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隨便去世俗界轉一圈就能衝擊金丹成功,那太古小江湖算什麼?關鍵是一年之內直接保送金丹大圓滿,這還有天理嗎?

    這些事情冰無情不會說,雪劍鋒更不會說,洪慶元衆人就算心裡癢得不行,那也只能憋着不敢當面逼問,畢竟這倆可都是金丹大圓滿高手,你想逼問最起碼也是元嬰老怪纔有資格,要不然人家壓根就不弔你爲之奈何?

    結果倒好,金丹大圓滿的事兒都還沒弄清楚呢,這尼瑪突然整出來一個元嬰老怪,這是要瘋啊!

    不過,衆人第一反應並不是相信,而是覺得雪劍鋒這貨可能被嚇傻了,只是因爲自己被對方完虐,所以想當然以爲對方就是元嬰老怪,畢竟就算是金丹大圓滿高手被元嬰老怪蹂躪也不丟人,這麼說正好解尷尬。

    結果,冰無情一句話令衆人徹底傻眼:“現在才知道?反應慢成你這樣也真是沒誰了。”

    全場此起彼伏一陣倒抽冷氣聲,包括洪慶元在內,所有人嘴巴都張得能塞下一整個鴨蛋,臉上分明寫着同一行字,還真是元嬰老怪啊?!

    聽到這句肯定的答覆,雪劍鋒本就糾結痛苦的表情頓時變得越發痛苦,再也強撐不住身形,當場癱倒在地上,痛嚎不已。

    如果對方只是最強金丹期,他就算實力有所不如那也還能再爭上一爭,可現在對方卻突然搖身一變變成了元嬰老怪,這還怎麼搞?

    打死他也想不到,冰無情這半個月閉關的主要目的壓根就不是從他手裡弄到的半截神識草,而是從林逸手中得到的極品聚嬰金丹!

    半個月時間,不僅用掉半截神識草,而且還要藉助極品聚嬰金丹凝聚元嬰。最關鍵居然還被他凝聚成功了,冰無情的事蹟放在整個太古小江湖就是八個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要知道,即便站在林逸的角度。對於冰無情的天資那也是極爲重視,冰無情的存在甚至令他想到了在天階島新收不久的小弟冷如風,那可是東洲翔雲學院的招牌人物,天資之強毋庸置疑。

    當然,冷如風是玄升期高手,以兩人的實力目前來說還遠遠無法相提並論,但是單從天資而言,在林逸看來冰無情跟他就是一個級別。這幾乎是最頂級的肯定了,要不然也不會平白在冰無情身上投資這麼多極品丹藥。

    雖說林逸自己有神農藥鼎,只要靈藥充足,聚嬰金丹這一類的極品丹藥要多少有多少,但地主家也沒有餘糧啊,真要是隨便找個廢材就隨便往他身上砸丹藥,那可是要遭雷劈的。

    甚至於,林逸有時候都忍不住自忖,若是自己沒有這麼多逆天外掛,單憑天資的話到底能否拼過冷如風、冰無情這些怪胎?

    這恐怕是一個巨大的懸念。

    “鋒兒!鋒兒!”一旁的雪立平看着這一幕徹底傻眼了。連忙衝過來抱起痛苦不堪的雪劍鋒。

    要說放在以往,他這個副掌門那絕對是一號了不得的大人物,可現在雪劍鋒和冰無情接連強勢崛起之後。雪立平頓時就有些無足輕重了,像今天這些事兒除了一開始附和自己兒子之外,其他時候基本就是一個背景,根本沒人搭理他,也就現在這種時候才能撈到一點戲份,不過只能是悲情戲罷了。

    “冰無情你到底對我兒子做了什麼!這裡可是長老會,他是新任的常務副掌門,你難道想挑戰整個長老會嗎!”雪立平滿臉悲憤的質問道,毫不猶豫就給冰無情扣了一頂大帽子。他還不太確定對方是不是真的元嬰老怪,但場面話不能不說。

    衆人聞言紛紛側目。而後兩個人頓時就變成了焦點,一個毫無疑問當然是冰無情。另一個則是身爲掌門理應主持大局的洪慶元。

    洪慶元沒有吭聲,跟衆人一起看着冰無情,不知道他此刻到底在想些什麼,也許是在消化確定冰無情的真正實力,也許是在思考相應的對策,畢竟對方真要是元嬰老怪的話,如何對待那可就不是他一個人能夠決定,而必須要極其慎重了。

    “挑戰整個長老會?”冰無情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洪慶元衆人,反問道:“照你這個意思,他剛纔對許長老出手,也是在挑戰整個長老會了?”

    “呃……”雪立平頓時噎住,在衆人怪異的目光聚焦下,一張老臉硬是漲得通紅,強行辯解道:“那不一樣,許小冬是以下犯上站出來擋路,這是大罪,就算被鋒兒一劍劈死也是活該!”

    “擋路就是以下犯上?咱們雪劍派什麼時候這麼規矩森嚴了,難道是雪副掌門新定的不成?”許小冬當即站出來反嗆道,放在以往她未必有這個膽子,但現在有冰無情這樣的強人撐腰,總算可以當面出上一口惡氣。

    “許小冬你可不要得寸進尺!”雪立平壓着怒火瞪了她一眼。

    “我看,這句話用在你們父子倆身上還比較合適。”這一回開口的是冰無情,淡淡睥睨道:“我話撂在這裡,以後無論是誰針對冷冷,那都是與我爲敵,別跟我扯什麼門派規矩不規矩的,我根本不在乎,記住了,與我爲敵的下場就是死,除非你能在我手底活下來。”

    一番話,說得衆人冷汗淋漓,不僅是雪立平和雪劍鋒父子倆,就是洪慶元衆人都眼皮直跳,不知道的還以爲進了山賊窩呢,這話說得未免也太肆無忌憚了!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冰無情真是元嬰老怪,他還真就有說這話的資格。

    要知道任何一個門派,規矩那可都是元嬰老怪定的,站在整個太古小江湖的最頂層,他們天然就有這樣的權力。

    “滾。”冰無情說了最後一個字。

    雪立平本來還想梗着脖子再犟一下,不過被痛苦不堪的雪劍鋒低吼着說了兩句之後立馬認慫,屁也不敢多放一個,連忙揹着雪劍鋒乖乖退走。

    頓時,全場一片愕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