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今也纔不過是築基初期巔峰而已,實力不濟資質也不濟,就連世俗界歷練和太古試煉的機會都沒有輪到,照規矩自然是要稱呼端木玉爲大師姐的。

    林逸點點頭,對方這個驚詫的反應並不奇怪,端木玉在葉靈派算是大名人,而且還是公認以後要接過大梁的人物,一般人就算想套近乎估計都套不上。

    “敢問閣下高姓大名?”中年男子驚詫過後連忙問道。

    “林逸。”林逸報了一下姓名,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來歷:“北島青雲門。”

    同爲十小門派家族之一,北島青雲門同葉靈派之間說不上關係有多好,但總歸還是有點聯繫,擡出這個身份應該會方便一些。

    “你就是林逸?”中年男子的反應卻是更加奇怪了。

    “怎麼?聽人說起過我?”林逸一愣,不過隨即便又釋然,經歷過之前在世俗界的那些事情,他的名字早已是衆人皆知,這些人回來之後難免要跟同門之間說一些有意思的見聞,對方聽說過自己的名字倒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唔……”中年男子表情古怪的點了點頭,隨後就沒有多說什麼,等到靠岸之後便領着林逸來到水上樓閣的大門口,囑咐一聲讓林逸在門口等候之後,便快步進去通報了。

    片刻之後,中年男子出來了,不過林逸並沒有見到端木玉。

    “跟我來吧。”中年男子看了林逸一眼,而後便帶着他走進樓閣旁邊的一條小道。

    林逸打量了一眼不禁有些驚異,這條小道的盡頭竟是一層長長的階梯,並不是通向上方,而是通向下方,關鍵是極爲深幽。足有數十米之深,目測應該都已經通到湖底了。

    這還不算,到達底部之後又是一條長長的隧道。在隧道中走了足有兩炷香工夫,中年男子才忽然停下腳步:“大師姐就在前面。你進去吧。”

    “她就住在這裡?”林逸有些皺眉,前方是一道鐵門,鐵門之後是個什麼景象暫時還不得而知,但是正常人應該都不會喜歡住在這麼深幽的地方吧,之前跟端木玉相處下來沒發現她有這種癖好啊?

    “暫時是吧。”中年男子不置可否。

    “那就多謝了。”林逸點點頭,他當然察覺到這其中的古怪,但這趟來就是爲了見端木玉,既然對方說端木玉就在裡面。他沒理由這種時候望而卻步。

    沒想太多,林逸當即推開推門,邁步而入。

    邁過門檻的第一時間,林逸頓時就明擺了其中的古怪,陣法!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陣法,不出意外應該是一個專門困人的陣法,發現這一點之後林逸第一反應並不是皺眉,反而忍不住有些想笑,剛到北島青雲門就被人誆進一步登天陣,而今來到葉靈派又進了另外一個陣法。看樣子層次同樣不低,自己這是什麼命啊?

    “林逸?你怎麼來了?”前方很快傳來端木玉欣喜的聲音,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密室。桌椅擺設一應俱全,而此時端木玉就坐在牀上發愣,聽到門開的時候還以爲是其他同門師兄弟,直至看清林逸的相貌之後才反應過來,頓時喜出望外。

    “難得來一趟中島,我來看看你啊。”林逸隨口笑道,看了看身後重新被關上的鐵門,又仔細打量了端木玉一番,有些感慨道:“幾個月不見。你可是清減了不少,這是……閉關減肥啊?”

    “噗!”端木玉本來還有一肚子的話。聽了這話頓時笑噴:“減肥就減肥,哪裡用得着專門閉關啊?再者說。我哪裡肥了?”

    再怎麼女漢子終究還是逃不脫女人的天性,端木玉可不會容忍自己變成一個肥妞,何況她本來就跟肥字沾不上邊,頂多就是身形比較健美罷了,而且是屬於輕靈窈窕的那種健美。

    “那你還找了這麼個奇葩詭異的地方閉關?還是說,這裡就是你平常住的地方,你的閨房?”林逸笑了笑,彼此的關係經歷過太古試煉之後,無形中已經變得很近,雖然跟冷冷她們不太一樣,但說起話來就跟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一樣,不需要太多講究了。

    “你覺得像嗎?”端木玉有些好笑的白了他一眼,這地方雖說各種傢俱一應俱全,但完全沒有女孩子閨房應有的各種小裝飾,甚至連一枚像樣的鏡子都沒有,她端木玉再女漢子那也總不至於連鏡子都不需要吧,有哪個女孩子的閨房是沒有鏡子的?

    “不太像,不過以你的風格也未嘗沒有可能。”林逸咧了咧嘴。

    “我可還沒大條到這個份上。”端木玉嘁了一聲,隨即才解釋道:“這裡是禁閉室,專門給犯了事的弟子關禁閉用的。”

    “你犯了什麼事?”林逸問道。

    “神識草。”端木玉吐了三個字。

    “這算犯哪門子事?”林逸更加疑惑了。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得到神識草的事情被門派高層知道了,而且有人當衆提出來讓我把神識草上繳,被我拒絕了。”端木玉語氣平靜道。

    “上繳神識草?你們葉靈派還有這樣的規矩?”林逸皺了皺眉,一般來說,弟子試煉過程中無論得到什麼樣的天材地寶那都是歸個人所有,從沒有上繳門派一說,世俗界沒有這樣的說法,天階島也沒有這樣的說法,太古小江湖同樣也是如此,要不然對於門派弟子的積極性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到時候誰還願意爲了天材地寶去拼死拼活?

    “沒有,不過這一次情況特殊,神識草畢竟不是普通的天材地寶。”端木玉搖頭,話是這麼說,不過真讓她就這麼把神識草給交出去卻是不可能的,對葉靈派忠心耿耿是一回事,毫無原則的將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上繳出去是另一回事。

    “話說當初你是從誰那裡知道神識草的消息的?”林逸忽然問道。

    “我師父。”端木玉頓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你懷疑幕後的始作俑者是我師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