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是北島這邊實在找不出天賦出衆的女弟子了,而若是中島那邊,只靠孫兒自己又沒有這麼大的面子……”陳東城苦笑道。

    他在這方面沒少下工夫,雪劍派的冷冷和葉靈派的端木玉都是十分理想的聯姻對象,可問題是,兩女都是各自門派備受關注的天才弟子。

    而他陳東城雖然是北島青雲門副掌門,地位是夠高了,只可惜區區金丹中期的實力實在有點上不了檯面,更關鍵在於他是納妾,而不是明媒正娶,誰會莫名其妙把自家最出衆的天才女弟子送給外人做妾?人家雪劍派和葉靈派又不是傻子!

    “實在不行,老夫說不得只能親自出面走一趟了。”陳久皺了皺眉,話是這麼說,他心裡對於這種事兒並沒有底,門派與門派之間只有利益交換,想要人家把最出衆的天才女弟子給你,你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北島青雲門這點家底可經不起折騰。

    “老祖宗千萬不要衝動,想當初玄機門的太上長老就是冒然外出才遭遇不測,您可是定海神針,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可妄動,爲了孫兒這點小事,不值得冒這個險。”陳東城連忙勸道。

    “那……”陳久也有些猶豫,雖說元嬰老怪在太古小江湖乃是頂級存在,但彼此之間也分高低,並不是萬無一失,而想要搞垮一個強力門派必然是從元嬰老怪下手,玄機門就是因此被人從十小門派家族之中除名了,前車之鑑就擺在面前,不得不防。

    “其實,孫兒倒是有一個想法。”陳東城忽然說道。

    “哦?”陳久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說下去。

    “今天那個林逸帶來的五個世俗界弟子之中。有兩個女弟子,聽之前辛易捷的彙報在太古試煉上表現都十分搶眼,天資都相當不俗。就是實力低了點。”陳東城說道。

    “實力不是問題,關鍵是天賦底蘊。既然如此你就將她們兩個收爲侍妾好了,若是能夠爲咱們北島陳家誕下天資縱橫的子嗣就賺到了,若是不行,也沒有什麼損失。”陳久隨口說道。

    在他這個太上長老眼中,區區兩個女弟子根本就不算什麼,有他點頭,難道還敢反抗不成?

    何況對於絕大數女子來說,能夠被陳東城這樣的大人物收進房中乃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即便做妾也無所謂,這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啊。

    “我倒是有點擔心林逸的態度,他跟那兩個女弟子關係極爲密切,恐怕不會輕易答應。”陳東城有些爲難,畢竟名義上對方乃是太古師叔祖,他就算是門派副掌門也不好當衆違逆,除非公開宣佈對方就是一個江湖騙子。

    “無妨,既然加入北島青雲門,那就要照着北島青雲門的規矩辦,就算他是真的師叔祖也不能凌駕於門規之上。分而化之,這種小伎倆想必不用老夫多費口舌吧?”陳久提點道。

    “孫兒明白。”陳東城笑了。

    次日一早,陳東城早早便來到登天崖。依舊笑容可掬,依舊態度謙卑。

    “給師叔祖請安了,師叔祖對這裡可還習慣?”陳東城笑問道。

    “還行,地方倒是挺好,就是不太透氣。”林逸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修煉了一整天,元神多少有些疲累,正需要放鬆一下。

    “視野如此開闊,師叔祖還覺得不透氣?”陳東城故作驚訝。

    “給你安一個籠子。你會覺得透氣嗎?”林逸直接反問道。

    “哦,師叔祖原來是指這個。是我大意了,昨天一時疏忽忘了解釋。還望師叔祖恕罪。”陳東城一臉的恍然大悟。

    站在林逸身後的宋凌珊衆人彼此相視一眼,眼神中都帶着調侃,以這傢伙的演技不去演戲,實在是屈才了,否則妥妥的影帝啊。

    “那就勞煩陳副掌門給我們解釋解釋?”林逸語氣淡淡道。

    “是,師叔祖可能不知道,這登天崖的名字由來乃是出於一個陣法,名爲一步登天陣,此乃咱們北島青雲門最爲高深的陣法,歷代掌門繼位之前都必須要在此潛修閉關三年,觀摩體悟有所心得之後,才能破關而出,一般弟子就算想來,還沒那個資格呢。”陳東城賠笑道。

    “這麼說你準備讓我做掌門?”林逸挑了挑眉毛。

    “……”陳東城明顯噎了一下,這貨有點不按道理出牌啊,只得強笑道:“倒也不是,細數整個北島青雲門就屬這裡最爲特殊,我們也是爲了表達對師叔祖的尊重,所以才把您安排在這裡。”

    “那我是不能出去了?”林逸看着他道。

    身爲金丹中期高手,身爲位高權重的副掌門,陳東城赫然發現自己居然不敢跟林逸對視,對方身上不自覺散發出來的那種氣場令他感覺十分侷促,就像一個鄉下老農見到帝皇一般,不知所措。

    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陳東城心裡忍不住泛起了嘀咕,要知道就算是面對元嬰老怪的時候,他也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難不成對方比元嬰老怪還要可怕不成?

    怎麼可能!陳東城旋即就把這個荒謬的念頭給甩到了腦後,暗道這多半因爲對方是元神的緣故,單獨存在的元神體畢竟少見,他以前還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跟元神體接觸過呢。

    “那倒不是,師叔祖誤會了,這個一步登天陣其實是有分辨能力的,只要帶着門派統一制式的身份腰牌就能自由出入。”陳東城解釋道。

    林逸恍然,他一直在疑惑的就是這件事,明明自己衆人都被困住了,唯獨陳東城卻能自由出入,敢情源頭出在身份腰牌上面。

    “那什麼時候給我身份腰牌?”林逸問道。

    “這個……可能需要師叔祖耐心等上一陣子了,身份腰牌不是一般的物件,因爲在咱們門派之中有着大大小小各種禁制,而身份腰牌直接決定了是否擁有自由出入的權限,所以每一塊身份腰牌的製作和發放都是十分謹慎的,而以師叔祖的超然身份,權限自然是門派最高級別,特事特辦,這個需要太上長老和掌門同時承認才行,即便是我這個副掌門也不敢冒然做主。”陳東城的態度顯得十分誠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