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其實還有另外一點,林逸雖然不願意直接跟弟子談,但這並不代表他就真的一定要逼着師父您親自出面跟他談,畢竟需要回旋餘地的不僅是咱們,站在他的立場也是一樣。”路平安分析道。

    “然後?”陳久示意他說下去。

    “弟子認爲,林逸肯定也有要求,肯定也想跟咱們談,只是他不願意就這麼跟弟子談,一是覺得太被動,二是覺得太跌份,說不定他也在找一個能夠出面談判的傳聲筒。”路平安說道。

    “誰?”陳久問道。

    “辛易捷。”放眼北島青雲門的所有金丹期高層,唯一能夠跟林逸說得上話,並且能夠搏取林逸信任的也就只有這一個了。

    “好,那你去找他。”陳久眼中閃過一絲厲色,這次事情之後,不用想也知道辛易捷將是一個死人了。

    當路平安找上門來的時候,辛易捷還在想方設法拉攏其他金丹期高層,他知道現在是人心向背的關鍵時期,多一個支持者就能多一分聲勢,就能多一分勝算。

    驟然看到路平安這個陳久的親傳弟子,辛易捷頓時血都涼了,第一反應就是事情敗露,太上長老準備拿自己開刀了!

    而當他聽明白對方的意思之後,不禁有些發愣,聽路平安這個意思,太上長老是準備跟林逸平等談判了,路平安和自己就是彼此雙方的談判代表?

    這種事情辛易捷自己當然不敢擅自答應,聽明白路平安的意思之後,連忙跑去登天崖請示林逸。

    “既然他們想談,那就談唄,反正我們也不會有什麼損失。”林逸隨口答應道。

    “那……怎麼談啊?”辛易捷弱弱道。

    “扯皮你不會?”林逸看了他一眼。

    “扯皮?”辛易捷眼睛有些發直,愣愣道:“師叔祖。咱們談判總有個目標吧,難道扯皮就是咱們的目標?”

    “對,扯皮就是咱們的目標。隨便他怎麼談都行,你要做的就是一件。不反對不答應,總而言之就是扯皮,等把你自己扯暈了你就算成功了。”林逸說道。

    “爲……爲什麼?”辛易捷一時沒弄明白林逸的意思,既然從一開始就只是爲了扯皮而扯皮,那還有什麼意義啊?

    “兩個理由,第一,現在半死不活的是陳東城而不是我們的人,所以應該着急的是他們。我們完全沒有着急的理由,談判這種事從來都是誰急誰吃虧,你等着看吧,等扯皮扯久了,他們絕對會沉不住氣,到時候纔是我們的機會。”林逸點撥道。

    “是是。”辛易捷連連點頭,而後又問道:“那第二呢?”

    “第二就是你嘍。”林逸看着他道。

    “我?”辛易捷一臉的莫名。

    “我來問你,你這陣子去籠絡人心,可有什麼成果?”林逸問道。

    “呃……很少……”辛易捷汗顏,不是他不努力。實在是他的實力和地位太過普通,平常放在一衆金丹期高層之中基本就是沒人關注的那一類,現在這種關頭由他出面串連壓根就沒什麼號召力。人家就算是對陳家派系心存不滿,聽了他的提議之後也只會笑一句不自量力,少有真正當成一回事的。

    眼下其實還好一點了,因爲林逸發威帶來的震懾,其他金丹期高層對辛易捷已不會像之前那樣嗤之以鼻,畢竟在他們眼中,如今的林逸即便比不上太上長老那樣的元嬰老怪,那也絕對不是他們這些金丹期高手能夠抗衡的存在,可要說這麼輕易就能拉攏過來。卻也不現實。

    “所以了,這次談判就是提升你我影響力的機會。”林逸點明道。

    辛易捷聽到這裡。才終於恍然大悟,一拍腦袋道:“我明白了。師叔祖的意思是這場談判不僅要拖,而且還要拖得人盡皆知,這樣就能在門派上下形成一個概念,那就是您跟太上長老的地位是平等的,而我作爲您的談判代表,也能借此提升地位和影響力!”

    “不錯,不過還有另外一重含義,誰都知道北島青雲門分爲本土派系和陳家派系,現在談判雙方的太上長老是陳家派系代言人,那麼,你說誰是本體派系的代言人呢?”林逸嘴角一彎道。

    “那還用說,當然是師叔祖您了!”辛易捷雙眼放光道。

    他之所以無法拉攏其他本土派系的金丹期高層和弟子,主要就是因爲他們並不相信自己能夠扛起本土派系的大梁,而今林逸站出來振臂一呼,不僅輕而易舉廢掉了陳東城,同時還逼得太上長老都不得不耐着性子坐下來談判,這可是掌門洪子君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如此一來,一旦分庭抗禮的觀念深入人心,林逸想不做本土派系的領頭人都不可能了,因爲所有的本土派系金丹期高層和弟子都會自發聚集過來,一旦成勢便無可阻擋!

    “所以啊,還不快去跟他扯皮?”林逸聳了聳肩。

    “明白!”辛易捷當即信心滿滿的去了。

    接下來的發展一如林逸所料,別看辛易捷平時一副老實忠厚的樣子,這人腦子其實活得很,跟路平安扯起皮來那叫一個天花爛墜,絲毫不落下風。

    路平安簡直都快瘋了,本以爲不用直接面對林逸總能輕鬆一點了,卻沒想到來了這麼一個傢伙,乍一看就像一壺稀鬆平常的溫開水,可接觸久了才知道這貨永遠都燒不開,難纏程度絲毫不在林逸之下。

    最後總結下來就是兩個字,沒轍。

    可是他又沒辦法撕破臉,畢竟單就這場談判來說,他們纔是被動弱勢的一方,何況對方也並不是不配合,反而應該說是十分配合,只不過就是一直磨嘴皮耗時間而已,人家認準了就是要打持久戰,他能怎麼辦?

    若不是因爲陳東城,陳久早就翻臉了,可是現在他也只能咬牙忍住怒火,授意路平安繼續跟辛易捷磨下去。

    可時間一長,林逸在北島青雲門內部的形象地位果然不一樣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