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暫時還沒有,目前只是成立了一個三人調查組,具體調查方法還要進一步討論。”辛易捷苦笑道,事實上在他看來這種調查根本就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不管怎麼說,林逸給出了原版的青雲平心訣,這是不爭的事實,單就這一點就足夠給他這個師叔祖的名分正名了!

    更何況,北島青雲門這些年發展勢頭極爲萎靡,如今太古師叔祖迴歸,對於門派上上下下所有弟子來說都是一劑鼓舞人心的強心針,哪怕單純是爲了士氣考慮,師叔祖的身份也必須不容置疑。

    這麼簡單的道理,陳東城這些人怎麼就拎不清呢!

    “呵呵,這些人是在敲山震虎啊。”林逸一聽就明白了陳東城的居心,對於他這個便宜師叔祖來說,調查組無異於一把懸在頭頂的利劍,若是自己識相呢,那就還是人人景仰的太古師叔祖,而若是不識相,那這把利劍落下來,可就成了一個人人喊打的江湖騙子了。

    林逸絲毫不懷疑對方證明自己是江湖騙子的能力,且不說他本來就算不上貨真價實,即便他真是北島青雲門根正苗紅的太古師叔祖,陳東城也能輕而易舉將他定成江湖騙子。

    “什麼敲山震虎?”辛易捷反而還蒙在鼓中,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沒什麼,對了,既然是要查我,這種時候你難道不該避嫌嗎?”林逸看着他道。

    “我……”辛易捷猶豫了一下,他本身沒什麼野心,在一衆門派長老之中實力也不出衆,這種時候最好的選擇莫過於老實本分裝作看不見,不過還是道:“師叔祖您是弟子大力引薦回來的,我事先真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還有呢。”林逸就這麼看着他,他跟辛易捷接觸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了。知道這傢伙雖然忠厚老實居多,但也有腹黑的一面。如果沒有其他更重要的理由,這傢伙即便再看不過眼,那也多半會選擇明哲保身,而不會冒着風險跑過來向自己通風報信。

    “還有就是……弟子回來之後聽說了一件事情,覺得十分蹊蹺,也許跟師叔祖您有關。”辛易捷欲言又止道。

    “什麼事情?”林逸問道。

    “洪掌門出事了。”辛易捷語氣沉重的說了一句,見林逸無動於衷,連忙補充說明:“當初弟子把您的事情第一次傳回門派之後。門派高層爭議很大,洪掌門和陳副掌門兩派人之間吵得很兇,而洪掌門跟弟子一樣,都是舉雙手贊成迎您迴歸門派的,我本以爲既然最後得出了結論,那肯定是以洪掌門爲主,卻沒想到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說下去。”林逸露出了饒有興致的表情,他不知道其中居然還有這些內情,聽這個意思也就是說,那個素未謀面的洪掌門應該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嘍?

    “我聽說。名義上洪掌門是去外島門派走訪,其實當初根本就沒有出過北島。”辛易捷說道。

    “他們怎麼知道?”林逸有些懷疑,這地方又沒有海關一說。騎上飛行靈獸隨隨便便就出去了,誰能確切知道洪掌門到底有沒有出去?

    “因爲有人曾親眼看到過掌門坐騎的屍體,只不過事後被人滅口,痕跡也被抹除了,但還是漏出了一些風聲。”辛易捷沉重道。

    “你的意思是洪掌門因爲支持我,所以遇害了?”林逸覺得這個邏輯多少有些問題,就算真如辛易捷所說,那個素未謀面的洪掌門是站在自己這一邊,但那頂多就是一個表態問題。而絕不是關係到生死利害的本質問題。

    再者說,想要對付一個門派掌門。那是隨便就能辦到的事情麼?

    “呃,倒也不能完全這麼說。但總歸是有點關係的吧……”辛易捷也知道這個說法根本經不起推敲,但洪掌門就是他的後臺,他當初之所以能夠成爲世俗界歷練的帶隊長老,就是因爲洪掌門在背後大力推薦的緣故,要不然以他平平無奇的實力又怎麼能撈到這種風光差事。

    如今洪掌門出事了,那些原本唯洪掌門是從的高層態度都開始變得曖昧了起來,之前陳東城在長老會上提出要調查林逸身份的時候,居然硬是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反對,這本身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這種事情,其他人可以明哲保身,可以當牆頭草,但是他辛易捷不行啊。

    林逸這個太古師叔祖幾乎就是他一手迎進門來的,天然就已被打上了親近林逸的標籤,這個時候他要是也跟着明哲保身,不僅會被門派上下恥笑,更主要是會極大得罪林逸啊!

    其他人不知道林逸的深淺,還以爲這就是一個築基大圓滿的元神體,可他辛易捷卻要清楚得多,這個太古師叔祖遠遠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絕對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存在!

    所以,辛易捷只能硬着頭皮來找林逸告密,何去何從他自己是拿不定主意了,只能看看林逸這邊會不會有什麼好辦法。

    “現在北島青雲門已經變成了陳東城的一言堂?”林逸若有所思的問道。

    “基本上是吧,他說出來的話現在已經沒什麼人敢當面反駁了。”辛易捷苦笑道。

    “這麼看來,你說的洪掌門有些能力不濟啊。”林逸皺了皺眉,身爲一個堂堂掌門,本就該是其他門派高層追隨的對象,正常哪怕出了變故,那至少也會有一些死忠纔對,結果這位倒好,自己剛一出事麾下這些小弟就直接棄械投降了,尤其陳東城還只是一個金丹中期實力的副掌門而已,評價一句能力不濟都算是好聽的了,說白一點直接就是兩個字,無能。

    “呃……”辛易捷有些汗顏,弱弱的辯解道:“其實也不能完全怪洪掌門掌控不了大局,主要是陳東城的背景實在太深厚了,他們北島陳家乃是北島一直以來數一數二的世家豪門,當初北島青雲門最危難的時候就是靠着他們陳家才能勉強支撐下來,更別說太上長老就是他們陳家的前任家主了,在這北島那可是一呼百應的頂級人物,就是洪掌門也扛不住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