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副掌門行事衝動衝撞了師叔祖,此事已被太上長老知曉,太上長老極爲震怒,已經決定要親自嚴懲陳副掌門,不過如今洪掌門外出未歸,門派上下事務繁雜不可沒有主事之人,希望師叔祖您大人有大量,爲了門派考慮先放陳副掌門一馬,讓他親自向您賠罪,您覺得意下如何?”說話的同時,路平安仔細盯着林逸的每一個表情,生怕錯過任何一個有用的信息。

    “這是太上長老的意思?”林逸斜眼看着他道。

    “是。”路平安點頭道,如果說是他自己的意思,他相信對方壓根就不屑於跟他談下去,因爲根本就毫無意義。

    結果,林逸的反應令他大跌眼鏡:“既然是他的意思,爲什麼他自己不來談?”

    “……”路平安一時被噎得無言以對,這傢伙不按道理出牌啊,正常說到這一步不應該很清楚自己就是一個傳聲筒了,給彼此都留下一點回旋餘地不好嗎,難道非得一上來就得王見王?

    真要是一上來就王見王了,你林逸也不一定就能得到什麼好處吧,萬一太上長老跟你當場翻臉呢,你怎麼辦?

    “師叔祖,依弟子之見,您跟太上長老的會面應該不急於一時,在您二位達成一定的默契之前,還是由弟子代爲跑腿比較妥當吧?”路平安定了定神正色道。

    雙方想要坐下來談,那至少也得先確認彼此雙方都有談判意向才行,要不然見了面一言不合直接就掀桌子,那還談個屁!

    林逸斜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的意思是我先跟你談了,你把條件轉述給太上長老。然後再由他來決定要不要接受,你再跑過來跟我講條件,是這個意思吧?”

    路平安張了張嘴想要修正一下。不過最後還是點了點頭,他就是這個意思。糾正字眼頂多也就是讓話變得不那麼難聽而已,本質上不會有半點改變,而且他也已經想明白了,跟林逸這種人把場面話說得再漂亮也沒有用,因爲人家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

    “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一件事?”林逸忽然笑了。

    “什麼?”路平安一愣。

    “現在的情況不是我有求於你們,而是你們有求於我啊,不是嗎?”林逸好整以暇的咧着嘴道。

    “這個……”路平安皺了皺眉,沉聲道:“確實。陳副掌門的狀態很讓人擔心,太上長老希望師叔祖您能夠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陳副掌門一馬,不過話說回來,站在師叔祖您的立場來說,恐怕也是不讓陳副掌門真的出事才比較好,不是嗎?”

    “呵呵,站在我的立場不過就是清理門戶而已,你想太多了。”林逸無所謂道。

    “……”如果不是揹負着陳久交代給他的任務,路平安真的不想留在這裡浪費口舌。這傢伙根本就沒有半點談判的覺悟和誠意,完全一副針插不入水潑不進的滾刀肉架勢,這能談出個什麼鬼來?

    “師叔祖難道真的打算跟整個北島青雲門撕破臉嗎?”路平安被逼無奈只能挑明道。這種話本不應該出現在一場談判之中,當它出現的時候,基本也就距離談崩不遠了。

    “你猜。”林逸的回答簡直不負責任到讓人吐血。

    路平安都快瘋了,不過還是隻能硬着頭皮說下去:“我猜師叔祖不會,因爲這樣對您還有跟着您一起來的這些世俗界弟子沒有任何好處,就算不爲您自己考慮,您也應該替他們考慮,不是嗎?”

    “難道太上長老已經準備把主意打到他們身上去了?”林逸反而咦了一聲,似笑非笑道:“太上長老好歹也是堂堂的元嬰期高手。沒想到行事作風這麼別具一格?”

    說是別具一格,其實就是卑鄙無恥了。

    “這個……”路平安不由噎住。就算真是陳久的意思,這種鍋也不可能讓陳久來背。連忙補救道:“師叔祖不要誤會,太上長老並沒有這方面的意思,包括我們也是一樣,只是凡事總要考慮得周全一些,不是麼?”

    “既然沒這個意思那你扯個什麼勁啊,害我虛驚一場,還以爲太上長老這就要對他們下手呢。”林逸沒好氣道。

    “……”路平安真想一句虛驚你妹甩在他臉上,話都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明擺着就是這麼個意思,強行裝作聽不懂也真是沒誰了,還能不能愉快的談判了?!

    “你還留在這兒幹嘛?還不趕緊把我的意思轉述給太上長老?”林逸催促道。

    “啊?”路平安再次傻眼,這什麼都還沒談呢,站在談判的角度來看根本連熱場都算不上,怎麼就結束了?話說回來,你到底表達什麼意思了?

    “啊什麼啊,我可沒工夫跟你浪費時間,下次記清楚了,真要談就讓太上長老自己來談,否則恕不接待。”林逸說得直截了當。

    話說到這個地步,就是路平安臉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只能訕訕告辭離去。

    回到山頂,聽完路平安灰頭土臉的彙報之後,陳久本就陰沉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老夫讓你去是試探林逸的底線和態度,你這試探出什麼來了?”

    “弟子慚愧。”路平安一臉的羞憤,真要說起來其實不能怪他辦事不力,實在是對方林逸的路子實在太野,從頭到尾突出一個不安套路出牌,這怎麼搞?!

    “哼,那你自己說說看,接下來怎麼辦,難不成還真讓老夫親自出面不成?”陳久冷哼道。

    “那肯定是不成的,不到最後一步,師父您絕不能輕易出馬,否則就真的被他牽着鼻子走了。”路平安搖了搖頭,沉吟道:“弟子這一次雖然是灰頭土臉,不過仔細回想一下,倒也不能說是一無所獲,至少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他並不想真的跟咱們撕破臉,要不然弟子直言問他的時候,他就不會避而不答了。”

    “這一點早就料到了。”陳久皺了皺眉,心道這林逸想翻臉也不可能的,如果翻臉了,那就一輩子呆在登天崖好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