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們雖然不少都是陳東城的嫡系,如果陳東城一聲令下,哪怕林逸再強,他們也絕對會毫不猶豫跟林逸拼命,但問題是,現在連領頭的陳東城自己都生死不明瞭,羣龍無首這還怎麼搞?

    尤其林逸的勾魂手對他們來說那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對於未知的東西,人類一向充滿了恐懼,就算是他們這些金丹期高手也不例外。

    這時,同樣被震驚的辛易捷第一個反應過來,清了清嗓子站出來說道:“大家聽我一句,原版的青雲平心訣大家都見過了,是真是假相信不用我說,而就在剛纔不久陳副掌門還剛從師叔祖這裡拿走了其他的原版心法武技,不出意外應該拿去給太上長老過目了,如果真是假的,相信早就當衆公佈了,可現在卻隻字不提,這說明什麼?”

    衆人不禁沉默,這種事情其實根本不用辛易捷說,是真是假他們心裡都明白得很,只不過屁股決定腦袋,他們必須要跟着陳東城混罷了。

    “事實已經很清楚了,如果說給了這麼多原版心法武技的師叔祖都還是假的話,我想這天底下也沒什麼是真的了。”辛易捷沉聲說道,當衆說出這番話他需要不小的勇氣,因爲一旦陳東城醒過來,亦或者風聲傳到太上長老的耳中,他的下場都絕對不會太好。

    但是,林逸的神奇表現給了他足夠的底氣,他辛易捷一貫以來確實是謹慎第一,但真到了該押寶的時候,他未嘗就沒有孤注一擲的勇氣。

    一番話,說得衆人啞口無言,他們不是不敢反駁,而實在是不敢當着林逸的面反駁。陳東城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鑑,風險太大。

    “大家都散了吧。”辛易捷最後說了一句。

    衆人相視一眼,最終只能默默擡着陳東城相繼散去。論實力論地位,辛易捷都遠遠不是在場最高的那一個。但卻是此時此刻最有話語權的那一個,誰讓人家選對了站隊呢!

    從登天崖出來,幾個陳家派系的金丹期高層相視一眼,二話不說擡着陳東城就往山頂去了,誰也摸不清楚林逸的底細,現在這種情況唯一能夠收場的就只有太上長老了。

    當衆人擡着陳東城來到山頂的時候,陳久還在屋中研究林逸剛寫完的心法武技,此時興致正濃。因爲他發現果然跟自己預料的一樣,兩相對比雖然不能令他短時間內直接更上一層,但卻足以大大加深他對心法武技的理解和感悟,受益匪淺。

    感知到外面有動靜,陳久頭也不擡,皺着眉頭道:“老夫說過了,下面的事情你自己處理,不用事事都來跟我彙報。”

    衆人不禁面面相覷,沒有經過太上長老的許可就冒然上來,他們其實是破了規矩的。只不過眼下情況特殊,他們不得不這麼做罷了,此時聽了陳久的話頓時有些進退兩難。

    這是走啊?還是不走啊?

    正在衆人猶豫的時候。陳久終於反應過來有些不對了,一道人影當即從屋中閃了出來,下一刻便出現在生死不知的陳東城面前。

    給陳東城仔細檢查了一番,陳久頓時大驚失色,他堂堂一個元嬰老怪居然愣是看不出來陳東城到底出了什麼狀況,只能隱約察覺到對方身上似乎沒有了元神。

    但是,好好一個人怎麼會沒有元神?

    “到底怎麼回事,一字一句說給我聽,不準有半句遺漏。”陳久的臉色極其難看。他能猜到這必然是林逸的手筆,可是在此之前。他完全沒有想過林逸居然擁有如此手段!

    聽完這幾個金丹期高層你一言我一語的描述之後,陳久的臉色已經黑成了鍋底。說了一大堆沒用的屁話,這幫人說到底根本就不知道陳東城身上發生了什麼,因爲事發突然,他們甚至都沒能準確感知到勾魂手的出現,總結起來就只有一句話。

    陳東城被林逸看了一眼,然後就躺下了。

    “一個金丹期高手只被人看了一眼,就變成了現在這副半死不活的德行,這種鬼話你們居然也說得出口?那個林逸真要是這麼可怕這麼逆天,他還會被區區一步登天陣困住?”陳久氣得暴跳如雷,這些人爲了推諉責任,簡直都快把林逸給說成神仙了,真特麼一羣廢物!

    “太上長老息怒!”衆金丹期高層連忙跪下,一個個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哼!”憤怒歸憤怒,但陳久並沒有就此失去方寸,衆人的描述雖說一塌糊塗,但至少還可以總結出來一點,林逸所用的手段已經超出了他們這些金丹期高手的認知!

    也就是說,對方絕非是單純的築基大圓滿元神,自己之前還真是小瞧他了。

    陳久冷靜下來之後,看着地上人事不知的陳東城,不由陷入了深思。

    身爲站在太古小江湖頂層的元嬰老怪,無論實力還是眼界,陳久都是一等一的存在,但是面對眼下這個情形他卻是束手無策,連陳東城到底中了什麼邪門手段都不知道,他怎麼解救?

    如果換做其他人,植物人也就植物人,陳久根本不會放在心上,但陳東城不一樣,這可是他費盡心血扶植起來的北島陳家接班人啊,本就已經人才凋零,這要是再把陳東城給搭進去,北島陳家可就真的前途堪憂了。

    “你們說說看,這事兒該怎麼辦?”陳久瞥了跪在地上的衆金丹期高層一眼。

    此話一出,衆人情不自禁面面相覷,心下頓時越發驚駭,聽這話的意思居然連太上長老都解救不了陳東城?

    “依弟子愚見,解鈴還須繫鈴人。”一個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小心說道,此人名爲路平安,實力金丹後期,在一衆金丹期高層之中算是陳東城最得力的臂助。

    除此之外,路平安還有另外一重特殊身份,他是陳久的親傳弟子,若非如此他也不敢在陳久面前冒然開口。

    “說下去。”陳久看了路平安一眼,淡淡的說道。

    “是……”路平安猶豫了一下,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