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雪劍鋒氣得直想吐血,說起這事兒他簡直是一肚子苦水。

    當初爲了封住冰無情的口,他被迫分了一半神識草給對方,結果倒好,還沒走出太古試煉之地,自己剩下那半截神識草都還沒能捂熱呢,根本都還沒來得及感受一下神識淬鍊的神奇效果,就被林逸給蠻不講理的給搶走了,如此一來,明明是他費盡心機弄到手的神識草,反倒變成了冰無情手上有半截,而他自己手上卻空空如也,想想都要鬱悶到吐血。

    “還有什麼事嗎?”冰無情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如果沒有麻煩你讓開,我要回去閉關了,神識草這東西可不能放太久,要不然效果要打折扣了。”

    “……”雪劍鋒只覺喉嚨一甜,這回是真被氣得吐血了。

    冰無情施施然離去,雪劍鋒只能咬牙切齒,人家擺明了就是要氣他,他能爲之奈何?

    “哼,別給我抓到你叛變的證據,要不然第一個讓你吃不了兜着走!”雪劍鋒暗暗咬牙,他現在越來越覺得冰無情身上有貓膩了,如果說在太古試煉之時第一次庇護冷冷只是有點反常的話,那麼現在這種反常的苗頭越來越明顯了,甚至於,他內心幾乎已經篤定冰無情跟林逸之間有着某種不可告人的聯繫,只不過暫時缺乏證據罷了。

    沒有決定性證據,雪劍鋒就算懷疑也不敢去找眼鏡博士打小報告,要不然到時候冰無情反咬一口,把他坑殺林逸的事情捅出來,說不定反而是他自己麻煩更大。

    散會之後,冷冷表現得十分配合,主動接受軟禁。當然實際上就是閉關了,此外冰無情見冷冷的處置已經塵埃落定,完成了林逸給他的囑託。故而也迫不及待選擇了閉關。

    畢竟對他來說,眼下不僅是要利用那半株神識草淬鍊神識。成爲傳說中的最強金丹期高手,此外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目的,別忘了,林逸可是給了他一枚聚嬰金丹的!

    冰無情沒想到的是,雪劍鋒的消停只是一個假象而已,之後才過了不到半個月的工夫,雪劍鋒便故態復萌,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直接對冷冷發難,而是另有所圖。

    每月十五,這是雪劍派所有金丹期高層的例行會議日,門派上下的大小事情都會集中在這一天進行討論處理,除此之外除非是特殊情況,否則一般不會特意召開高層長老會。

    掌門洪慶元一如既往居中主座,不過他旁邊的這兩個位置,那可就有爭議了。

    上次會議算是迎接儀式,列席的不僅是冰無情和雪劍鋒,同時還有築基大圓滿的冷冷。特意給他們安排了特殊位置,這一點無可厚非,不過如今是常規例會。每一個人的座位那可就大有講究了。

    誰都知道,座位距離掌門洪慶元越近,那就意味着地位越高,故而一直以來都是副掌門雪立平和遲千秋爲首的五大長老分列左右,說白了,左手雪立平,右手遲千秋,這是一貫的規矩。

    可現在不行了,如果還是照舊。那麼冰無情和雪劍鋒坐哪兒?退一步說,冰無情現在閉關。暫且可以不用考慮,但雪劍鋒可還在的啊。

    果不其然。掌門洪慶元剛一坐下,雪劍鋒就自顧自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右手邊,與此同時,他老子雪立平則一屁股坐在了洪慶元的左手邊,父子倆直接就把最爲顯赫的兩個位置給包圓了。

    一見這個架勢,遲千秋爲首的五大長老頓時臉都黑了,他們五人平常時候也並不完全是一條心,但這個時候絕對是一個鼻孔出氣,畢竟真要就這麼讓雪劍鋒父子把生米煮成熟飯的話,地位受損的可不僅僅是大長老遲千秋,其他四大長老也都要跟着遭殃,這事兒是他們萬萬不能容忍的。

    “雪劍鋒,你這是什麼意思?”遲千秋皺着眉頭沉聲道,他不坐,其他四大長老也不坐,至於剩下的那些普通金丹期高層就更不敢坐了,整個議會大廳齊齊站了一羣人,落座的除了掌門洪慶元之外,就只有雪劍鋒和他老子了。

    “哦?沒什麼意思,就是開會唄,別站着啊遲大長老,快坐吧!”雪劍鋒故作客氣的拉開了他旁邊的座椅,示意遲千秋落座。

    “你坐錯位置了。”遲千秋直言不諱道。

    “是嗎?”雪劍鋒左右看了一眼,一臉莫名道:“沒有吧?咱們雪劍派不一向都是按照實力高低進行排位座次的嗎,在場除了洪掌門之外,好像就只有我一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吧,我年紀輕,遲大長老你可別騙我!”

    遲千秋衆人被他噎得半天說不出話來,但一時卻也不好反駁,別說是雪劍派,就是放眼整個太古小江湖那都是實力爲尊,這一點沒有任何疑問,可問題這畢竟不是原始社會,實力爲尊四個字是通過方方面面各種方式體現出來,而絕不會就這麼掛在嘴上喊的,要不然跟不知禮儀的蠻夷還有什麼區別?

    “哼,你是金丹大圓滿又怎麼樣,誰告訴你金丹大圓滿就一定能坐上長老會第二把交椅的,雪劍鋒你不要太過目中無人了!”二長老怒哼道。

    “哦?那我倒要虛心請教一下了,有了金丹大圓滿的實力還不夠,那我還得怎麼樣才能坐在這個位置呢?”雪劍鋒挑了挑眉道。

    “想要坐這個位置,當然要有相應的地位才行!”其他幾個長老幾乎異口同聲道。

    “這個好辦,像我這麼年輕力壯的金丹大圓滿高手,於情於理,那當然都是要委以重任的對吧,要不然豈不是平白浪費人才了?”雪劍鋒毫無羞恥的厚着臉皮嘿嘿笑道。

    衆人一個個都聽得眼角抽搐,雖說理確實是這麼個理,可這話從雪劍鋒自己嘴裡說出來實在是恬不知恥到一定境界了,這傢伙的臉皮簡直就是城牆啊!

    “那要怎樣才能不浪費人才呢?”遲千秋不動聲色的順勢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