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畢竟他不僅有着強大的實力和深厚的資歷,更關鍵是有太上長老這個鐵一般的後臺,其他金丹期高層在這個方面只能望其項背。

    冰無情看着這一幕心下則是越發懷疑了,因爲他沒有看到辛易捷,照理說辛易捷是北島青雲門所有高層之中跟林逸關係最近的一位,而且跟自己也算打過交道,自己這個時候指名道姓說要拜訪林逸,照理來說辛易捷是最合適的接待人選,怎麼會連面都不露一個?

    “冰無情小友遠道而來,我等有失遠迎,恕罪恕罪。”路平安笑呵呵的拱手見禮,表現得極爲客氣,至少站在他的角度來說他已經是很客氣了,就算冰無情也是金丹期高手,但相對於他來說仍是後輩,稱一句小友已算是擡舉了。

    殊不知,人家冰無情現在壓根就不是金丹期,他這根本就不是給面子,而是在往自己臉上貼金呢……

    “無妨。”冰無情對此倒無所謂,面子對他而言就是浮雲,腦子裡從來就不考慮這種東西,當即直截了當道:“我能去拜見你們的林逸師叔祖了嗎?”

    “敢問冰無情小友是有什麼特殊的事項嗎?這是你個人的意思,還是貴派的意思?”路平安試探道。

    “個人。”冰無情直接道。

    路平安挑了挑眉,跟身旁其他幾個金丹期高層相視一眼,心下微微鬆了一口氣,如果冰無情這是代表雪劍派來見林逸,對他們來說那會是一個不小的麻煩,畢竟那很可能意味着林逸與雪劍派關係密切,他們接下來想要對付林逸就不得不考慮雪劍派的感受了。

    好在這是冰無情自己個人的私事,那就沒什麼好顧慮的了。

    “不好意思。林逸師叔祖目前正在閉關,小友恐怕是要白跑一趟了,請回吧。”路平安當即毫不猶豫的下了逐客令。

    “閉關?”冰無情聞言越發皺眉。若是剛纔沒有察覺到異樣他也許還就信了,但此刻直覺告訴他。這裡面絕對有問題。

    作爲一個高手,尤其是冰無情這樣的超級天才,直覺從來都是極爲敏銳的。

    “不錯,林逸師叔祖來到這裡之後就在登天崖閉關,外人不敢打擾,所以冰無情小友若是想要拜會他老人家,恐怕要等下次機會了。”說話的時候路平安臉上還帶着幾分歉意,看起來相當誠懇。

    可惜冰無情顯然不會這麼輕易就死心。看了路平安一眼,直接道:“帶我去登天崖。”

    “哈?”路平安愣了一下,對方這語氣着實令他摸不着頭腦,與其說是請求,聽起來倒更像是一個居高臨下的命令,這傢伙腦子沒病吧?

    像冰無情這樣天資縱橫的天才人物,有點傲氣可以理解,但問題這裡可不是雪劍派,而是北島青雲門啊,千里迢迢跑來北島青雲門耍橫。他難道沒想過這麼做的後果嗎?

    再者,就算冰無情的態度好一些,規規矩矩做出一個請求的姿態。路平安也絕無可能答應,因爲這個請求本身就已經出格了。

    登天崖雖然多是用來囚禁特殊人物,但對於北島青雲門來說乃是一個意義非凡的地方,除了金丹期高層之外,就算本門弟子都不能輕易靠近,更別說開放給冰無情這樣的外人了。

    何況,現在登天崖囚禁着林逸,如今正是彼此對峙僵持的結算,路平安怎麼可能放任冰無情這種來意不明的外人去見他?

    “不好意思。登天崖是我北島青雲門的禁地,即便本門弟子也不能隨便接近。閣下的要求實在有點過分了。”如果不是顧忌着對方的身份,路平安絕對已經毫不猶豫開始趕人了。只不過對方畢竟是中島雪劍派曾經風頭無兩的天才人物,他要是讓對方太難堪,某種程度上就相當於羞辱整個雪劍派,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可不想招惹這種毫無必要的麻煩。

    “登天崖是禁地?”冰無情挑了挑眉,對方越是推搪,他就越是懷疑,不過在沒有弄清楚具體情況之前他也不可能直接翻臉,瞥眼看着路平安道:“這意思你是無法做主了?”

    路平安眼角一抽,心下頓時騰起一股無名之火,這是什麼輕蔑眼神啊,太目中無人了吧!

    “不錯。”路平安仍舊沒有翻臉,忍着怒火道:“想要讓人出入登天崖禁地,最起碼也要副掌門以上纔有權決定,只不過恰好我派的掌門和副掌門都有事不在,所以暫時是不行了。”

    能夠把話說到這一步,路平安已算是十分有涵養的了,換做其他人就算不會當面翻臉,那也絕對是拂袖而去,你冰無情也就是一個新晉後輩而已,來這兒充什麼大尾巴狼啊?

    “那太上長老呢?你們的太上長老總該有這個權力吧,帶我去見他。”冰無情順勢說道。

    “啥?”路平安幾人聽到這話集體都傻眼了,面面相覷了片刻才道:“你要見我們的太上長老?”

    “是,你不會想告訴我你們的太上長老也不在吧?”冰無情隨口反問道。

    “太上長老倒是在,而且他老人家確實有這個權力,不過那可是我北島青雲門的定海神針,豈是你一個外人說見就能見到的?難不成隨便來一個人點名要見你們雪劍派的太上長老,你們的太上長老就會答應讓他見?”路平安臉上帶着幾分嘲諷,其他幾個金丹期高層也都是一臉的輕蔑。

    這傢伙腦子沒被門夾過吧?張口就要見太上長老,真以爲北島青雲門是他家開的啊?

    “那要看是什麼人。”冰無情對此倒也並不生氣,像他這種極度理智務實的人本來就極少跟人置氣,生再多的氣能有個鳥用?

    再者,現在層次不一樣了,更加不會輕易動怒了。

    “說得好,想要求見任何一個門派的太上長老,事先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才行,省得被人平白笑話,這個道理相信閣下也很清楚。”路平安頓了頓,隨即做了一個送客的手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