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閣下是代表雪劍派來訪,那我們還可以通融考慮一下,不過既然是閣下自己的事情,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言盡於此,我們已經很給閣下和貴派面子了,慢走不送。”

    “我要是不走呢?”冰無情一臉的無動於衷。

    聞言,路平安幾人的臉色頓時就有些難看了,語氣一變道:“遠來即是客,我北島青雲門不是不講規矩的地方,可如果閣下一意孤行,一定要挑戰我派的底線,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此話一出,幾個金丹期高層頓時將冰無情圍在中間,周圍其他北島青雲門弟子也都一個個緊張起來,不需要命令,自發便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

    他們都知道冰無情是金丹期高手,正常情況一般弟子絕不敢靠得太近,不過這裡可是北島青雲門的地盤,而且路平安一衆實力更強的金丹期高層就在這裡,他們當然沒什麼好害怕的。

    畢竟真要打起來根本就用不着他們出力,他們頂多就是捧個人場罷了,完事兒還能出去跟人吹逼說自己鬥過冰無情,那也算是一樁不錯的談資啊。

    “我不想動手。”冰無情嘴上是這麼說,手上也沒有任何動作,不過實質化的無情冰勢卻已在這一瞬間透體而出,包括路平安在內的一衆金丹期高手根本來不及反應,身上便已覆蓋了一層薄薄的寒冰。

    至於外圍那些普通弟子倒是沒受影響,如此強度的無情冰勢真要是用在他們身上,今天非得死掉一大批人不可,那可就是大開殺戒,再也沒有半點挽回餘地了。

    饒是如此,也足以將在場所有人震懾得心驚膽戰。再也不敢妄動了。

    尤其是路平安爲首的這幾個金丹期高層,寒冰雖然只是罩住他們的體表,並沒有像之前對付雪劍鋒那樣動真格。但他們的實力可比不上雪劍鋒這個金丹大圓滿高手啊,他們之中最強的路平安。實力也纔不過是金丹後期巔峰而已。

    被這寒冰罩住,衆人只覺如墜冰窖,那種刺骨冰寒彷彿就來自於靈魂深處,令人驚恐戰慄。

    這種情況下別說還手,能夠保持不跪下就算他們硬氣了。

    “你……你想幹什麼……”路平安知道這個時候還不死心,雖然他跟其他人一樣都被嚇得夠嗆,但這裡可是北島青雲門,就算冰無情的實力真的在他們之上。他也不相信冰無情敢在這裡動真格,那可是同整個北島青雲門爲敵,甚至是同整個北島聯盟爲敵,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剛纔說過了,我要見你們的太上長老。”冰無情淡淡道。

    “你以爲這樣就能見了?”路平安氣得咬牙,他現在的狀態就是惱羞成怒,沒錯,對方突然這一手確實把他給震住了,他本以爲冰無情不過是金丹初期的新晉後輩而已,沒曾想對方居然已是如此高手。他總算髮覺自己太過輕敵了。

    但是,輕敵又怎麼樣?

    真以爲展露一點實力來個下馬威,這樣就能見到太上長老了?這個小子把堂堂的北島青雲門當成什麼了。難道真以爲這裡是能夠容他撒野的地方不成?

    冰無情看了他一眼,難得多費了幾句口舌:“人一般分爲兩種,有人先知先覺,有人後知後覺,不過我發現你是第三種人。”

    “什麼意思?”路平安一愣。

    “不知不覺。”冰無情淡淡道。

    “……”路平安被噎得半天說不出話來,都說冰無情是個無語無情之人,怎麼今兒這麼毒舌?

    路平安正想嘴硬反駁兩句,結果這時一股莫名強大的氣勢忽然從冰無情身上盪開,這一下。所有人同時臉色大變,甚至比剛纔被無情冰勢凍住還要更加驚惶。

    這氣場。分明就是元嬰老怪!

    路平安差點就尿了,臉上表情那叫一個精彩紛呈。打死他也想不到,冰無情這個年紀輕輕的新晉後輩居然已是站在的頂層的元嬰老怪了!

    “你……你真的是冰無情?”路平安下意識問了一句蠢話,對方當然是冰無情,就算不自報姓名他們也認得出來,畢竟這可是當初年輕一輩的領頭人物,各個太古門派的高層或多或少都會有所關注,不至於連人都認不出來。

    只不過,對於冰無情已晉升元嬰老怪這個事實,路平安實在是不敢置信,畢竟這事兒實在太過駭人聽聞了。

    冰無情沒有理會,直接道:“我現在有見你們太上長老的資格了嗎?”

    衆人一個個面面相覷,集體僵硬的轉頭看向路平安,剛纔被凍住的時候他們還覺得仗着人數優勢仗着主場優勢還能同對方一戰,可現在發現對方居然是元嬰老怪,這種荒謬的念頭頓時就被拋到爪哇國了。

    跟一個元嬰老怪動手,別說他們在場只有四個金丹期高手,就是再來四十個估計也很難取勝,以金丹期和元嬰期之間的本質差距,那根本就不是單靠數量就能彌補的,想要對付元嬰老怪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自家的元嬰老怪親自出馬。

    也正因此,元嬰老怪在太古小江湖的地位纔會如此至高無上,乃至於直接就成爲衡量一個門派地位的關鍵標識。

    沒辦法,有元嬰老怪坐鎮的太古門派就是比沒有的強,真要動起手來只要一個元嬰老怪就足以將任何一個普通門派滅門,這些普通門派完全沒有任何反制手段,你能爲之奈何?

    “沒想到閣下已是雪劍派的太上長老,我等失敬了……”路平安的臉色極爲難看,但還是不得不強行擠出一個笑臉,賠笑道:“太上長老是一個門派的最高代表,既然是太上長老的事情,那也就是整個門派的事情,請您到會客廳稍候,我這就去稟報我派的太上長老。”

    說罷,路平安不敢再有半點怠慢,示意其他幾個金丹期高層招待冰無情,自己則匆匆去了山頂。

    “怎麼?談判有進展了?怎麼弄得這麼狼狽?”陳久看到他這副樣子不由皺起了眉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