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剛纔還在耀武揚威,儼然一副從今往後長老會由姓雪的說了算的架勢,現在倒好,前後還不到一盞茶的工夫呢,這就灰溜溜滾蛋了,畫風轉變得未免太快了吧?

    許久沒人說話,最終還是洪慶元打破了沉默。

    “那個……”洪慶元剛想直呼冰無情名字,但一想對方如果真是元嬰老怪,那豈不是僭越麼,只得模糊道:“請恕我多嘴問一句,您真的已經凝聚元嬰了?”

    茲事體大,容不得他不小心,這種事兒他必須硬着頭皮百分百確認才行,要不然可是會鬧大笑話的。

    “需要我展示一下?”冰無情說着便從體內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氣勢,這跟無情冰勢不一樣,無情冰勢嚴格來說算是一個攻擊手段,他可以自如控制範圍,而且以他現在的層次控制起來那叫一個爐火純青,除了當事人之外旁人根本摸不清底細,所以纔會心存懷疑。

    但此刻的氣勢可不一樣,那是最直觀的感受,全場衆人一下子就明白過來,這絕對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元嬰老怪!

    “我等拜見太上長老!”洪慶元再沒有半點懷疑,連忙帶着衆人拜行大禮,不敢有半點怠慢和不敬。

    不管冰無情之前是什麼身份,也不管他到底是什麼輩分,按照祖訓,門派之內但凡有人晉級元嬰,那就自動成爲太上長老,上至一派掌門下至普通弟子都必須大禮拜見,否則視同欺師滅祖!

    冰無情對此並不意外,微微頷首,而後擺了擺手:“都起來吧。”

    “謝太上長老。”洪慶元這才帶着衆人起來,站在冰無情跟前畢恭畢敬,不敢擺出半點以往常有的威嚴架勢。在一個元嬰老怪面前抖威風那是作死,這個道理就連雪劍鋒都知道。

    “你們給雪劍鋒弄了一個常務副掌門,那是不是也得給我弄個職位啊?”冰無情隨口問道。

    “哈?”洪慶元衆人不由愣住。這都已經太上長老了,還要什麼職位啊?

    “有問題?”冰無情瞥了他一眼。

    “呃。請太上長老明示。”洪慶元被他看得冷汗都下來了,照理他身爲一派掌門,以往也沒少跟元嬰老怪打交道,不至於這麼緊張,關鍵冰無情這個絕對是異數,脾氣一向古怪,而他往日跟冰無情也沒打過多少交道,剛纔的表現又是喜怒無常。把不準脈啊。

    “本來就有一個太上長老了,現在你們又管我叫太上長老,這不混了嗎?不如照着雪劍鋒的路子,來一個常務太上長老?”冰無情也許是剛剛突破心情大好的緣故,難得帶了幾分揶揄。

    “常務太上長老?”衆人聽得眼睛都直了,這又是哪一齣啊?

    “呃……那個……”洪慶元猶豫了片刻,只得苦笑道:“這個恐怕不是我們能夠做主的,您也知道,長老會只能討論決定我這個掌門以下的門派大小事務,嚴格來說就是雪劍鋒的常務副長老。我們擅自決定都已經有些過界了,更別說您的常務太上長老,這事兒恐怕得您和佟長老討論才行。我們這些人沒有發表意見的資格……”

    佟長老,便是雪劍派原先那位太上長老。

    “佟長老不是說在閉關嗎?你讓我直接去把他叫出來?”冰無情皺了皺眉。

    “那要不然您再等一陣,等佟長老出關之後再跟他細談?”洪慶元小心建議道。

    “等不了。”冰無情隨口回了一句。

    “呃……”洪慶元頓時噎住,轉頭跟遲千秋衆人面面相覷了一番,心底下比剛纔還糾結,好不容易走了一個無法無天的雪劍鋒,結果現在來一位性情古怪的元嬰老怪,這不是更難伺候麼!

    等不了?那怎麼辦?

    洪慶元正絞盡腦汁想應該怎麼回話呢,冰無情下一句話就解了他的難:“我要出門一趟。常務太上長老的事兒等我回來再說吧。”

    “您要出門?”洪慶元衆人一愣。

    “去一趟北島。”冰無情淡淡道。

    “您在北島有熟人?”洪慶元問道。

    “審問我?”冰無情神色難得緩和幾分,這時候立馬又恢復到了一貫的面無表情。令人生畏。

    “不不不!弟子不敢!”洪慶元連忙搖頭,趕緊解釋道:“弟子絕沒有半點不敬的意思。只是想着如果您是要去走訪其他門派,弟子應該及早安排隨行儀仗,陪同前往。”

    任何一個門派,一旦出現新晉的元嬰老怪,基本上都會出去各大門派轉一圈露個臉,這是爲了展現實力,其中涉及到很多儀式,絕對不可怠慢,否則人家就算表面畏懼,私下也會笑話你是一個沒有底蘊的暴發戶,連最起碼的走訪規矩都不懂。

    “不用,我就是去見一個人,不必折騰那些沒用的,對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們顧着點冷冷,要是在我回來之前出點什麼事兒,我拿你們是問。”冰無情叮囑道。

    “是!”洪慶元衆人齊齊一凜,他們不知道冰無情爲什麼這麼照顧冷冷,但既然冰無情都這麼發話了,他們就是拼死也得護住冷冷,否則就是跟元嬰老怪作對,他們有幾條命?

    好在雪劍鋒剛纔已經吃了大虧,腿上的傷勢正常沒有幾個月根本養不好,這段時間應該不會亂來,當然了,洪慶元衆人真要是鐵了心,雪劍鋒就算亂來也沒用,單單一個洪慶元就能鎮住他了,之前只不過是心存忌憚而已,而今有了冰無情撐腰,那還有什麼好忌憚的。

    一個是金丹大圓滿,一個卻是元嬰老怪,這種站隊根本不需要考慮。

    冰無情點點頭,當即讓人準備了一頭雪劍派最上等的飛行靈獸,在洪慶元衆人的目送之下騰空而起,很快就變成一個黑點消失在天際。

    “咱們雪劍派終於要開啓新時代了。”遲千秋半是欣慰半是唏噓的感慨了一句。

    之前一下子多出來兩個金丹大圓滿高手,雖然也是實力大增,但對於整個雪劍派的門派地位並沒有實質性幫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