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你可有證據?”洪慶元連忙沉聲追問道。

    “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就在太古試煉大比的時候,林逸和他麾下的人馬就準確鎖定了咱們雪劍派各種招式的招式命門,這可不是偶然,用腳趾頭也想得出來必然是有人向他們透露了咱們雪劍派的心法和武技,這個人毫無疑問,只能是一直都跟林逸走得極近的冷冷,沒有第二種可能。”雪劍鋒振振有詞。

    議事大廳的氣氛瞬間凝重了許多,上至掌門洪慶元下至普通金丹期長老都自覺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集體陷入了沉默。

    “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許小冬反駁道,這件事情她還沒有聽冷冷說過,所以還不知道具體情形,驟然聽到雪劍鋒這番話心裡已是七上八下,只是本能的相信自己徒兒不會叛門,僅此而已。

    “我一面之詞?哼哼,我這話可是有實實在在的人證的,本門弟子羅殺生就是受害者,要不要找他過來當面對質啊?”雪劍鋒一臉的有恃無恐,這件事在場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知情者,而羅殺生那些參與過世俗界歷練的雪劍派弟子也必然是唯他馬首是瞻,這件事當然是他怎麼說就怎麼算了。

    “你!”許小冬頓時就有點虛了,她相信冷冷是無辜的,可對方居然連人證都搬出來了,這是準備直接弄成板上釘釘的鐵案啊!

    “此事不容小覷,既然有人證,那就叫過來當面問清楚。這樣對大家都好。”洪慶元當即決定道。

    “好。”雪劍鋒對此舉雙手贊成,當即就讓人把羅殺生找了過來。

    面對這一干大佬的詢問,羅殺生被嚇得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結結巴巴敘述了一番當時太古試煉大比的情形,這個時候他並不敢有半點欺瞞。事實上雪劍鋒也不需要他刻意欺瞞,有他在這裡,羅殺生只要照實彙報,不說一些多餘的廢話就可以了。

    聽完羅殺生的彙報,洪慶元衆人彼此相視一眼,神色變得越發凝重了起來。

    很明顯,羅殺生沒有說謊,要不然根本逃不過他們的眼睛。而正是如此才讓他們如此凝重,照這麼看起來,冷冷泄露本門心法的罪名幾乎就可以認定了!

    “現在總沒什麼好說了吧?”雪劍鋒得意洋洋的看着衆人,同時還不忘關照一下許小冬,平常他根本不會將這麼個不起眼的候補長老放在眼裡,不過誰讓對方是冷冷的師父呢。

    許小冬無言以對,她想反駁,但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反駁,畢竟人家連人證都拿出來了,而她自己又是人微言輕。怎麼反駁?

    “大長老,你怎麼看?”洪慶元看向遲千秋。

    遲千秋看了一眼雪劍鋒,緩緩道:“聽着是煞有介事。不過依我看現在還不能急着下結論,不管怎麼說那也總得找冷冷當面對質之後才行,掌門以爲如何?”

    “不錯,我也是這個意思。”洪慶元點點頭,雖然如今門派一下子多了兩個金丹大圓滿高手,但潛力無限的天才弟子誰都不嫌多,冷冷這種天賦異稟的超級天才無論放到哪個門派,哪怕是整個太古小江湖最頂級的四大家族門派,那也絕對是求之不得的寶貝疙瘩。除非萬不得已,否則哪有自毀長城的道理?

    “對質?”雪劍鋒皺了皺眉。他很清楚一旦把冷冷本人叫過來,接下來肯定就是來回扯皮。正準備想個託辭給否決掉呢,結果另一邊的許小冬反倒率先坐不住了。

    “不行!”許小冬連忙叫道。

    “爲什麼不行?”洪慶元和遲千秋衆人相視一眼。

    “冷冷這陣子正在閉關衝擊金丹期,一旦打斷,後果不堪設想!”許小冬急道。

    “她這麼快就已經要衝擊金丹期了?”衆人聞言大吃一驚,短短一年時間從築基初期一路飆升至築基大圓滿,這本身就已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奇蹟了,從任何一個正常人的角度考慮,處在冷冷這個位置怎麼也得沉澱幾年,等到境界完全穩固之後纔會開始着手準備,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衝擊金丹,她哪來那麼大的把握和信心?

    雪劍鋒聽到這裡卻是眼睛一亮,他身爲金丹大圓滿早已不把冷冷放在眼裡,不過眼下既然是冷冷衝擊金丹的關鍵時期,那就有文章可做了!

    衆所周知,任何一個階段的閉關突破都十分講究一鼓作氣,至於衝擊金丹這樣的大關卡更是如此,尤其還是冷冷這樣天資縱橫的天才弟子。

    要知道,所謂天才最重要就是一往無前的自信和傲氣,因爲這種自信和傲氣,他們往往能夠將自身天賦最大限度的挖掘出來,從而成爲令普通弟子望塵莫及的存在,但是,這也是一柄雙刃劍。

    一旦在重要關口遇到挫折,一直以來的自信和傲氣受到打擊之後,這些所謂天才很有可能就會一蹶不振,甚至於從此泯然衆人,這種先例在太古小江湖實在太多了,舉不勝舉。

    退一萬步講,哪怕不能就此扼殺掉冷冷這個天才,哪怕只是打斷一下冷冷的突破節奏,讓她在金丹期瓶頸多卡上幾年幾十年,那也不失爲一件意外之喜。

    “衝擊金丹又怎麼樣?衝擊金丹就可以無視長老會的傳召,就可以連叛門大罪也都置之不理了,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雪劍鋒當即斜着眼睛冷笑道。

    “可是……”許小冬還想再據理力爭。

    “可是個屁!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她冷冷區區一個普通弟子就搞特殊化,那我們雪劍派還有沒有一點門派規矩可言了?”雪劍鋒瞪着眼睛義正詞嚴道。

    “掌門,大長老,冷冷到底有沒有向外人泄露本門心法尚還不能確定,而現在是她衝擊金丹最關鍵的時候,大家都知道一旦第一次失敗,那麼以後第二次衝擊難度將會成倍加大,如果這個時候強行打斷,那幾乎就是在扼殺一個超級天才啊,爲了門派考慮,請您二位慎重!”許小冬只能向兩人求情。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