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弟子以爲無論他林逸是個什麼樣的強大存在,既然號稱是咱們北島青雲門的太古師叔祖,那麼就絕不敢輕易跟咱們鬧翻,否則無論他身份是真是假,都將成爲本門的死敵,這一點相信他很清楚。”路平安這話倒不算是自欺欺人,畢竟在掌門洪子君失蹤之後,陳家派系如今儼然已經變成了北島青雲門的核心勢力,一旦跟陳家派系徹底撕破臉,那就等同於跟整個北島青雲門開戰,那個後果誰都承擔不起。

    “這不已經撕破臉了嗎?”陳久看了他一眼。

    “是,但還不算完全撕破臉,陳副掌門的狀態雖然令人十分擔心,可畢竟還沒有死,不是麼?”路平安的語氣畢恭畢敬。

    “你的意思是他給自己留下了餘地?”陳久微微點了點頭,剛纔有點被憤怒衝昏頭腦,現在冷靜下來仔細一想,還真就是這個道理,林逸既然有手段將陳東城弄成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那麼如果他想要殺死陳東城,必然更加易如反掌,而他卻沒有這麼做,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不錯,如果弟子沒有猜錯的話,他這麼做其實就是爲了向師父您傳遞一句口訊。”路平安說道。

    “什麼口訊?”陳久問道。

    “他想跟您談談。”路平安恭敬道,剛纔他還沒想明白具體是個什麼情況,但此時此刻回過神來,他倒是已經看得很清楚了。

    很明顯,林逸就是在拿陳東城做餌,逼迫陳久這個太上長老親自現身,若是談好了,陳東城應該還會有救,若是沒有談或者談崩了。那陳東城自然也就沒救了。

    “有意思,那你覺得爲師應不應該跟他去談呢?”陳久面帶深意的看着路平安。

    “這個……”路平安猶豫了一下,隨即堅定道:“依弟子之見。不該談。”

    “不談?那東城不就沒救了麼?”陳久的目光一下子變得尖銳起來,幾乎刺得路平安心神失守。他在懷疑對方的居心!

    誠然,路平安是他爲數不多的親傳弟子,但在他的心目中地位跟陳東城遠遠無法相提並論,哪怕親傳弟子那也只是外姓人,而陳東城身上卻承載着他北島陳家的幾乎所有希望,怎麼比?

    有陳東城在,像路平安這些弟子哪怕實力再強能力再突出,那也註定只能成爲綠葉。但是如果陳東城死了,那對他們來說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北島陳家內部已經找不出第二個陳東城,心灰意冷之下,陳久很可能轉而在麾下弟子之中找出一個合格的接班人,而其中最有希望的,就是他路平安。

    太古小江湖中,對於宗族的概念要大過於師徒,這一點倒是和天階島不同,而是和世俗界的觀念類似。

    “師父息怒,弟子對您老人家和陳副掌門的一片赤誠之心天地可鑑。只是從大局考慮,師父確實不能親自出面,因爲那樣只會讓林逸得逞。”路平安連忙道。

    陳久沉默了片刻。就這麼眯眼看着路平安,而路平安爲了表示自己沒有異心,只能硬着頭皮選擇與其對視,哪怕背後冷汗直流也不敢挪開半分。

    終於,陳久的目光柔和了下來:“起來說話。”

    “是。”路平安總算鬆了一口氣,其他那些一起上來的金丹期高層也跟着站了起來,結果卻被陳久瞪了一眼,一個滾字便將他們集體打發。

    “說說你的想法。”陳久淡淡道。

    “依弟子之見,師父您一旦親自出面。那就徹底沒有了轉圜餘地,如果您跟林逸沒有談攏。當面撕破臉的話第一個遭殃的就是陳副掌門,而如果您沒有跟他當面翻臉。那麼必然就會傳出風聲,讓人以爲您已經親自確認了他太古師叔祖的身份,到時候再想翻案對付他可就師出無名了。”路平安分析道。

    “可如果老夫不出面,遭殃的不還是東城麼?”陳久皺了皺眉道,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力保陳東城不能有失。

    “所以,弟子的看法是咱們可以跟他談,但是,師父不能親自出面,而應該另派一個人去跟他談,這樣無論結果如何都還有個進退餘地,等試探清楚對方的態度之後再做決定也不遲。”路平安提議道。

    陳久沉吟片刻,最終決定道:“好,那就派你去跟他談,想辦法摸清他的底線,記住,無論如何都不能傷及東城性命!”

    “弟子領命!”路平安心下一喜,他不惜冒險站出來提議,就是爲了爭取這個表現立功的大好機會,無論結果如何,只要他好好表現都必然能在陳久心目中佔據一個更加重要的地位,而若是陳東城最後真的無可救藥,那他大展宏圖的機會可就來了。

    看着路平安下山離去的背影,陳久微微嘆了口氣,看了看地上人事不知的陳東城幽幽道:“可惜是個外姓人啊……”

    來到登天崖,此時辛易捷早已被林逸打發出去籠絡人心了,一步登天陣內就只有他自己和宋凌珊幾個人,見到路平安的身影之後,應子魚頓時睜大了眼睛:“林逸哥哥你還真會神機妙算啊!”

    “這算什麼神機妙算?只要那位太上長老不是傻子,應該都會派人來找我談,區別只在於找誰而已,行了,你們幾個都回去修煉吧,不用理會這些狗屁倒竈的破事。”林逸笑着揮退衆人。

    “弟子路平安見過師叔祖。”路平安鄭重其事的行禮道。

    “哦?這麼說你們又承認我是師叔祖了?”林逸不由笑了。

    “師叔祖說笑了,您的身份是真是假目前還尚未能夠定論,不過以弟子的立場來說,但凡您有萬分之一機會是真的,弟子也必須把您當成貨真價實的師叔祖,不敢有半點不敬。”路平安不卑不亢道。

    “呵呵,你倒是挺會說話。”林逸打量了他一眼,隨即問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啊?”

    “弟子是爲陳副掌門而來……”路平安小心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