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哈哈哈哈!有意思!很有意思!”陳久反應過來大笑不已,一身本就極爲強勁的氣勢瞬間變得越發狂亂凌厲,豪放大笑道:“有這個能耐的話,那就來試試看啊!”

    說話間,陳久輕輕一步踏出,然而沒等這一步踏完,整個人身形莫名一晃,而後赫然便已掠過數丈距離,直接就出現在了林逸的背後。

    北島青雲門頂級身法,半步顛。

    這還沒完,此刻陳久的一個指尖已然對着林逸的後腦,一道無比凌厲的勁氣瞬間凝聚成一柄無堅不摧的神兵****而出,瞬指殺。

    旁觀了這一幕的辛易捷頓時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半步顛接瞬指殺,如此攻勢無論速度還是殺傷都絕對毋庸置疑,面對林逸這個不知底細的對手,陳久這位元嬰老怪並沒有半點輕敵的姿態。

    他在全力以赴,如同眼前站着的是其他門派的元嬰老怪,跟他一個層次的強敵!

    陳久的攻擊不可謂不可快,可惜他的對手是林逸,就算不用快到極致的變態身法,單單一招半元神狀態就能輕易避過他的瞬指殺。

    果不其然,林逸只是微微一晃就輕而易舉避過了這一道瞬指殺。

    “哼,實力果然不弱,難怪口氣這麼大,不過你能躲過一道,不知道能不能躲過十道呢?”陳久居高臨下的出現在林逸頭頂上空,此刻赫然每一個指尖都激射出一道強力指勁,正是瞬指殺的終極版,十指連殺。

    十道指勁交織成一個密密麻麻的必殺之網,當頭將林逸徹底籠罩,無所遁形。

    “呵呵,還挺自信的嗎?”林逸的聲音隨之在他頭頂響起。

    “怎麼可能?!”陳久頓時大驚失色。他明明已經用神識鎖定了林逸的位置,就算對方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纔對,怎麼會突然出現在自己上方。這是什麼鬼?

    直到此刻這位元嬰老怪才突然反應過來,對方看起來雖然跟常人無異。但說到底終究是個元神啊!

    陳久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察覺到不對的第一時間就想擺脫,可惜終究還是慢了。

    一隻無形的黑色巨手已經籠罩在他的頭頂,陳久的眼神在短短片刻之間迅速變得空洞,而後變得徹底無神,整個人隨之癱倒在地上,再沒有半點動靜,情形跟之前的陳東城如出一轍。

    辛易捷都看傻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站在他這個旁觀者的角度,這一場巔峰之戰着實來得突兀,但卻結束得更加突兀,在他預想之中就算林逸真是了不得的存在,講道理想要幹掉一個元嬰老怪好歹也得經歷一番苦戰才行,哪有像現在這樣說幹掉就幹掉的,這還是強大不可一世的元嬰老怪嗎?

    “還愣着幹什麼,把他拖出去吧。”林逸看了他一眼吩咐道。

    “拖……拖出去?”辛易捷戰戰兢兢的指了指地上的陳久,就算此刻不省人事,那也終究是高高在上的太上長老。站在整個太古小江湖頂層的元嬰老怪,什麼時候連如此存在都會有這種待遇了?

    “要不然呢?留在這裡發黴?”林逸反倒一臉古怪,似有所指道:“接下來該做什麼你知道吧?”

    “該做什麼?”辛易捷仍舊一臉茫然。今天這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他壓根就沒有半點心理準備,林逸之前也壓根就沒跟他說過什麼應對之策,這種時候根本連該做什麼都不知道啊。

    “太上長老被幹掉了,掌門又是杳無音訊,接下來要做什麼那不是很明顯麼,當然是接管北島青雲門了,難得出現這麼大的權力真空,你總不會還想着讓別人來撿這個空子吧?”林逸看着他道。

    在來北島青雲門之前。他其實對於門派內部的權力並沒有什麼想法,之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完全就是形勢所逼。要不是陳久和陳東城這些人自己作死,林逸並不介意跟他們和平相處。而現在麼,連陳久這個太上長老都已經成這副樣子了,要是這樣都還不接管北島青雲門,那未免就太過假惺惺了。

    不管怎麼說,既然打算在太古小江湖立足,那麼首要的第一件事就是捋順北島青雲門,與其放任其他人上位,對於林逸來說最好的接管人選自然是辛易捷,至於他自己,當然不能親自出面,勢必要成爲站在辛易捷背後的強大靠山才說得過去。

    щщщ ¸тt kǎn ¸℃o

    否則的話,單單安撫輿論就是一個不小的麻煩,說到底畢竟是一個外來者啊。

    “接管北島青雲門?讓我去嗎?”辛易捷聽了這話徹底驚呆,他不過就是區區一個金丹初期排名墊底的長老而已,之前從未想過能夠解決陳久這個太上長老,更沒有想過要接管北島青雲門,想都不敢想啊。

    “你怕沒人服你?”林逸一眼看穿了他的疑慮。

    辛易捷這人雖是明哲保身的老好人,但從他事到臨頭毫不猶豫投向自己就看得出,這傢伙絕不是苟且偷生的爛泥,這傢伙的心底,埋藏着巨大的野心。

    “……”辛易捷汗顏,這事兒還用問嗎,就自己這點實力連拉攏幾個盟友都十分勉強,至於說真的上位接管北島青雲門,那種事情可能麼?

    “這有什麼好猶豫的,把這傢伙拖出去,誰敢不服你?”林逸努嘴指了指地上的陳久。

    “對哦!”辛易捷頓時眼睛亮了,單憑他自己當然是沒什麼說服力,可是地上這位太上長老卻足以鎮服一切了,強者爲尊不是一句空話,現在連元嬰老怪都被幹掉了,門派上下誰還敢有半點不服?

    本土派系自不用說,這些人明裡暗裡本來就有各種牢騷,只是迫於太上長老陳久的淫威所以不敢表現出來罷了,要說有人能夠站出來扳倒陳久,他們就算不是舉雙手贊成,那也大多不會反對,畢竟這跟外敵入侵的性質不一樣,是門派內部鬥爭,是內政。

    至於陳家派系,就連最叼暴的太上長老都被放倒了,羣龍無首,他們能怎麼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