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播報】關注「起點讀書」,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過年之後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這個結果讓冰無情稍微放心了一點,自己不遠千里興致勃勃跑來向林逸表忠心,要是林逸被陳久這個老傢伙仗着主場優勢給弄死了,那才真的操蛋。

    不過,雖說是林逸佔據着主動,可一直這麼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

    冰無情已經特意打聽過一步登天陣的消息,心知這個陣法奇妙無比,就算是元嬰老怪也未必就能破陣而出,而林逸雖然高深莫測,讓人摸不清底細,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至少到目前爲止,他這個元神體還遠遠不到元嬰期層次,想要破陣難如登天。

    而如果沒有破陣的把握,眼下的這點主動,終究還是浮雲。

    既然來了北島青雲門,既然是要表忠心,冰無情絕不可能就這麼一直乾等着無動於衷,要是鬧到最後連林逸的面都見不到,他這一趟可就算白來了。

    硬闖登天崖是個下下之選,冰無情也並沒有考慮去找辛易捷,因爲他並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林逸的自己人,他能做的事情就只有一樣,去找陳久。

    身爲元嬰期高手,冰無情想要見到陳久並不難,如果路平安膽敢推脫,他隨便威脅一下就能逼得陳久乖乖現身,事實上根本不用他逼,路平安自己就已乖乖去把陳久給請出來了。

    畢竟不是傻子,有過上次的親身體驗之後,路平安很清楚自己在對方面前沒有任何可以討價還價的餘地,因爲彼此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對方無論提什麼要求乖乖照辦就行了,自有陳久出面應付。否則真要是擅作主張惹惱了冰無情,到時候就算陳久都未必保得下他。

    “在我北島青雲門住了這幾天,無情小友可還習慣?”陳久見了面笑呵呵的寒暄道。

    “無所謂習慣不習慣。我來這裡是爲了見你們的太古師叔祖,而不是來觀光閒遊的。”冰無情一如既往的不給面子。

    “呵呵。無情小友果然是真性情,說話還是這麼快言快語啊。”陳久笑得很尷尬,元嬰老怪身爲太古小江湖最頂層的存在,彼此之間交流接觸自有一套約定俗成的規矩,可惜這些東西在冰無情身上壓根就不起作用,說白了,對方甚至都不知道這方面的規矩,你能說他什麼好?

    “我這人不會說話。陳長老見諒,不過有句話我要再問一遍,我什麼時候才能去登天崖?”冰無情再次問道。

    “上次不是說了麼,這個要看林逸師叔祖到底什麼時候出關,老夫不知道無情小友跟他老人傢俱體是個什麼淵源,不過他畢竟是我太古青雲門的師叔祖,老夫肯定要爲他老人家着想,這一點希望無情小友能夠多多見諒。”陳久儼然一副爲林逸考慮的姿態。

    “是嗎?可是我怎麼聽你們北島青雲門的弟子私下議論,說陳長老跟你們的林逸師叔祖之間好像鬧得不太愉快,連你們陳家最器重的陳東城副掌門都被林逸給收拾了。我沒說錯吧?”冰無情毫不留情當面戳穿。

    “什麼?還有這事兒?”陳久聞言故作茫然,不着痕跡的瞪了旁邊路平安一眼,之前還覺得這個親傳弟子能力不俗可堪大任。結果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也是廢物一個。

    路平安苦笑不已,他這些天已經是想方設法不讓本門弟子跟冰無情接觸了,但卻無法杜絕弟子之間私下議論,陳家派系的弟子倒還好說,那些爲數衆多的本土派系可不會這麼聽話,以冰無情的能力,只要有人議論他自然就能清清楚楚,這事兒根本就怪不到自己身上啊。

    不過陳久眼睛都瞪過來了。路平安也只能接茬,同樣故作疑惑道:“不至於吧?太上長老和師叔祖雖然還沒有正式見面。但那是因爲師叔祖一來就忙着閉關的緣故,彼此連面都還沒有見到。哪裡會有什麼矛盾啊?”

    “那陳副掌門是怎麼回事?”冰無情看着兩人的表情。

    “哦,陳副掌門目前不在,他是外出公幹去了,所以您聽到的那些議論應該是有人亂說,底下那些弟子私下經常瞎說八道,讓您見笑了。”路平安糊弄道。

    冰無情直視着他的雙眼,看得路平安完全不敢與他對視,緩緩說了四個字:“你在說謊。”

    “啊?”路平安吃了一驚,隨即連忙強顏歡笑道:“冰長老說笑了,我說的這些可都是千真萬確,絕對沒有半句隱瞞。”

    冰無情沒有說話,他十分確定對方就是在說謊,不過對方既然紅口白牙咬死不認,他也沒辦法當面拆穿,除非找到人證當面對質,亦或者將陳東城給找出來,只可惜這兩樣都不現實。

    “看來事情都已經清楚了,無非底下有些弟子亂嚼舌根而已,無情小友不必太過當真,林逸師叔祖有什麼消息我們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還請稍安勿躁。”陳久最終出面道。

    話說到這一步,冰無情自然不好再說什麼,當即轉身離去。

    等到冰無情離開許久,路平安這才總算鬆了一口氣,有些擔憂道:“師父,這個冰無情不好糊弄,弟子擔心他接下來還會搞東搞西,關鍵他還是元嬰期存在,弟子就算想攔都攔不住,萬一他真要是乾點什麼出格的事情,那可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吩咐下去讓下面的人全都給老夫閉嘴,誰要是再敢亂嚼舌根,就讓他來見老夫。”陳久冷哼道。

    “可是辛易捷怎麼辦?”陳久這個太上長老的親口命令,整個北島青雲門上到金丹期高層下到普通弟子,無論是陳家派系還是本土派系,理論上都沒人膽敢抗令,可辛易捷是一個異類,這傢伙已經明擺着站到了林逸那一頭,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怎麼可能被陳久一句命令就給嚇住?

    “哼,他不聽話你就親自盯着。”陳久眼神一厲,若不是因爲陳東城被拿捏住了,若不是怕跟林逸徹底翻臉之後陳東城沒救,他早就讓人解決掉這個不知死活的辛易捷了。

    ps.追更的童鞋們,免費的讚賞票和起點幣還有沒有啊~515紅包榜倒計時了,我來拉個票,求加碼和讚賞票,最後衝一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