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雪劍鋒的淫威之下,上至掌門洪慶元,下至普通雪劍派弟子,所有人只能面面相覷,集體噤聲。

    許小冬被抓起來當衆綁上了邢臺,結果絲毫沒有出乎雪劍鋒的意料,當聽說自己師父蒙難之後,消失無蹤的冷冷果然在天黑之前便現身了。

    “我來了,你現在可以放開我師父了吧。”冷冷直視着高臺之上的雪劍鋒道。

    “呵呵,師徒之情可真是讓人感動啊,不過我什麼時候說過你來我就會放了你師父啊?”雪劍鋒一臉邪笑。

    “你想怎麼樣?”冷冷對此並不意外。

    “不怎麼樣,我就算說讓你現在從了我估計你也不願意,不過沒事兒,我有耐心,這種事兒等林逸倒黴了你自然就想明白了,到時候根本用不着我來多嘴。”雪劍鋒顯得信心十足,隨即冷笑道:“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跟你師父站一塊兒,要是冰無情還念着林逸交代給他的任務,我想他會現身的。”

    相比起冷冷,雪劍鋒現在更重視冰無情,畢竟這纔是真正能夠對他造成致命威脅的人物,如今好不容易令其重傷,當然是要趁這個機會斬草除根,相比之下冷冷都不算什麼了。

    話是這麼說,不過對於冰無情到底會否現身,雪劍鋒心中卻是沒有什麼底,他很清楚這是一個極其理智現實的人物,既然明知回來就是送死,那麼這傢伙主動現身的可能性實在不大。

    結果大大出乎雪劍鋒的意料,他的耐心甚至都還沒有開始消耗,冰無情就出現了。

    “難得難得,真沒想到你這個冷麪冷臉的傢伙居然會對林逸如此忠誠,爲了他的一個女人竟會跑回來送死。這種覺悟我是應該說你高尚呢,還是應該說你愚蠢呢?”雪劍鋒見狀不由喜出望外。

    冷冷對此也十分意外,雖然她已知道冰無情是自己人。但彼此之間並沒有多少實質性的交流,她從來不知道冰無情對林逸的忠誠居然會到這種程度。着實令人刮目相看!

    “我不高尚,也不愚蠢。”冰無情回答了一句。

    “哦?那明擺着送死的事情你還回來幹嘛,你該不會想說你自覺還能活着逃出去吧?”雪劍鋒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現在冰無情已經身受重傷,雪劍派其他人也沒人敢來攔他,今天,就是冰無情的死期。

    “能。”冰無情的回答簡短有力。

    “有意思,那就試試看。”雪劍鋒嘴角咧了起來。之前被對方唬住是不假,可現在早已識破了對方虛張聲勢的底細,尤其冰無情還是身負重傷,要是連這樣都弄不死,那他還不如趕緊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好啊,那就試試看。”有人應聲,但卻不是冰無情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雪劍鋒頓時臉色一變,旁邊冷冷也是臉色大變,只不過前者是變得極爲難看。而後者則是喜出望外罷了。

    誰也不會想到,林逸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中島!

    這是一個純粹的巧合,林逸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純粹就是因爲北島青雲門那邊的局面差不多已被掌控住了,所以前來中島看看冷冷,沒想到正好碰上這件事兒。

    “沒想到才這麼幾個月沒見,你翅膀就硬了,不簡單啊。”林逸看着站在高臺之上的雪劍鋒,神色不喜不悲,令旁人完全猜不出他的想法。

    由於上次的教訓實在記憶猶新,饒是雪劍鋒如今已成了元嬰初期巔峰高手,跟原來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此時被林逸這麼看着居然還是下意識心底打顫,不過。這一絲本能卻又莫名的不安很快就被雪劍鋒給壓了下去。

    現在都已是元嬰初期巔峰了,要是還怕區區一個築基期的林逸。傳出去豈不得被人笑死?

    “哈哈哈哈,今兒是什麼好日子啊?居然還有這樣的意外之喜,冰無情,你做得很好,你果然是一個十分識時務的傢伙,見風轉舵轉得很利索啊!”雪劍鋒大笑着對冰無情一臉的讚許,給人感覺冰無情就像是聽了他的吩咐,特意引林逸來送死一般。

    林逸之前帶給他的巨大恥辱,他可是無時無刻不記在心頭啊,本來還以爲至少要去北島纔有機會一雪前恥,沒想到對方竟在這個時候主動送上門來了。

    話雖如此,真要說就這麼光天化日之下殺死林逸,雪劍鋒卻還沒有這個膽子,畢竟干係重大,別說他承受不起,就是上頭的眼鏡博士也承受不起,但只要不弄出人命來,好好懲戒一番總是沒問題的吧。

    冰無情沒有理會,對於這種低級得一塌糊塗的離間他根本連搭話的興致都沒有,林逸要是這麼容易就上鉤,那隻能說明他瞎了狗眼,冰無情可從不覺得自己是有眼無珠的殘疾人。

    林逸同樣沒有理會,直接邁步便朝對方走去,冰無情想要跟上來,不過被他揮手阻止了:“你看看熱鬧就行了,對付這種貨色沒必要這麼緊張。”

    雪劍鋒聞言不怒反笑,冷哼道:“好大的口氣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是什麼老牌元嬰老怪呢,嘿嘿,裝逼裝成你這樣的還真是沒誰了!”

    “跟你說句實話,我這人其實並不喜歡裝逼,很多時候只是做一些很正常的事情,就像隨手摁死一隻螞蟻一樣,落在你們這些人眼裡就成了裝逼,你說我冤不冤?”林逸邊走邊笑。

    “摁死一隻螞蟻?誰是螞蟻?你的意思莫非我這個元嬰初期巔峰高手在你眼中就是一隻螞蟻?哈哈哈哈!”雪劍鋒神經質一般仰天大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好半天才直起身子咧着嘴嘲諷道:“看來我的話是一點都沒有說錯,你這何止是裝逼,簡直連逼都給裝腫了啊!”

    “隨你怎麼說吧,現在,你可以跪下了。”林逸說這話的語氣沒有半點火藥味,平淡如常,就好似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一般。

    “什麼?”雪劍鋒差點還以爲自己幻聽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