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居然莫名其妙就讓他雪劍鋒這個元嬰初期巔峰高手跪下,這傢伙是傻逼吧,哪裡來的自信啊?

    此時林逸已經走到面前不過五步的距離,雪劍鋒本就打定主意要讓他好好吃一番苦頭,惱羞成怒之下毫不猶豫雪劍出鞘,劍光一閃便已頂住林逸的喉嚨,場面跟之前他對付冰無情之時如出一截。

    冷冷和冰無情見到這一幕齊齊眼皮一跳,有一點不得不承認,這傢伙晉級元嬰初期巔峰之後劍速着實有些快得離譜了,雖然還有着諸如劍尖發飄和威力不足之類的種種弊端,但單從劍速本身來說確實極爲恐怖。

    當快到一定程度之後,本身就是一種無解的手段,雪劍鋒這一劍即便還沒有真正快到極致,但以太古小江湖的眼光來看無疑已經是一個極致了,這傢伙畢竟也算是一個天才,資質終歸不是假的。

    雪劍鋒從沒想過要一劍解決掉林逸,他這其實只是一次試探罷了,想讓林逸嘗一嘗與死神擦肩而過的感覺,想讓林逸當衆出洋相罷了,在他看來好戲纔剛剛開始呢。

    只可惜他預想中的這場好戲纔剛剛開始,準確的說應該是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雪劍鋒的劍是快,但林逸的勾魂手更快,在他出劍的那一瞬間,一隻冒着黑氣的勾魂手就已出現在他的頭頂,整個元神毫無懸念的被瞬間控制,而後被緩緩抽出肉身。

    要知道,就連陳久這個樣本來源在林逸的勾魂手面前都毫無抵抗之力,就更別說雪劍鋒這個純靠山寨出來的元嬰初期巔峰高手了,在勾魂手面前,他就是一個屁。

    噗通!趕在元神還沒有被完全抽離肉身之前。雪劍鋒連忙下跪,跪得毫不猶豫,在死亡面前什麼面子什麼怨恨都是虛的。求饒纔是硬道理。

    “……”全場衆人一陣無言。

    此時洪慶元衆人早已聞訊趕過來了,只不過雪劍鋒的事情他們都沒法插手。也從來不覺得以雪劍鋒的實力會吃虧,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是這麼一個結果,雪劍鋒竟然真的下跪了!

    所有人看着林逸的目光都帶着無比的驚駭和疑惑,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事實上,這個時候甚至就連冰無情都是一臉的震驚,他有想過林逸能夠對付雪劍鋒,否則要是沒有足夠的把握,以林逸的風格絕不會冒然出面。但是如此輕而易舉就逼得雪劍鋒下跪,這一幕着實有點刷新冰無情的世界觀,自己這位老大未免強得太過不可理喻了吧?

    “呵,生死關頭倒是還挺識相。”林逸見狀笑了笑,見雪劍鋒已經完全被自己嚇尿了,這才放開他的元神,令其逃過一劫。

    這裡畢竟是雪劍派的地盤,哪怕是爲了冷冷考慮林逸也不能一來就直接幹掉雪劍鋒,何況背後還牽涉到深不可測的中心,林逸暫時還沒有主動打響第一槍的打算。自然不會因爲區區一個雪劍鋒就亂了自己的節奏。

    元神重新回到肉身,雪劍鋒臉色一陣慘白,雖然這一下乍看起來並沒有受傷。但事實上元神被人強行抽離肉身乃是一件十分傷元氣的事情,尤其雪劍鋒乃是靠中心技術強行堆起來的高手,元神這方面完全是弱項,這種影響就更大了。

    沒有幾個月時間,雪劍鋒根本別想恢復到巔峰狀態。

    “我有眼無珠,您大人大量放我一馬,我以後再也不敢幹這種蠢事了,再也不敢了!”雪劍鋒連忙戰戰兢兢求饒,幾乎都快把頭埋進地下去了。

    他終歸不是傻子。別看林逸是放開了他的元神,但以林逸剛纔這手段想要滅他幾乎就是一個念頭的事情。爲了活命,他是不得不求饒啊!

    “是嗎?可我怎麼記着幾個月前纔給過你教訓。現在轉眼就不認人了,萬一以後又出爾反爾呢,我可信不過你這種有前科的傢伙。”林逸居高臨下睥睨道。

    “這個……”雪劍鋒匍匐在地上頓時汗如雨下,這種事兒他連辯駁的機會都沒有,只能一個勁求饒道:“請您相信我!我真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雪長老有所得罪之處請前輩多多海涵,我等代表雪劍派所有弟子感激不盡!”洪慶元也帶着一衆長老出面求情,不管怎麼說雪劍鋒終究還是雪劍派的人,尤其還是未來需要倚仗的元嬰老怪,要是就這麼折損在林逸手裡,對於整個雪劍派來說乃是無比巨大的損失,他們可承受不起啊。

    林逸看了他們一眼,對着地上的雪劍鋒努了努嘴道:“他們在給你求情,這算是一個臺階,你自己就不表示一下?”

    “表示一下?”雪劍鋒聞言一愣。

    “廢話,你這貨出爾反爾跟我作對,不付出點代價就想讓我把你給放了,真以爲我好唬弄是不是?還是說,你覺得我不會殺人?”林逸冷哼道。

    感受到對方身上逐漸釋放出來的殺機,雪劍鋒不由縮了縮脖子,人在這種生死關頭腦子總是轉得特別快,頓時就明白了林逸的意思,上次林逸放過他是因爲他交出了半截神識草,所以很顯然,這一次想要活命同樣得付出足夠的代價才行。

    “可是……我已經沒有神識草了……”雪劍鋒苦着臉道。

    “那就換別的啊,要是沒有像樣的東西,那就自廢一臂留個教訓,正好長長記性。”林逸隨口道。

    “我……”雪劍鋒臉色發苦,想要讓林逸滿意那起碼也得是神識草這種級別的寶物,他一時間哪裡拿得出來?

    “我的話從來不說第三遍,拿不出像樣的東西就自廢一臂,否則要是讓我親自動手,你可就沒這麼容易過關了。”林逸語氣淡淡道。

    洪慶元衆人只能面面相覷,林逸話說到這份上已經算是退了一步,他們可不敢再得寸進尺了,畢竟這可是連元嬰初期巔峰高手都能輕易摁死的存在,他們能夠站出來求一次情就算極限了,否則就是不知好歹引火燒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