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就這麼神色平靜的看着他,片刻後,毫無誠意的咧了咧嘴:“早就說了,你們的師叔祖啊。”

    “哼,看來老夫是聽不到實話了。”陳久臉色一變,整個人的氣勢頓時變得極度凌厲,他第一次毫無保留的放出了獨屬於元嬰老怪的氣場!

    辛易捷嚇了一大跳,面對對方的氣勢他這個金丹初期高手連站在這裡都顯得極爲艱難,若不是林逸就站在旁邊,只有他一個人的話說不定當場就跪了,畢竟元嬰老怪的強大與恐怖,在這太古小江湖實在是太根深蒂固了。

    “怎麼?太上長老準備出爾反爾了?”林逸還是原來的表情,絲毫沒有因爲對方的氣勢動容,所謂元嬰老怪的氣勢在他眼裡其實也就這樣了,真沒什麼好吃驚的。

    “說不上出爾反爾,只是身爲北島青雲門的老傢伙,這種事情總少不了要好好把關,要是放一些不明不白的人物進來,老夫可是會被人戳脊梁骨的。”陳久的語氣雖然平淡,但一身氣勢卻愈演愈烈,很顯然,今天這事兒他是不準備善了了。

    準確的說,從一開始他就沒有這個打算,無論林逸這個太古師叔祖是真也好是假也罷,他註定了絕不會讓林逸如願進駐北島青雲門,畢竟一山不容二虎。

    之所以拖了這麼久都沒有直接翻臉,除了陳東城這個顧慮之外,另外一個關鍵原因則是林逸之前展現出來的詭異手段,在弄清楚之前他不想輕易冒險。

    所以。這陣子陳久並沒有閒着,他一直都在查找有關攝取元神的各種資料,可惜,終究無果。

    這不奇怪,就算太古小江湖一向注重元神修煉,各種元神手段也算是層出不窮,但是像勾魂手和元神吞噬這麼兇殘的卻是聞所未聞,畢竟最強也纔不過元嬰老怪而已,層次撐死也就這樣了。就算研究再多又能如何?

    沒有資料,就意味着心裡沒底,所以陳久纔會一直耐着性子,直到今天,他的耐心徹底耗沒了。

    誠然,未知就意味着風險。但陳久並不覺得自己真會栽在區區一介林逸身上,頂多就是會有點麻煩罷了。

    身爲元嬰老怪,自然有着元嬰老怪的傲氣。

    “呵呵,說來說去還是同一個意思,過河拆橋啊,身爲太上長老翻臉倒是翻得挺快。”林逸臉上並沒有任何憤怒的表情。他本來就沒指望對方會跟自己講什麼誠信,真要是傻乎乎的去相信對方的人品。那只有一種解釋,他腦子進水了。

    “隨便你怎麼說,既然選擇跟老夫打擂臺,早就該有這個覺悟了,不是麼?”陳久並沒有絲毫的難爲情,到了他這種層次的人物,臉皮早已磨礪得爐火純青了。這算得了什麼?

    “嗯,不愧是元嬰老怪。一副吃定我的表情,很可怕啊。”林逸似笑非笑道。

    “哼,死到臨頭,嘴倒是挺硬。”陳久回以一聲冷哼。

    聽着這兩個人的對話,一旁的辛易捷已經完全不會動了,兩位大佬撕破臉準備親自動手了,像他這樣的小嘍囉該怎麼辦,留下來幫忙還是趕緊逃爲上策?

    要說幫忙,辛易捷深知就自己這點實力根本幫不上任何忙,留下來能夠不幫倒忙就算不錯了,可要是就這麼逃走,先不說林逸這邊不好交代,說起來好歹也是金丹期長老,多少總還是要臉的人物啊。

    瞥了一眼旁邊躊躇的辛易捷,陳久忽然說道:“聽說你還帶來了幾個資質不錯的世俗界弟子,如果不想殃及池魚的話,就讓他們先躲一躲,放心,只要他們日後不主動生事老夫不會秋後算賬,這點容人之量老夫還是有的。”

    這倒是一句實話,陳久對林逸出爾反爾是因爲林逸拿住了他的痛腳,而且無論地位還是實力,林逸都有威脅到他的可能,某種程度上算是一個有資格成爲他對手的人物,這種時候他當然可以不擇手段。

    但是宋凌珊衆人不一樣,雖說這些都是林逸的人馬,可對於陳久這個元嬰老怪來說,要是連這些人都放在心上那未免也太過心胸狹窄了。

    如今不僅是北島陳家,就連整個北島青雲門都處於後繼無人的狀態,只要幹掉了林逸,剩下宋凌珊衆人羣龍無首根本沒有半點威脅,反而都是不錯的潛力股,代價無非是多花點時間調教一番罷了。

    “不必。”林逸的回答直截了當,事實上直到此刻,宋凌珊衆人一個都沒有出面,一個個都還在各自房中閉關修煉,兩耳不聞窗外事呢。

    “哦?”陳久不禁有些意外,嘴角隨即勾起了一絲嘲諷的弧度:“對自己手下也都如此心狠手辣嗎,老夫倒還真有點小瞧你了,算個人物。”

    登天崖並不大,真正被一步登天陣籠罩的範圍就更小了,就算是尋常兩個金丹期高手對毆都能輕易席捲一切,而今換成是陳久這樣的元嬰老怪,更是舉手投足就能輕易毀掉這裡,也就是說包括辛易捷在內的這些人如果留在這裡,殃及池魚那是必然的結果,以他們的實力,沒人能活着離開這裡。

    在陳久看來,林逸這麼做幾乎就等於宣判了衆人的死刑,一句心狠手辣的評價絕對恰如其分。

    “心狠手辣?”林逸聞言卻是笑了,斜眼看着這位元嬰老怪道:“我說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事情了,太上長老?”

    “哦?”陳久一愣。

    “我可從來沒打算跟你大打一場,就算當面翻臉,頂多也就是讓你步上陳東城的後塵而已,哪裡用得着那麼費勁?”林逸一本正經道。

    “什麼?”饒是陳久也不禁被他這個口氣給驚呆了,誠然,他到現在都還理解不了對方用在陳東城身上的詭異手段,但自己可是元嬰老怪啊,這小子以爲同樣的招式用在元嬰老怪身上也能見效嗎?未免太天真了吧!

    真要是隨隨便便就能解決掉元嬰一個老怪,放眼整個太古小江湖那都變成無敵的存在了,這小子以爲他是誰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