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本來是要空手套白狼的,這下倒好,兩手空空不說還反被套走了五塊身份腰牌,關鍵這還是理所當然的要求,他連一句阻攔的話都不能說,只能乖乖應下。

    “那就多謝陳副掌門了。”林逸笑着接過五塊身份腰牌,隨手分給宋凌珊衆人。

    “不客氣,謄寫心法的事情還請師叔祖多多費心,我還有事,先行告辭。”陳東城此刻心裡鬱悶得很,一刻都不想多留,當即匆匆離去。

    “嘖嘖,這一鼻子灰碰的,偷雞不成蝕把米啊!”吳臣天跟宋凌珊幾人相視一笑。

    “好了,先試一試身份腰牌吧。”林逸剛纔接過手的一瞬間就已探查過身份腰牌的內部結構,發現基本上就是一個具備辨識機制的微型法陣,應該沒什麼貓膩,不過到底能不能用還得試過再說。

    “好!”吳臣天興致勃勃,搶着第一個開始試驗,照着陳東城剛纔說的對着身份腰牌注入神識,身份腰牌隨之多了幾分亮芒,這就算正式啓用了。

    在衆人注視下,吳臣天當即邁步朝外面走去,而後,果然毫髮無損的輕鬆穿過了一步登天陣。

    “老大,這玩意兒還真管用,你也試試看。”吳臣天跑回來興奮的將身份腰牌遞給了林逸。

    “沒用的,這裡面已經殘留了你的神識痕跡,就像是獨一無二的神識指紋,除了你自己,別人誰也用不了。”林逸搖頭道。

    “那我們這些呢,這些可都沒用過。”宋凌珊連忙將自己的身份腰牌遞給林逸。

    現在這種處境。林逸若能夠自由出入這裡,遠比他們這些人要有價值得多,事實上以衆人這點實力就算有了身份腰牌也不敢輕易出去。生怕落入陳東城的圈套。

    “也不行,它這裡面的陣法所能承受的神識強度十分有限。估計專門就是給新人弟子準備的,也就你們可以用一下,要是注入我的神識,陣法絕對立馬崩潰。”林逸苦笑了一聲,陳東城既然敢輕易就把身份腰牌給過來,自然早就想到了這一點,畢竟都不是傻子。

    “好吧。”衆人不禁有些失望,只得悻悻收起身份腰牌。各自散去繼續修煉。

    另一邊,從登天崖出來,陳東城再次去了山頂。

    “出師不利?”陳久瞥了一眼他的臉色淡淡道。

    “是,孫兒提了一個十分優渥的條件,準備給他帶來的那五個弟子專門配一個金丹期長老作爲入門導師,結果林逸讓他們收下了身份腰牌,卻託辭說要他親自指導,讓我白忙活一場。”陳東城苦笑道,他能爬到今日的地位主要就是靠心機,沒成想居然碰了一個灰頭土臉。實在讓他有些擡不起頭。

    “你啊,平時心計用太多,本來挺簡單一件事兒。愣是被你自己複雜化了。”陳久失笑道。

    “複雜化?”陳東城一愣,他是聽了陳久的建議說要分而化之,所以自然而然就想出了這麼一個看似周到的主意,並沒有花太多心思,他自己倒是沒覺得有多複雜,因爲他早已習慣了每下一個套都要用一番冠冕堂皇的說辭。

    “難道不是麼?只不過是討要兩個女弟子而已,一句話的事情,哪裡用得着費這麼多口舌。”陳久不以爲然道。

    “這個人家名義上好歹也是便宜師叔祖,孫兒要是直接跟他討要宋凌珊和應子魚兩女。他肯定一句話就給頂回來了,不能那麼直接吧?”陳東城懷疑道。

    “老夫只是讓你把事情簡單化。又沒說讓你不用腦子?”陳久搖了搖頭,見對方還是沒有開竅。只得直說道:“你去跟他說,就說老夫座下缺兩個能夠端茶倒水打掃衛生的女弟子,只要把那兩個女的送上來,老夫可以抽空親自教導,他區區一個築基大圓滿,難道還能比得過老夫不成?”

    “對啊!”陳東城頓時眼睛大亮,今兒林逸衆人拒絕他提議最核心的理由,就是別人對於心法的理解沒有林逸自己來得正宗來得深刻,這話對門派內那些金丹期長老講一講,一時倒還真不好反駁,但是如果陳久親自出面,那就完全是兩碼事了。

    他林逸再怎麼自詡正宗,就算說破天去終究也還是築基大圓滿,而自己這邊可是太上長老,那是站在整個太古小江湖頂層的元嬰老怪啊,怎麼比?

    更何況,能夠得到元嬰老怪的親自指點,那幾乎是所有弟子夢寐以求的殊榮,陳東城相信只要把這個誘餌拋出去,但凡是個人都得迫不及待自願上鉤,就算林逸也別想攔住宋凌珊和應子魚!

    陳東城當即興匆匆的重新來到登天崖,此時宋凌珊衆人都還在修煉,外面就留了林逸一人。

    “你怎麼又來了?不說有事麼?”林逸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道。

    “不瞞師叔祖,剛纔確實是有事,照規矩我們每月都要定期向太上長老彙報一下情況,眼下洪掌門外出不在,所以這事兒只能交由在下代勞。”陳東城笑道。

    “哦?”林逸聽得嘴角一彎,似笑非笑道:“我怎麼記着陳副掌門幾天前還跟我說太上長老在閉關呢,這麼快就出關了?”

    “呃,是的。”陳東城頓時有些汗顏,剛纔聽了陳久的辦法太過興奮,他倒是忘了還有這一茬,連忙補救道:“太上長老剛剛出關,我也是今早纔得到的消息。”

    “那我是不是可以去見一見太上長老了?既然太上長老已經出關了,那我的身份腰牌也該可以定下來了吧?”林逸順勢說道。

    “這個恐怕還不行,太上長老出關是出關了,但還需要一段時間恢復元氣,只是因爲他老人家十分牽掛門派事務,所以我才冒昧打擾,師叔祖您跟他老人家的會面恐怕還得延後一段時間,另外關於您身份腰牌的事情也不是太上長老一個人說了算,同時還需要洪掌門在場,所以這個也得他回來再說。”陳東城急中生智推脫道。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