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也就是說,如果他們兩位不出面,我就要一直被困在這裡了?”林逸聞言笑了,這幫傢伙爲了將自己名正言順的軟禁在這裡,倒是找了一個好藉口啊。

    “暫時只能請師叔祖先委屈一下了,好在這地方風景獨好,正好方便師叔祖清修,這點時間稍微閉個關就過去了。”陳東城的姿態依舊放得很低。

    “我的身份腰牌需要特事特辦,好,這個說法我可以接受,但是他們的呢,總不至於也要太上長老和掌門親自出面吧?”林逸指了指宋凌珊衆人道。

    “這個倒是不用,我今天來正想跟師叔祖商量一下呢,昨天我和其他門派高層開會討論過了,您帶來的這些弟子都是天資縱橫之輩,只是派一個入門導師過來教授入門基礎的話,未免太過浪費人才,所以決定還是特事特辦,準備給各位做一個靈根測試,然後根本測試結果每人單獨安排一個對應的入門導師,等到學有所成再由師叔祖您親自教導,您覺得意下如何?”陳東城以一副請示的口吻道。

    林逸聞言同宋凌珊衆人相視一眼,一時沒弄明白對方的居心,老實說,這樣的安排堪稱周到,如果沒有被軟禁在這裡的話,他們肯定會一口答應,但是現在麼,就得好好想想背後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了。

    “聽起來還不錯,不過還得跟他們每一個人好好商量過才行。”林逸說道。

    “無妨,反正打造身份腰牌也得三天時間,衆位有足夠的時間考慮。”陳東城也不逼迫,隨即又道:“哦對了還有另外一件事,師叔祖您之前給了我們完整版的青雲平心訣,對於咱們整個北島青雲門來說這可是天大的福氣。我冒昧代其他高層問一句,師叔祖您是否也能儘快將其他失傳的心法武技給默寫下來,造福我廣大青雲門弟子呢?”

    “好啊。我只要有空,一定儘快寫下來。”林逸應付道。

    “那就拜託師叔祖了。我還有其他門派事務要處理,先行告辭了,改日再來請安。”陳東城當即告退。

    “你們說這傢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看着陳東城離去的背影,吳臣天捏着下巴問道。

    “反正肯定不是好藥。”趙奇壇和趙奇九異口同聲。

    “對對,最討厭這種裝模作樣的大尾巴狼!”應子魚齜牙道。

    “看他這表現,我覺着有點先禮後兵的架勢,先來軟的,軟的不行再來硬的。林逸你說呢?”宋凌珊看得還算比較透徹。

    “沒錯,等他什麼時候耐心耗盡,就要給咱們來硬的了。”林逸點頭道,他能猜到對方所圖的就是自己腦中那些北島青雲門心法武技,至於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企圖,暫時倒還看不出來。

    心法武技林逸可以給,但是什麼時候給具體怎麼給就要自己說了算了,而絕對不會就這麼隨隨便便的給出去,尤其眼下這種情況,那更要好好做做文章了。

    “那咱們怎麼辦?”吳臣天衆人問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讓他們先折騰去。”林逸不以爲意的笑了笑,連天階島都沒能難住自己。到了太古小江湖卻反而束手無策?這可能嗎!

    林逸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這種感覺就像讓一個剛剛參加完高考的尖子生去參加中考一樣,要是連這麼點最起碼的自信都沒有,那他就不是林逸了。

    “那就好了。”衆人笑着點頭,表情一個比一個輕鬆,既然有林逸在,他們還怕個什麼?

    衆人正要各自散去繼續修煉,這時前方忽然冒出一個熟悉的身影,是他們的老熟人。辛易捷。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圈周圍,確認沒有其他人之後。辛易捷這才閃身進來,一臉愧疚的對林逸道:“師叔祖。讓您受委屈了。”

    “沒什麼,話說你怎麼鬼鬼祟祟的?”林逸有些詫異,辛易捷雖然只是金丹初期高手,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出衆的地方,但論地位好歹也是門派長老了,以彼此之前在世俗界的交情,過來探望一下自己這個師叔祖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何必如此鬼祟?

    “沒辦法啊,要是被陳副掌門知道,弟子說不定就得被關禁閉了……”辛易捷苦笑道。

    “爲什麼?”林逸同宋凌珊衆人相視一眼。

    “因爲……”辛易捷有些難以啓齒,讓林逸來北島青雲門是他大力支持的事情,萬萬沒想到他好不容易將林逸衆人請回來之後,居然會是這麼一個情形,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這根本就是坑爹或者說坑爺,實在沒臉來面對林逸衆人。

    “沒關係,好好跟我說一說,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林逸擺了擺手,他並不怪辛易捷,畢竟這種事情顯然不是一個辛易捷就能決定的,他現在需要知道北島青雲門這些高層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雖然他沒什麼可怕的,但是有準備總比沒準備要好。

    辛易捷咬了咬牙,豁出去道:“陳副掌門今早特意召開了一個長老會,他當衆提議,要成立專門的調查小組調查師叔祖您的具體來歷……”

    “查我底細?也就是說他們還不相信我是北島青雲門出身嘍?那你們請我幹嘛來了?”林逸玩味道。

    “呃……”辛易捷汗顏,身爲門派長老他也是有資格列席的,當時聽到這話之後頓時整個人都懵了,好不容易把師叔祖給請回來,第一件事居然不是好好讓師叔祖重新融入門派,而居然是公然提議去查人家的底細,這是人乾的事情嗎?

    “有說怎麼調查嗎?”林逸有些好奇道。

    雖然每一個正經門派都會有歷代弟子名冊,可如今距離太古時期何止千年,經過這麼漫長的時間,期間發生了不知多少動盪和風波,北島青雲門甚至就連最爲基礎最爲重要的青雲平心訣都已變得殘缺不全,就更別說什麼名冊了,就算有那也頂多就是殘本,如何查證他這個便宜師叔祖的確鑿身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