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然有,常務副掌門顧名思義就是要爲掌門分憂,想想看,洪掌門平時不僅要打理門派上下的大小事宜,同時還得負責伺候太上長老,但凡有點什麼江湖大事,還得親自出面去跟別的家族門派打交道,事情太多,擔子太重了,所以多設一個常務副掌門十分必要,洪掌門以爲如何?”雪劍鋒直言直語道。

    所有人都在看着洪慶元,話說到這個地步,他這個掌門要是再不表態那就說不過去了。

    噠!噠!噠!

    洪慶元一下一下的點着桌子,吊足了衆人的胃口之後,忽然咧嘴一笑:“既然如此,那就多一個常務副掌門吧,以後我要多多倚仗了。”

    “什麼?!”遲千秋衆人頓時大驚,常務副掌門明擺着就是要分掌門的大權,跟他們這些長老相比起來反而是洪慶元這個掌門受損最大,本以爲洪慶元怎麼着也要駁回去,沒想到居然就這麼直接答應了,這是什麼情況?

    雪劍鋒和他老子雪立平也都有些意外,他們兩個甚至都已準備好了一套說辭應付對方的推脫,卻沒想到洪慶元居然這麼識相,二話不說就給應下了。

    “那就多謝洪掌門成全了。”雪劍鋒微微頷首,儼然已經拿起了常務副掌門的架勢,再度看向遲千秋衆人的眼神已明顯是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這位新晉長老會二號人物入戲很快。

    “洪掌門,此事非同小可,是不是應該跟太上長老稟報一聲比較妥當?”遲千秋皺眉道,他不知道洪慶元到底是個什麼想法,但這件事情對他和其他幾位長老來說顯然不是什麼好事,以他跟太上長老之間的深厚交情。他相信太上長老不會平白放任雪劍鋒爬到自己這些元老的脖子上拉屎撒尿。

    “這個麼……”洪慶元點着桌子,語氣模棱兩可道:“常務副掌門一事確實事關重大,可太上長老近期又一直都在閉關。我也不敢冒然打擾,其他幾位是什麼意見呢?”

    “我覺得沒有必要。按照咱們雪劍派一直以來的慣例,只有掌門和大長老人選才需要通報太上長老確認,其他事情都可由咱們長老會內部討論決定,要是隨便有點什麼事情都得去叨擾太上長老他老人家,那還要我們這些人做什麼?”雪立平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我也是這個意思,太上長老閉關那可是關係到咱們整個雪劍派前途的大事,怎麼能因爲我一個人的小事就去打擾他老人家,誰若是堅持一定要去的話。那麼我建議讓他親自去找太上長老,看看到底會是一個什麼結果。”雪劍鋒不懷好意的看着遲千秋衆長老道。

    “……”衆人集體不吭聲了,只能齊刷刷看向洪慶元,溝通太上長老是掌門獨有的特權,其他人除非特殊情況否則是不能越級上報的,何況打擾太上長老閉關事關重大,一般人還真沒這個膽子。

    洪慶元沉吟片刻,最終拍板道:“這樣吧,這事兒從道理上講確實需要向太上長老彙報一聲,不過卻也沒有重要到必須單獨彙報的程度。所以等下次我去拜見太上長老的時候再一併彙報吧,在那之前,常務副掌門的事情就先這麼定了。”

    “掌門英明。”雪劍鋒和雪立平相視而笑。

    遲千秋衆人則只能無奈搖頭。既然洪慶元都拍板了,他們就算意見再大也是徒勞,要知道掌門可是有着一言而決最終決定權的,更何況還要算上雪劍鋒和雪立平的話語權,所以他們只能認命。

    “好,既然掌門如此器重,我雪劍鋒就當仁不讓了,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我這個常務副掌門第一次正式參加長老會。總不能讓大家太過失望了。”雪劍鋒微微一頓,而後目光饒有意味的落在了坐在最後排的一個女人身上。正是冷冷的師父許小冬。

    被他這麼看着,許小冬心裡頓時一個咯噔。上次對方發難是靠冰無情才擋下來的,而今冰無情還在閉關,雪劍鋒如今又搖身一變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常務副掌門,這要是再次當衆發難,自己拿什麼跟他抗衡?

    果不其然,雪劍鋒下一句話就把矛頭再次對準了冷冷:“我身爲常務副掌門的第一個議題,就是想要跟大家重新討論一下冷冷的事情。”

    “冷冷還有什麼事情?上次會議就已經得出定論了,你難道還想推翻不成?”許小冬連忙反對道。

    “你是什麼職位,現在有你說話的份嗎?”雪劍鋒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許小冬氣得面紅耳赤,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確實,從彼此地位上來說,她纔不過是最末位的候選長老,而對方卻是堂堂的常務副掌門,完全不在一個級別。

    這時,洪慶元出面解圍道:“無妨,暢所欲言嘛,不過冷冷的事情已經蓋棺定論,確實沒有必要繼續緊盯着不放。”

    拍板許可常務副掌門一事他便已是退了一大步,若是這個時候在冷冷的事情上繼續容忍退讓,那可就有點缺乏底線了,落在遲千秋這些旁人的眼裡說不定就會以爲他已經暗中跟雪劍鋒和雪立平達成默契,進而離心離德,那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

    “常務副掌門,新官上任三把火是不假,不過你這逮着一個地方重複放火,未免也太執着了吧?”三長老嘿嘿冷笑道,其他遲千秋衆人也都紛紛面露玩味之色。

    “諸位誤會了,我這次雖然要說的還是冷冷,不過卻不是說她歷練期間不遵號令的問題,而是要說她的另一項重罪,向外人泄露本門心法!”雪劍鋒言之鑿鑿道。

    “什麼?!”此話一出,包括許小冬在內的所有人都震驚了,不遵門派號令這事兒可輕可重,隨便關個禁閉也就過去了,但如果真如雪劍鋒所說,冷冷向外人透露本門心法的話,那罪名可就真的嚴重了,這幾乎就是實實在在的叛門行爲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