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林逸並沒有氣餒,一時想不到辦法並不代表就會一直都想不到辦法,換個時間說不定一下子就開竅了,反正暫時還不急,索性先繼續修煉換換腦子。

    三日時間,一晃而過。

    “師叔祖,您這五位弟子的身份腰牌都已經做出來了,就差最後一步,只需注入各自的神識就可以啓用,那樣就能被一步登天陣識別,就能從這裡出去了,我想他們應該都已經決定好了吧?”陳東城笑眯眯的目光落在衆人身上,重點自然是宋凌珊和應子魚。

    兩女亭亭玉立的現代氣質放在太古小江湖可謂獨此一家,就是陳東城這樣的人物也都情不自禁心生迷醉,這已經不是陳久交代給他的子嗣任務了,而是男兒本色。

    結果,宋凌珊衆人冷眼看着他手上那五塊身份腰牌,一個個都無動於衷,絲毫沒有伸手要接的意思。

    “這……”陳東城不由有些尷尬,他本以爲衆人即便不是歡天喜地,那也至少不會抗拒,沒成想居然會這麼冷場。

    下一刻,陳東城的目光就回到了林逸的身上,他知道,這肯定是林逸搞的鬼。

    “師叔祖,咱們之前就說好了的,我已安排好了靈根測試,大家只要領了身份腰牌去測試一下,我就能給他們安排最合適的入門導師,您看這……”陳東城苦笑道。

    “說好了的?”林逸似笑非笑的撇了撇嘴:“不是吧,我怎麼記着我當時的答覆好像是要跟他們商量一下,讓他們自己決定呢?”

    嘁,要不是你在搞鬼,衆人會是這個態度?

    陳東城心下腹誹,臉上卻沒有半點不快的表情。依然滿臉堆笑對着衆人道:“在場沒有外人,說句掏心窩子的話,給大家安排各自最適合的專門導師。這是咱們北島青雲門有史以來第一次!以往哪怕再出衆的天才弟子那也都是一步步熬過來,從來沒有這樣的特殊待遇。爲了表示對師叔祖的尊重和對你們諸位的看重,我這真的已經是十分破例了,機遇難得,諸位可不能平白錯過啊。”

    話說得十分誠懇,不過衆人依舊不買賬。

    “陳副掌門,我就想問一句,你給我們安排的導師有我老大厲害嗎?”吳臣天直言不諱道。

    陳東城看了他一眼,要不是爲了宋凌珊和應子魚。吳臣天這種貨色他壓根連正眼都不會看一眼,不過這時候卻還得裝出一副和藹可親的架勢,解釋道:“既然破格,那就破格到底,我這次給你們安排的導師都是門派長老,也就是說至少都是金丹期高手,論資歷雖然沒有師叔祖這麼德高望重,但是實力絕對沒有問題。”

    言下之意,林逸只不過是築基大圓滿,那些金丹期長老自然要壓過林逸一頭。

    林逸聽了這話倒沒在意。不過應子魚卻不高興了,撇嘴道:“金丹期又怎麼樣?你們連青雲平心訣這樣的入門心法都是山寨版的,根本沒有林逸哥哥來得正宗!”

    “確實。授徒不是打架,要看的並不單純是實力強弱,而要看對於心法的理解和體悟,這方面恐怕放眼整個北島青雲門也找不出人比林逸更在行吧?”宋凌珊跟着說道。

    “就是啊,而且真要說實力的話,別看我老大隻是築基大圓滿,但連雪劍鋒都能一個耳光擺平,金丹期算個啥。”趙奇壇和趙奇九雙雙面露不屑。

    雪劍鋒?那不是才築基大圓滿嗎?

    陳東城愣了一下,雪劍鋒晉升金丹乃是到了世俗界加入中心之後的事情。至於達到金丹大圓滿則更是往後了,消息根本就沒有傳開。再加上辛易捷在昨日的例行彙報中也沒有特意提到這些事兒,對此他是毫不知情。甚至還覺得趙奇壇兩人的說法十分可笑。

    雪劍鋒確實號稱是太古聯盟築基第一人,但那也就是築基層次,林逸能夠打過他雖說不簡單,但也說明不了什麼,就算再強的築基期高手,跟真正的金丹期高手之間有什麼可比性嗎?

    陳東城對於其他人的話都不屑一顧,但是宋凌珊的話,卻是讓他無法反駁,不僅原版青雲平心訣是林逸給的,接下來還有許多其他心法指望林逸寫出來,要說對於正宗心法的理解,他還真不敢說有什麼人能夠壓過林逸一頭,畢竟人家纔是正版。

    “我當然不是懷疑師叔祖的能力,其實主要是怕師叔祖沒有時間,畢竟師叔祖還要謄寫心法,這是咱們北島青雲門的頭等大事,耽誤不得啊。”陳東城只得道。

    “你錯了,我時間多得是。”林逸隨口道。

    “哈?”陳東城不由噎住。

    “謄寫修煉心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爲這個我必須好好回想清楚才能寫出來,否則要是有半點疏忽,哪怕只是寫錯一個字都可能後果不堪設想,所以我中間經常要換換腦子清醒一下,正好可以指點他們的修煉,時間不是問題。”林逸說道。

    如果在這之前,他其實並不介意讓宋凌珊衆人去接受一番太古本土的入門修煉,但是現在明知道對方居心不良,那就不能放任宋凌珊衆人出去了,否則很容易變成對方的人質。

    “這……”陳東城頓時詞窮,他現在是有求於林逸,不敢當場翻臉,所以只能絞盡腦汁想一些看似合理的藉口,可現在林逸壓根不接招,這可如何是好?

    “靈根測試的事情以後再說吧,不過身份腰牌可以留下,我想陳副掌門應該不會有什麼意見吧?”林逸努嘴指了指對方手上的身份腰牌。

    這東西肯定是要的,就算他自信以後能夠破解這個一步登天陣,那也只能是自己脫困,總不可能完全將整個陣法都給毀掉,宋凌珊衆人想要走出這裡,還是得靠身份腰牌才行。

    “這個當然,本來就是給大家準備的,作爲咱們北島青雲門的弟子怎麼能少了最重要的身份腰牌。”陳東城面上還在強笑,心中卻在吐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