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初眼鏡博士之所以看重雪劍鋒,甚至不惜出面給他爭取重點培養的資格,除了他本人的天賦和實力之外,最主要就是因爲他有個門派副掌門的老爹,一旦能夠拉攏進來,以雪立平的人脈很多事情都能方便操作,可以少掉初期進駐太古小江湖的許多麻煩。

    雪劍鋒當然沒有忘掉這項最重要的任務,事實上回到雪劍派的第一天開始,他就已經在做自己老爹雪立平的工作,只不過此事事關重大,在沒有親眼見識過中心的可怕之前,雪立平一時間還無法下定決心罷了。

    畢竟,這一把壓下去對於他們雪家來說那可是性命攸關,若是成了,那就從此飛黃騰達,可一旦若是敗了,那就必然賠個底掉,關係到整個家族的前途命運,由不得雪立平不小心啊。

    雪劍鋒也不着急,他知道這種事情需要一個接受的過程,何況就算以中心的手段,想要進駐太古小江湖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這段時間頂多就是派個先遣小隊過來摸個底,還沒到大動干戈的時候,並不急着讓自己老爹站隊。

    可是如今事發突然,冰無情的突然崛起徹底打亂了他們的節奏,那可是元嬰老怪啊,現在這種情況如果不趕緊找中心商議,雪劍鋒感覺自己就是一隻待宰的公雞,什麼時候冰無情不高興了,隨時都能要了他的小命。

    雪立平臉色陰晴不定的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一跺腳出去了,照着雪劍鋒之前交代的辦法準備去聯繫中心先遣隊。

    他其實並不是不相信中心的實力,事實上,有雪劍鋒和冰無情這兩個活生生的例子擺在面前,他對中心的強大實力早已沒有半點懷疑。他只是還沒衡量清楚利弊而已。

    而今雪劍鋒受到重創,冰無情又如此咄咄逼人不可一世,一旦選擇無條件退讓。對方勢必更加得寸進尺,以後的日子只會越來越不好過。對此雪立平看得清清楚楚,所以,除非放棄雪劍鋒這個成了大器的兒子甘願當一個縮頭烏龜,否則他根本就沒有別的選擇。

    看着雪立平離去的背影,雪劍鋒嘴角不知爲何卻勾起了一絲詭異的弧度,倒不是因爲總算讓自己老爹做出了明智的選擇,而是因爲冰無情。

    誠然,突然成爲元嬰老怪的冰無情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但同時也暴露了對方的底細,既然背叛中心,那麼這傢伙就算再強也是一個死人了,對於這一點雪劍鋒毫不懷疑。

    雖然雙腿被對方的無情冰勢重創,然而事實上,驚恐之餘雪劍鋒還忍不住有些興奮,甚至是雀躍。

    冰無情是叛徒,這就意味着在中心內部資源的爭奪上他就少了一個最強力的競爭對手,論天資論實力其他那些人根本沒法跟他媲美,也就是說。至少在太古小江湖這一邊他已成了中心唯一值得重點培養的目標,其背後所代表的利益可想而知,某種程度上。這簡直就是因禍得福啊。

    北島,青雲門。

    在一衆弟子的注視之下,一隻巨型雪鷹從天而降,頓時側目不已,議論紛紛。

    雖說基本上所有太古門派的飛行靈獸都是以靈鳥爲主,但那只是面向普通長老和弟子,而一些地位特殊的高層人物,他們所用的飛行靈獸則往往都是各自門派的標誌性靈獸,如北島青雲門掌門洪子君的坐騎就是靈鷲。

    雪鷹。是中島雪劍派的標誌性靈獸。

    看着冰無情從雪鷹背上走下來,所有人都在面面相覷。北島青雲門跟中島雪劍派雖然同屬十小門派家族行列,但一個隸屬北島聯盟。一個隸屬中島聯盟,彼此幾乎沒有任何聯繫,門派高層之間也很少相互走訪,今兒這是什麼情況?

    “請問您是?”一個執事弟子走上去問道。

    “雪劍派,冰無情。”冰無情淡淡道。

    聽到這個名字,周圍衆人齊齊一驚,冰無情在太古小江湖那可是實實在在的名人,當年風頭無兩的築基期第一人,幾乎是所有太古門派弟子憧憬的天才人物,即便在這偏遠的北島也是人盡皆知。

    只是這樣一個曾經的風雲人物,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閣下到訪我北島青雲門,不知有何貴幹?”執事弟子不卑不亢的問道。

    “來見一個人,他叫林逸,是你們北島青雲門的太古師叔祖。”冰無情直言不諱,既然都已經公開來到北島青雲門,對他來說自然已經沒必要遮遮掩掩,即便當衆公開自己與林逸的關係,相信林逸對此也不會介意。

    “太古師叔祖?”執事弟子微微一愣,他還以爲對方既然遠道而來,那麼多半是代表雪劍派出面走訪的,沒想到居然是來找林逸?

    “有問題?”冰無情看着他這副古怪的表情皺了皺眉。

    “這個……”執事弟子猶豫了一下,如今林逸這個所謂的太古師叔祖對於整個北島青雲門來說都是一個極具爭議的人物,由於站在了太上長老陳久的對立面,除了辛易捷那些人之外,其他弟子的態度基本上都是避而遠之,畢竟在他們看來,跟元嬰老怪作對那根本就是作死,沒有任何勝出的可能性。

    “你去請示,我等着。”冰無情並不知道林逸衆人的遭遇,不過看執事弟子這個表現隱約已經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當然,在摸清楚具體情況之前他不可能冒然動作,唯有靜觀其變。

    “好吧。”執事弟子不敢怠慢,就算冰無情不說,這種事情他也必須第一時間上報,如何處理這個不速之客根本就不是他這個區區執事弟子傷腦筋的範疇。

    不久之後,幾個北島青雲門金丹期高層匆匆現身,其中爲首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太上長老陳久的親傳弟子路平安。

    如今掌門洪子君音訊全無,副掌門陳東城人事不知,剩下一衆高層之中唯一能夠勉強主持大局的就只有路平安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