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北島陳家?這麼說門派內部有兩派人了?”林逸愣了一下。

    門派是門派,世家是世家,一般彼此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很少會出現北島青雲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形,因爲這樣不可避免會導致拉幫結派出現,就如眼下的北島青雲門,區區一介金丹中期就能坐上副掌門之位,甚至還能將整個長老會變成他的一言堂,說出去簡直就是笑話。

    “是的,一是陳家派系,這些人要麼就是北島陳家的直系或者旁系血脈,要麼就是跟北島陳家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人數不算很多,但是十分團結,而且實力強勁,代表人物一個是太上長老,另一個就是副掌門陳東城。”辛易捷解釋道。

    連最牛逼的元嬰老怪都是陳家的前任家主,這個陳家派系自然強得一塌糊塗,林逸對此並不意外,繼續問道:“另一個派系呢?”

    “另一個就是本土派系,正常只要是跟北島陳家沒什麼關係的弟子,都被歸爲本土派系,人數佔了絕大多數,但是關係十分鬆散,所以平常還好,可一旦出事就成了一盤散沙,代表人物就是洪子君洪掌門。”辛易捷苦笑道。

    “難怪。”林逸恍然,本土派系本就一盤散沙,如今連代表人物洪子君都出事了,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倒也是情有可原。

    “師叔祖,陳副掌門來勢洶洶,您不得不防啊。”辛易捷小心翼翼道。

    “哦?怎麼防?”林逸看着他道。

    “陳副掌門麾下有整個陳家派系作爲擁躉,一旦他要對師叔祖做點什麼不利的動作,師叔祖您初來乍到,防不勝防啊。”辛易捷看了看林逸的臉色,壯着膽子道:“師叔祖您給了我們原版青雲平心訣,照理來說單憑此一點。身份就已無可挑剔,可畢竟您離開北島青雲門太久了,門派上下對您大多隻有好奇。卻沒有太多的認同感,一旦陳副掌門真的發難。您會十分被動。”

    “說下去。”林逸淡淡道。

    辛易捷有些緊張的嚥了咽口水,慫恿人心這種事情他並不擅長,只是現在被逼到這個份上,他不得不勉爲其難,說道:“是,師叔祖您想要真正在門派內紮根立足下來,需要一羣忠誠的擁躉,而現在洪掌門下落不明。本土派系羣龍無首,正需要您站出來振臂高呼,要不然照這麼發展下去,北島青雲門說不定就得變成北島陳家門了。”

    “你想讓我取代洪掌門?”林逸一臉古怪的看着辛易捷。

    “不不不,弟子並不是這個意思。”辛易捷連忙否認,洪子君剛一出事,他這個小弟就慫恿別人取而代之,他要是真這麼做那就變成徹頭徹尾的二五仔了,慌忙解釋道:“弟子的意思是,之前本土派系在洪掌門的帶領下本就傾向於師叔祖您。所以您這個時候站出來引領旗幟是完全有可能的,而至於洪掌門,弟子必然會不遺餘力去尋找他的下落。若是能找到那自是再好不過,若是找不到……”

    辛易捷話沒有說下去,但意思卻已很明確了。

    林逸嘴角一彎,辛易捷這意思倒是令他想起了劉備託孤白帝城之時,對諸葛亮說的那句話: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對於在北島青雲門跟人勾心鬥角這種事,以林逸的層次當然不會放在眼裡。不過宵小作祟,看這架勢必然要擾得他和宋凌珊衆人不能安生。倒也不妨順水推舟。

    “沒看出來,你的魄力也不小啊。”林逸笑了笑。經過之前的接觸他還以爲辛易捷就是個明哲保身的老好人,沒想到這個時候倒夠果斷的,明知道陳東城要搞自己,他居然還敢跑來向自己告密,要知道人家上頭那可是太上長老,換做其他人處在辛易捷的位置還真未必有這個魄力。

    “師叔祖過獎了。”辛易捷笑出了幾分憨厚,不無緊張的瞅着林逸表情道:“那師叔祖您的意思是?”

    “說實話,你的建議還不錯。”林逸坦承道,不過隨即攤了攤手:“可是我被困在這裡出不去啊,有什麼用?”

    “這個……”辛易捷頓時就懵了,他之前一心就想着勸說林逸,卻獨獨忘了這一茬,林逸衆人從踏進來第一步開始就已被囚禁了……

    “對了,話說你對這個陣法瞭解有多少,說給我聽聽看?”林逸忽然說道,如果能夠弄清楚這個陣法的原理特徵,就算沒有身份腰牌,以他層出不窮的手段說不定也能強行突破,想出就出,想進就進,陳東城再想借此掣肘自己就沒那麼容易了。

    “回師叔祖,弟子雖然說起來也是一個長老,但無論地位還是層次,都不足以窺伺門派內這些重要陣法的核心奧妙。”辛易捷苦笑道。

    “這樣啊……”林逸多少有些失望。

    “不過這個一步登天陣乃是本門最出名的陣法,從弟子入門第一天開始,耳邊就一直聽到這樣或者那樣的議論,因此弟子不敢說知道它的核心奧妙,但多少還是有些瞭解。”辛易捷話鋒一轉道。

    “那你還跟我賣關子?”林逸白了他一眼。

    “呵呵……”辛易捷笑得有點尷尬,依着他謹慎小心的風格,除非證據確鑿,否則一般的道聽途說他是不會隨便亂傳的,這次只不過是不想讓林逸覺得自己太廢,所以才準備硬着頭皮說一些未經證實的傳言而已。

    “一步登天陣,關於這個陣法名字的由來基本上有兩種說法,一種是說數千年前本門曾經有一個籍籍無名的普通弟子,有一次犯錯被罰禁閉,那時這裡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後崖,結果沒想到,僅僅三年之後那個弟子突然橫空出世,一步登天直接就變成了無敵天下的頂級存在,靠着一人之力硬生生讓本門變成了毫無懸念的太古第一門派,那是本門最風光的時期,在那之後這後崖就改名爲登天崖了。”辛易捷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