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每一個元嬰老怪都是各自門派的戰略威懾,一旦他們的實力有所突破,受益的不僅僅是他們自己,甚至就連整個門派地位都會隨之提升,如果陳久能夠成爲大帝那樣的傳奇存在,北島青雲門就能重新回到最輝煌的時代。

    陳久的野心,絕非一般人能夠理解,這是他活着的信念,爲此可以不擇手段。

    “老祖宗,咱們現在怎麼辦?”陳東城接連碰壁之後已經沒了主意,當然,他也知道在陳久面前自己並不需要有太多的主意,基本上無論陳久怎麼說,他只要照做就行了。

    陳久沉吟了一下,擺了擺手道:“先不管他,其他都是小事,原版的心法武技才最重要,先讓他寫,等他寫完了再隨便找個由頭弄死他,北島青雲門有我一個太上長老就夠了,不需要再多一個太古師叔祖。”

    “這個好辦,孫兒已經讓人開始調查,到時只要捏造一個調查結果將他定爲江湖騙子,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將他處死,沒人能說半句閒話。”陳東城點頭道。

    只要林逸一死,剩下的宋凌珊和應子魚還不是由他擺弄?不過就是多等幾天而已,這點耐心他還是有的。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宋凌珊衆人都在潛心修煉,而林逸每天除了修煉元神之外,還會抽空寫一些心法武技。

    林逸當然知道陳東城和他背後的太上長老就在等着這東西,當心法武技全部寫出來之後,自己對他們來說就沒什麼利用價值了,到時候唯一的結果就是兔死狗烹。

    不過,林逸仍然沒有在這方面故意藏私,畢竟這不是隻給陳東城和太上長老看的。如果他故意寫漏或者寫錯,受害的將是整個北島青雲門的弟子,其他人是無辜的。

    當然。林逸既然敢這麼做,自然就已做好了相應的打算。他又不傻。

    修煉元神,謄寫心法武技,除此之外林逸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研究勾魂手,如今勾魂手已經變成了他最重要的元神手段,但是他卻發現一個極爲尷尬的事實,自己的勾魂手看起來很牛逼,可其實根本就沒什麼用……

    人家西山老宗用勾魂手,目的是爲了把元神弄出去之後。留下完整的軀體給他煉製各種傀儡,而至於九嬰,將元神勾出來是爲了進行元神吞噬,但是林逸能幹什麼?

    首先,他從來就沒有吞噬元神的打算,其次,他也不會將軀體煉成傀儡,而一旦勾魂手將元神放了之後,元神自然而然就會回到身體裡去,這麼一看除了像當初對付雪劍鋒那樣用來唬人之外。壓根就沒什麼實際用處。

    思來想去,林逸忽然有一天腦洞大開,要是將勾魂手跟玉佩空間結合起來。那會是一個什麼效果?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玉佩空間是可以將人的元神收進去的,但有一個最起碼的前提,那就是這個人對林逸必須足夠信任,最起碼也得是端木玉這樣同生共死過的交情纔有可能,除此之外,那就不行了。

    哪怕林逸有這個意願也不行,前提必須是人家信任你,元神自願跟着你走。

    可如果不是自願呢?

    現在有了勾魂手。林逸完全可以強行將人家的元神給拘過來,而元神本身又算不上是正兒八經的生物體。理論上就算是不是自願,那也完全可以強行收入玉佩空間。

    而一旦元神被拘入玉佩空間。那可就是林逸說了算了,除非林逸點頭,否則就算滅不了它,那也絕對可以關它一輩子,關到它毫無脾氣爲止。

    雖然拘禁跟吞噬完全是兩碼事,但就對敵效果來說,本質上並沒有任何區別,如此一來,勾魂手就相當於憑空進化成了元神拘禁,這可是一個新絕招啊!

    這個奇思妙想讓林逸極爲興奮,可惜眼下沒有可供試驗的目標,宋凌珊衆人本就對他絕對信任,就算沒有勾魂手也會自願進入玉佩空間,而登天崖這裡又不可能隨便進來外人,除了時不時就要來看看情況的陳東城。

    要不拿這位陳副掌門做個試驗?

    林逸最終還是按捺住了這個蠢蠢欲動的念頭,眼下他還沒有面對元嬰老怪的足夠把握,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還不想跟對方完全撕破臉,要不然將那位太上長老給惹出來就不太好收場了。

    半個月之後,林逸謄寫心法武技終於告一段落,陳東城當即迫不及待就把心法武技給要走了,不過這傢伙並沒有第一時間翻臉,而是將林逸謄寫的心法武技全部送到了陳久的手上,裡面到底有沒有問題,只有讓這位身爲元嬰老怪的老祖宗親自過目之後才能確定。

    “不錯,可以了。”陳久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拿着林逸謄寫的心法武技,開始一字一句仔細對比研究,他很期待能夠從中領悟出一些前所未有的收穫。

    而陳東城則是心情大好,當即就下山開始着手佈置,他很清楚,陳久說的不錯是針對心法武技,而後面這句可以了則是針對林逸。

    登天崖,辛易捷慌慌張張的闖了進來,一見林逸就急忙告密道:“師叔祖不好了,陳東城剛剛當衆宣佈您身份是假的,要對您動手了!”

    “哦?他怎麼宣佈的?”林逸非但不慌不忙,反倒還來了興致,他倒是很有興趣瞭解一下對方到底用什麼證據證明自己是個冒牌師叔祖的。

    “他說調查小組已經徹查了北島青雲門現存所有的弟子名冊和門派記事錄,其中根本就沒有您這麼一號人物,連半點蛛絲馬跡都找不到,所以基本可以肯定您身份是假的,除非您自己能夠拿出足夠有力的證據,否則這事兒就這麼定案了。”辛易捷着急道。

    他已經不遺餘力找了整整半個月,卻死活找不到有關洪掌門的半點確切消息,就連最起碼的死活都還無法確定,所以他現在的希望基本上都已寄託在了林逸身上,要是林逸被陳東城整垮,那麼接下來該被清算的就是他辛易捷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