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元嬰老怪的威風終究不是擺設,他們之前有膽子跟林逸作對,純粹就是覺着對方不過是個坑蒙拐騙的江湖騙子,沒什麼實力,說白了就是無知者無畏。

    事實上,等到陳東城被收拾之後,他們這些人基本上就已經開始消停了,真正上躥下跳的也就一個路平安,而這都還是因爲他是陳久談判代言的緣故,要不然估計連路平安都不敢這麼活躍,畢竟誰都不是傻子,槍打出頭鳥的道理是個人都懂,明知道林逸不好惹誰還敢這麼跳?

    而現在,林逸用實實在在的手段證明了他的不好惹,之前的陳東城只是小試牛刀,陳久纔是他要解決的正主。

    整個過程,輕而易舉。

    想到這裡,辛易捷整個人都不禁興奮了起來,雖說接管北島青雲門這種事情想想都還有些不真實的感覺,但有林逸這棵大樹撐腰,並不是完全做不到。

    “可是我這點實力真的可以嗎?”辛易捷還是不太自信,如今有了太上長老這個前車之鑑,殺雞儆猴的效果那絕對是槓槓的,但凡有個金丹中期的實力,辛易捷都相信自己能夠掌控大局,可問題是,金丹初期這點實力實在有點弱得離譜啊。

    “夠嗆,所以我要親自出面鎮場,那就差不多了。”林逸說道。

    “您親自出面?”辛易捷一驚,連陳久都被輕而易舉弄得半死不活,若是林逸親自出面,那威懾力自不用說,別說是門派內部這些金丹期高層和普通弟子,就是再來一個元嬰老怪也都得好好掂量掂量才行,可問題是。林逸出得去?

    別忘了,這裡還是一步登天陣之內,就算輕鬆幹掉了陳久這個太上長老。那也不意味着林逸就能破陣而出了,這完全是兩碼事。

    想要破解一步登天陣。唯一的辦法就是做到四個字,一步登天。

    “不錯,所以你可以去召集人馬了,我馬上就來。”林逸微微一笑,信心十足。

    “那……好吧!”辛易捷重重點頭,既然林逸都這麼說了,他自然沒有理由懷疑,當即拖着人事不知的陳久出去了。

    看着辛易捷離開。林逸閉上雙眼緩緩深吸了一口氣,而後伸手緩緩伸向前方,直至觸碰到那一道無形有質的壁障之後,嘴角隨之勾了起來:“一步登天陣,研究了這麼久總該走得出去了吧?”

    這段時間,林逸所做的努力可不僅僅是在修煉元神和勾魂手,如何突破一步登天陣,這也一直都是擺在他面前最大的課題之一,畢竟他可從來沒有指望過陳久這些人會乖乖送上身份腰牌。

    當然,真要是突破不了也沒事兒。現在北島青雲門羣龍無首,讓辛易捷去想辦法弄一塊身份腰牌應該不會太難,只不過難得遇上這樣的玄妙陣法。要是不能自己堂堂正正闖出去而被逼着走後門的話,那還是林逸嗎?

    一步登天陣,理論上真正能夠靠自己突破這個陣法的人,就只有北島青雲門那位被稱爲大帝的傳奇人物,畢竟這是他親手設下的陣法,除此之外再沒有聽說。

    照辛易捷的說法,就算是陳久那樣的元嬰老怪,也從未真正突破一步登天陣,甚至於很少做這樣的嘗試。因爲那是屬於傳奇人物的領域。

    而現在,林逸總算要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了。

    指尖與陣法接觸。一瞬之間林逸便重新感受到了那種恍若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邊的玄妙感覺,經過這段時間的不斷摸索。這種感覺他已一點都不陌生,爲了橫跨這堵咫尺天涯的阻隔,他前後已想了不下一百種辦法,最終統統失敗。

    這並不完全是思路的問題,更主要的桎梏其實在於實力本身。

    若是沒有超越元嬰期的實力,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突破一步登天陣,這恐怕就是那位傳奇大帝設下一步登天陣的初衷吧!

    本來,林逸就算意識到了這一點也會束手無策,不過因爲得了一大坨神識草根的緣故,拋開元神體實力不論,他的元神比之剛來太古小江湖的時候已然更上一層,單從層次來說甚至已經恢復到了天階島本體的水準,真真正正的玄升期!

    若非如此,他勾魂手的威力也不會突然間變得如此之強,連陳久這樣的元嬰老怪都能輕易收拾,對於習慣了元嬰老怪即是巔峰的太古小江湖來說,如今的林逸毫無疑問就是一個怪物,一個輕而易舉就捅穿了整個天花板的可怕怪物。

    一步踏出,林逸從元神體瞬間切換至元神形態,而後迅速凝聚成一道極細極長的元神絲線,若是旁觀者眼力足夠的話就會發現,這個形態幾乎跟元神投射的時候如出一轍!

    沒錯,這就是林逸想出來的應對之策,咫尺天涯固然玄奧,但終究比不上真正的跨界投射,這其中的難度並不在於元神投射能不能橫跨咫尺天涯,而在於林逸能不能夠成功施展出仿製版的元神投射。

    哪怕只是簡陋仿製版,哪怕效果只有原版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這其中的難度那也是非同小可,要知道元神投射可是靠着專門的陣法才能成功,而現在純粹是靠林逸自己啊。

    這個難度,除了林逸自己無人能夠體會。

    現實之中的一瞬,在林逸看來卻似過了很久,下一刻,一道微不可查的元神絲線忽然出現在陣法的另一端,而後這道元神絲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成長,逐漸凝聚出了林逸的身影。

    一步登天,達成!

    “老大,要走了嗎?”吳臣天的聲音忽然在身後響起,其他宋凌珊幾人也都跟着探頭,一個個都面帶着興奮之色,雖說這次林逸與陳久的對決並沒有花費多少力氣,其間也並沒有發出什麼動靜,可要說他們一點都沒有察覺那是假話,名義上是在閉關修煉,其實都在豎着耳朵偷聽呢。

    “是啊,帶你們好好認識一下以後的北島青雲門。”林逸笑着招了招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