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嘞!”衆人頓時歡呼雀躍的跟了上來。

    咚!咚!咚!

    渾厚的古鐘聲傳遍整座青雲山,所有北島青雲門的人,上至金丹期長老下至普通弟子聽到這個鐘聲齊齊臉色一變,二話不說放下手頭事情,從四面八方迅速向大殿聚集。

    青雲鐘響必有大事,所有人等必須第一時間集合,這是北島青雲門的門規。

    “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衆門徒彼此面面相覷,若沒有重大變故,青雲鍾是絕不會輕易敲響的,難不成出什麼大事了?

    陳久跟林逸親自談判的事情極爲隱秘,幾乎所有人都被矇在鼓裡,不明所以。

    就連路平安也十分詫異,他並沒有看到陳久和林逸交手的那一幕,事實上從陳久吩咐他揹走陳東城的時候他就已經率先離開了登天崖,所以,對於之後發生了什麼並不清楚。

    “沒道理啊,師父明明說過要冷處理的,就算解決掉了林逸也沒必要特意敲響青雲鍾吧?”路平安一頭霧水,他到現在都還想當然的以爲陳久能夠輕而易舉幹掉林逸,畢竟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元嬰老怪,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個來歷不明的元神?

    路平安不明所以,其他衆人就更加不明所以了,直至他們看清楚站在青雲鍾邊上的那個身影,臉上的驚訝之色頓時更甚。

    “辛易捷,你搞什麼鬼!”路平安頓時大皺眉頭,其他一衆金丹期高層也都紛紛面露不滿之色。青雲鍾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碰的,最起碼也得是副掌門那個級別才行,像辛易捷這種排名墊底的末流長老,根本沒有這個資格。

    若是換做以往,被衆人這麼面目不善的圍住,辛易捷早就已經嚇得腿軟了,而今天雖然多少還是有點緊張,但心裡卻全然沒有半點驚慌,畢竟他比誰都明白。從今天開始就是北島青雲門的新時代啊。

    “沒有搞鬼啊,因爲有緊急大事,所以就敲響青雲鍾召集大家嘍。”辛易捷語氣平靜道。

    “你有這個資格?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一個陳家派系的金丹期長老當面嗤之以鼻。

    “擅自敲響青雲鍾是個什麼罪名,辛易捷你不會不清楚吧?”路平安跟着冷笑,而後補了一句:“話說回來你能有什麼緊急大事,難不成那位太古師叔祖嗝屁了?”

    心中早已認爲林逸必死在陳久手下。路平安如今說起話來比起之前明顯肆無忌憚了許多。

    “不會吧?那個冒牌貨不是被囚禁在登天崖嗎,總不能自己撞牆死了吧?”旁人故意附和道。

    其他本土派系的高層和弟子則一個個面面相覷,這陣子辛易捷沒少拉攏他們,但是真正響應者卻是寥寥無幾,除了畏懼於太上長老的淫威之外,另外一個傳言也是令他們搖擺不定的關鍵原因。那位太古師叔祖好像是一個冒牌貨啊。

    辛易捷看了他們一眼,清了清嗓子道:“關於林逸師叔祖是不是冒牌貨。這件事從今天開始不會再有任何懸念了。”

    “哦?是因爲他死了麼?”路平安不以爲意的撇了撇嘴,在他眼中林逸如今就是一個死人。

    所有人都在看着辛易捷,卻見他咧嘴一笑,指了指青雲鍾旁邊的一處空地,那裡蓋了一塊白布,而在白布下面分明是一個人形。

    “果然已經死了。”路平安頓時更加篤定了,他相信白布下面肯定就是林逸的屍體。因爲只有屍體,才能被帶離一步登天陣。

    “算是吧。”辛易捷似笑非笑。隨即面向衆人道:“今天在登天崖發生的事情我覺得有必要向大家好好解釋一下,路長老應該不會不讓我說吧?”

    “哼,有什麼好說的!”路平安冷哼一聲,不明真相的他直到此刻都還在想着低調處理,轉移話題道:“話說回來,辛易捷你膽子不小啊,只不過死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冒牌貨而已,你居然就敢擅自敲響青雲鍾召集所有門徒,你該當何罪!”

    “可是……”辛易捷頓了一下,嘴角一彎道:“如果躺在這裡的人不是林逸師叔祖呢?”

    “什麼意思?”路平安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的意思是……”辛易捷說到一半,猛然上前掀開白布,等看清躺在地上那人的面容之後,全場所有人集體大驚失色,至於路平安更是臉色一白差點當場暈倒。

    “如今出事的是太上長老,我敲一敲青雲鍾應該不爲過吧?”辛易捷好整以暇道。

    沒有人搭話,因爲他們說不出話來,因爲他們的下巴都已經掉在地上了。

    許久,才響起路平安結結巴巴難以置信的聲音:“這……這……怎麼可能?!”

    躺在地上的不是林逸,而居然是陳久,這怎麼可能?

    “不會吧?難道是其他門派的元嬰老怪打上門來了?”其他不明所以的人還在大驚失色,在他們心目之中能夠打敗元嬰老怪的自然也只能是元嬰老怪,比如說剛走不久的雪劍派冰無情。

    “沒有,太上長老他因爲質疑林逸師叔祖的身份,於是就被林逸師叔祖給收拾了,就這麼簡單。”辛易捷淡淡說道。

    話畢,全場又是一片死寂。

    太上長老被人收拾了?這話放在以往絕對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可是此刻卻沒人笑得出來,因爲陳久就躺在面前,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只是即便如此,衆人還是覺得眼前這一幕太過不可置信,不會是幻覺吧?

    用幻象欺騙全場這麼多人無疑是一個天方夜譚,不過不聲不響就解決掉陳久這個元嬰老怪,同樣是一個天方夜譚,兩者的可信度對衆人來說相差不多。

    “從今天起,林逸師叔祖就是咱們北島青雲門唯一的定海神針,至於這位太上長老,已經成爲過去式了,大家頂多緬懷一下,以後就沒必要再經常掛在嘴上了。”辛易捷說着看了失魂落魄的路平安一眼,補了一句:“我想路長老應該沒什麼意見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