您確定要帶他們去太古小江湖麼?”辛易捷找林逸確認道,此時跟着林逸一起準備傳送的除了冷冷之外,還有宋凌珊、應子魚、吳臣天、趙奇壇、趙奇九幾人,至於其他陳宇天、雨冰衆人權衡再三之後則是留了下來。

    陳宇天和鬱大柯是爲了照顧昏迷的衆女。

    “不行?”林逸揚了揚眉。

    “不不不,怎麼會不行,能夠一下子多出這麼多潛力無限的好苗子,這可是咱們北島青雲門的福氣,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不行!”辛易捷掩不住興奮道,之前的太古試煉大比,宋凌珊衆人的出色表現他可都是看在眼裡,論潛力比起列英祖之流高出太多了,這纔是真正能夠寄以厚望的好苗子啊。

    “那就好。”林逸點點頭,當即帶着衆人和雨冰等人道別,和其他太古聯盟弟子一起進入傳送陣之後,很快便開啓了傳送。

    一瞬之間,一大羣人同時傳送完畢,眼前景象一變,入目所見俱是一片茫茫雲海,而衆人的腳下則是一座聳入雲霄的大山,傳送陣所在之處正是大山頂部。

    其他太古聯盟弟子都沒什麼異樣的表現,畢竟他們本就是這裡人,之前就是從這裡傳送過去的,不過在宋凌珊衆人看來可就覺得無比新鮮了,這可是他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跨界之旅啊!

    “這雲霧有點厲害啊。”林逸觀察了一番有些皺眉道,此地的雲霧給他的感覺有點像天階島的海霧,對於神識感知影響極大,就算是他都感知不了多遠。

    “何止是厲害,這可是整個太古小江湖最出名的雲山霧海。不折不扣的禁地,現在這樣已經是最稀薄的時候了,要是換做平常進來根本都看不清腳下。更別說上山傳送了,雲深不知處啊。”辛易捷解釋道。

    “哦?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走?”林逸問道。

    “下山。山下有之前準備好的飛行靈獸,他們該回中島回中島,咱們該回北島回北島。”辛易捷道。

    辛易捷在前面帶路,衆人默默的跟在後面,雖然勉強有個幾米的能見度,但以此地險峻的山勢,想要下去可不容易,別看衆人都至少是築基期高手。一旦不留神踩上不牢靠的岩石,估計直接就得交代了。

    就算所有人都在儘量靠裡走,那也不是萬無一失,山風極爲猛烈,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刮下去,所以每走一步都要無比謹慎,沒把性命丟在危機四伏的太古試煉之地,結果回過頭來卻折在這地方,那可真的死不瞑目了。

    山道狹窄,衆人不可避免被拉得極長。彼此之間既不能隔得太遠,那會失去前人的蹤跡,但也不能隔得太近。否則遇上風大的時候隨便推擠一下,很容易就鬧出人命。

    林逸衆人就緊跟在辛易捷和其他北島青雲門弟子身後,原本落在最後的是吳臣天,不過等發現跟在後面的是雪劍鋒之後,林逸便刻意跟他換了一個位置。

    雪劍鋒這傢伙明顯不懷好意,他真要是在這種地方使壞的話,就算林逸也未必能及時反應過來,所以必須將威脅扼殺於萌芽之中。

    “滾!”林逸的聲音極爲突兀的印在雪劍鋒腦海之中,把這傢伙着實嚇了一個激靈。差點就要一腳踩空當場殞命。

    雪劍鋒怨憤的看了林逸一眼,但之前勾魂手的餘威着實令他後怕不已。他實在沒膽子這個時候跟林逸翻臉,只得悶哼一聲悻悻的退到了後方。

    雪劍鋒退走之後。緊跟上來不是別人,卻是冰無情。

    “怎麼樣?蠱毒還沒發作?”林逸語氣莫測的神識傳音道,這是從太古試煉之地回來之後,他第一次與冰無情交流。

    “沒有。”冰無情回道,上次見到林逸和端木玉被踹進神識之河後,他還爲此發過愁,結果發現蠱毒比想象中要穩定得多,並沒有半點要爆發的跡象。

    “看來老頭子手藝是比我好,如果我來下蠱的話,說不定你已經毒發身亡了。”林逸淡淡道,

    這番話聽得冰無情心驚肉跳,不過面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半點,神色不變順勢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什麼情況下它會毒發?”

    “那得看我什麼時候讓它毒發了,這一點你沒必要擔心,除非你再來一次見死不救。”林逸頓了頓,似笑非笑道:“那半株神識草用着怎麼樣?”

    冰無情頓時悚然一驚,打死他也想不到,林逸居然會知道這件事!

    事實上,如果說林逸一開始不知道這件事還情有可原的話,那麼等從雪劍鋒口中得知冰無情分了一半之後,他還察覺不到那就未免太過遲鈍了。

    雪劍鋒不是傻子,他得到神識草之後絕對不會在任何人面前拿出來炫耀,尤其是冰無情這樣勢均力敵的高手,冰無情能夠分到一半神識草就證明了,當初雪劍鋒得到神識草的時候他必然是親眼見證,也就是說,他親眼見證了雪劍鋒將自己和端木玉踹進神識之河的那一幕,而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出手阻止。

    “我……”冰無情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出言辯解,他不是巧舌如簧之人,而且林逸說的也是事實,強行辯解只會越描越黑。

    “我的耐心不是很好,但多少還有一點,下不爲例。”林逸警告道,他收服冰無情完全是靠威逼利誘,彼此之間談不上任何實質上的忠誠和信任,發生這種事情並不奇怪,林逸不會因此就放棄冰無情這顆重要棋子,但至少得敲打一下才行,免得對方得寸進尺。

    “謝謝。”冰無情鬆了一口氣,嚴格說起來他當初並不是純心要背叛林逸,只是事發突然他一時來不及反應,準確的說是猶豫了一下,沒能第一時間出手阻止而已,但是不管怎麼說,站在林逸的角度他這種做法本身就代表着背叛,這一點他無話可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