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師叔祖誤會了,那只是我們對於普通弟子的安排,特殊人才特殊對待,我想師叔祖恐怕也不放心將他們交給其他人帶吧?”陳東城道。

    “也好,不過他們還是需要一個入門導師,負責教授他們一些最基礎的東西。”林逸點頭,他只是想讓宋凌珊衆人接受太古小江湖有關神識的系統訓練而已,至於其他方面還真用不着其他人,放眼整個太古小江湖恐怕也找不出比他這個玄升期高手更牛逼的師父了,何況是北島青雲門?

    何況安全起見,林逸也不放心就這麼冒然就將宋凌珊衆人託付給其他人,在沒有徹底摸清楚這裡的情況之前,還是跟自己一起行動比較妥當。

    “沒問題,只要是師叔祖的吩咐,我們一定全力以赴,決不讓師叔祖失望。”陳東城可謂有求必應,隨即道:“師叔祖,我們已準備好了您的住所,衆位請隨我來。”

    “哦?不需要去見一見掌門嗎?還有你們的太上長老?”林逸隨口道,雖然由陳東城這個副掌門帶着其他一衆門派高層一起出面迎接,從禮數上來說已是無可挑剔,畢竟自己只不過是一個突然冒出來的便宜師叔祖,而不是有據可考貨真價實的師叔祖。

    但即便如此,於情於理林逸也必須要跟現任掌門,還有那位話語權更重的太上長老會面,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敲定身爲師叔祖的身份地位,否則若是沒有這兩個人當面承認,終究是一個不小的隱患。

    到時隨便哪一位站出來振臂一呼,林逸這個師叔祖都有可能瞬間跌落塵埃,成爲一個徹頭徹尾的江湖騙子。

    “洪掌門剛好有事不在,至於太上長老則在閉關不敢打攪。所以還請師叔祖見諒,您跟他們兩位的會面時間恐怕要延後一段時日了,這段時間正好讓您熟悉一下咱們現在的北島青雲門。時過境遷,總有很多事情跟原來是不一樣的。您看沒問題吧?”陳東城語氣誠懇道。

    “那就這樣吧。”林逸點點頭,他已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看樣子北島青雲門對自己這個便宜師叔祖果然還是不怎麼信任,所以特意在這件事上藏了一手。

    太上長老和掌門,一旦這兩人之中的任何一個見到林逸,除非他們當場翻臉,否則就是對林逸師叔祖身份的公開認可,到時候他們再想翻臉都難了。那是自己打自己的臉,輕則顏面喪盡,重則令整個北島青雲門都成爲太古小江湖的笑柄,甚至導致門派分裂。

    而現在,兩個人都不露面就回避了這個問題,他們自己留下了足夠的進退餘地。

    穿過正殿,林逸衆人當即在陳東城的引領下來至山勢險峻的一處所在,眼前景象令人齊齊眼前一亮。

    一座造型奇詭的鷹嘴峰之下,一片古樸廬舍緊鄰斷崖而立,飛檐峭壁層層疊疊。此情此景只能用八個字形容,霸王蓋頂,倒懸天燈。

    此時其他門派高層和弟子都已止步。陪着林逸衆人一起過來的就只有兩人,一個是副掌門陳東城,另一個就是辛易捷。

    “這裡就是我們給您和一衆高徒準備的住所,要說風景,整個北島以此處最佳,您覺得如何?”陳東城賠笑道。

    林逸看着入口處懸崖上雕刻的四個紅色大字,頓時饒有意味地勾起了嘴角:“一步登天?”

    “不錯,這地方就被我們稱爲登天崖,非地位尊貴者不可入內。故而平時也不會有弟子打擾,所以比較清靜。而且景色俱佳,我們商量來商量去。放眼整個青雲山也找不出比這更合適的居所了,希望能讓師叔祖滿意。”陳東城笑道。

    “我很滿意。”林逸笑了,同時不着痕跡的瞥了旁邊辛易捷一眼,從來到這裡開始,這傢伙的神色一直都不太對,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只是又不太敢說。

    “那就好,那我們就不打擾師叔祖休息了,明日一早,我再來向師叔祖請安,告辭。”陳東城行禮道。

    “慢走。”林逸點點頭。

    陳東城當即轉身離去,不過臨走之前又叫上了辛易捷:“辛長老跟我來吧,長老會還在等你做這一次世俗界歷練和太古試煉的總結報告,不要讓大家久等了。”

    “是。”辛易捷連忙應聲,轉頭對着林逸欲言又止道:“師叔祖,弟子先行告退,您……您多保重。”

    辛易捷說罷就跟着陳東城匆匆離去,登天崖就只剩下了林逸衆人,吳臣天捏着下巴道:“老大,你有沒有覺得辛易捷剛纔表現有點怪怪的?”

    “何止是他,我覺得這裡所有人都怪怪的。”應子魚撇嘴道。

    “還有,我覺得這個地方好像也怪怪的。”宋凌珊補充道。

    “喂喂喂,你們該不會神經過敏了吧,哪哪兒都是怪怪的……”趙奇壇和趙奇九二人則面面相覷。

    林逸看了衆人一眼,最終點頭道:“你們的感覺沒錯,這地方確實不對勁。”

    “怎麼個不對勁?”衆人相視一眼連忙問道,他們只是單純直覺有些奇怪而已,但是具體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他們卻看不出來。

    “我們被軟禁了。”林逸一句話將衆人嚇了一大跳,應子魚連忙探頭往外面看了看,並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守衛人員,空空蕩蕩分明可以隨意走出去的樣子,怎麼就被軟禁了?

    “呃……老大,我們跟他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而且這次來就是要加入北島青雲門,他們莫名其妙軟禁我們做什麼?”吳臣天疑惑道。

    其他衆人也都是一頭霧水,除非瘋子,正常沒人會去莫名其妙得罪其他人,要麼爲了尋仇,要麼爲了利益,而這兩條無論哪一條他們都好像不沾邊啊。

    “我倒是大概能猜到一點。”林逸的語氣很平靜,他對此倒是不覺得有多少意外,在來這裡之前他就已經設想過無數種可能,其中自然也包括這一種,心下不由苦笑一聲,這年頭厚道人果然是稀有物種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