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後失蹤了整整半年時間,在此之前辛易捷比誰都希望這位前掌門能夠回來主持大局,可現在,一切都不同了。

    洪子君回來了,那他這個剛坐上的掌門位置怎麼辦?繼續做下去,還是退位讓賢,物歸原主?

    這事兒要是處理不好,辛易捷好不容易穩住的局勢極有可能再度陷入失控邊緣,萬一要是本土派系因此分裂,而陳家派系再次從中煽風點火的話,事情說不定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掌門之位該誰來做,有個決定權的人不是北島青雲門上下門徒,而在登天崖。

    “這位就是洪子君?”林逸打量着辛易捷帶來的這個中年人,面白無鬚,長相看着有些忠厚儒雅,舉手投足間偶爾流露出幾分上位者的氣勢,不過並不明顯,反而透着一絲憔悴和狼狽。

    “弟子拜見師叔祖!”洪子君連忙拜倒,在林逸面前絲毫沒有半點掌門架勢,他不是傻子,對方連太上長老陳久都說幹掉就幹掉,何況他區區一介弱勢掌門。

    最主要的是,如今物是人非,名義上辛易捷已經成了北島青雲門的新任掌門,而且還是林逸當衆欽點的,他這個時候回來其實冒了極大的風險,萬一林逸和辛易捷覺得他礙眼,下場絕對好不到哪裡去。

    別看辛易捷是個老好人,也別看他之前對辛易捷多有提攜,事關掌門之位,就算是親兄弟之間也爭個你死我活,當然,最終的決定權並不在於他和辛易捷,而在於林逸。

    “失蹤這麼久,幹嘛去了?”林逸看着他問道。

    “說來慚愧。這半年來一直躲在外面不敢回來,因爲我要是回來,那就沒命了。”洪子君苦笑道。

    “爲什麼?”林逸和辛易捷相視一眼。洪子君身爲一派掌門,實力自然不弱。乃是實實在在的金丹大圓滿高手,而且就在北島青雲門地盤之內,怎麼會有性命之危?

    “因爲要殺我的人可是太上長老陳久啊,當初要不是我的坐騎拼死掩護拖延了一瞬,我早就已經是一個死人了。”洪子君直到今天說起這事兒都是心有餘悸,誰也想不到,自家的太上長老居然會直接對本派掌門出手,而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替陳東城鋪平道路。

    “難怪整整半年都杳無音訊。”林逸點頭。

    這就說得通了,既然已經出手,那麼只要有陳久在,洪子君自然是不敢再回來北島青雲門了,那是找死。

    也正因此,他纔會在這個時候忽然現身回來,畢竟陳久已經被林逸幹掉,對他來說最大的威脅已經消失了,身爲堂堂掌門總不可能一直流落在外,不管怎樣總是要回歸北島青雲門的。

    “身爲掌門卻只顧個人安危。說來是我大大失職了,還請師叔祖您親自治罪。”洪子君畢恭畢敬的主動請罪,態度放得十分端正。

    “沒這個必要。情有可原嘛。”林逸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看向洪子君的眼神卻是多了幾分玩味,這傢伙明知道自己讓辛易捷頂替了他的位置,但從此刻的態度來看,竟沒有半點的埋怨和憤懣,反倒似乎已經看開了。

    洪子君當然沒有興師問罪的膽子,這一點並不難理解,可是將態度擺得如此端正,還主動做出一副負荊請罪的架勢。這就有點意思了。

    “多謝師叔祖體諒,但我這半年來的不作爲是事實。身爲掌門卻失聯這麼久,我這個掌門當得實在不稱職。也沒臉再當下去,所以這個重任以後只能落在辛掌門一個人的肩上了!請師叔祖放心,弟子一定全力配合,爲您和咱們北島青雲門赴湯蹈火,保駕護航。”洪子君連忙表忠心道。

    這傢伙倒是還挺上道!林逸頓時明白了對方的來意,這是知道事成定局,不想爲了一個已成空中樓閣的掌門之位再惹殺身之禍,所以主動前來自我澄清,拋開其他不說,這傢伙識時務倒是真的。

    “既然如此,那這樣吧,你以後就當個副掌門好了,有經驗也有實力,以後辛易捷這邊還得靠你多多幫襯,希望咱們北島青雲門從此再沒什麼派系之爭,我也不想再聽到有人挑事鬧事,我對你們兩位寄以厚望,可別讓我失望了。”林逸看着兩人道。

    “是!”兩人俱是大喜。

    辛易捷大喜是因爲自己真正坐穩了掌門之位,而至於洪子君,對他來說能夠獲得林逸的認可本身就已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何況雖然丟了掌門之位,至少還能做一個副掌門,這已是意外之喜了,沒什麼好不滿足的。

    當初會被陳久欺壓得如此悽慘,這本身就已證明了洪子君並不是一個性情強硬之人,若不是陳久想要他的性命,他的選擇多半是會一直忍氣吞聲下去,現如今換成了更加可怕的林逸,他選擇低頭看似在意料之外,實則完全在情理之中。

    “很好。”林逸笑了笑,推辛易捷坐上掌門之位是無奈之選,因爲整個北島青雲門他也就跟辛易捷一個人熟,換其他人來坐這個位置他不放心,可只憑辛易捷一個人想要真正掌控住大局,短時間內又有點不太現實,洪子君出現得正是時候。

    “對了,師叔祖,還有一件事需要向您彙報。”辛易捷頓了頓,面帶幾分愧色道:“陳東城、路平安兩個人都跑了,而且還帶走了陳久的屍體。”

    如今陳久的元神已被林逸拘在玉佩空間,剩下的肉身對於其他人來說,已跟屍體無異了。

    “知道了。”林逸對此不置可否,這在他看來倒未必就完全是壞事,畢竟陳東城和路平安這兩個人留在門派之中多少都是隱患,有他們倆在,陳家派系就不會完全散掉,派系之爭還會一直存在下去,而他們倆人一走,陳家派系從此徹底羣龍無首,也就不攻自破了。

    至於陳久,林逸更是一點都不擔心,這傢伙的元神就被自己扣着,除了自己誰也不可能讓他活過來,陳東城和路平安就算把他帶走了又能怎麼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