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知道太古試煉之地出產神識草的人本就不多,而至於說準確知道你拿到神識草的人,就更加寥寥無幾了,這事兒真要是幕後之人,真正值得懷疑的也就這幾個人了吧。”林逸點點頭。

    “不可能的,我師父早在我參加世俗界歷練之前就已閉關,到現在都還沒有出關,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已經得到了神識草,更何況他一向待我如親生女兒,絕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針對我的。”端木玉果斷搖頭。

    “那就好說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葉靈派這次參加世俗界歷練的包括你在內總共就只有三個人吧?”林逸問道。

    “嗯,除我之外,就只有邱明沖和許飛兩位師弟。”端木玉點頭,葉靈派本就人丁單薄,參加太古試煉又有着諸多門檻,這次只派出三人,在所有參與的十小門派家族之中算是最少的了。

    “這倆人實力怎麼樣?”林逸繼續問道。

    “邱明衝是築基後期巔峰,實力相當不俗,而至於許飛雖然天資不錯,但入門時間尚短,目前纔是築基初期而已。”端木玉說到這裡已經有些明白林逸的意思了,頓時眼眸一亮:“你的意思是……”

    “當初給你那半截神識草的時候,雖然只有我們這些人在場,但畢竟人多嘴雜,無意之中透出風聲去也不奇怪,而在你們門派之中最有可能知道這個情況的,就只有你這兩位師弟了,當然也不排除他們回來之後透露給其他人的可能性,不過要說最大的嫌疑人,肯定還是他們兩人。”林逸分析道。

    “所以你認爲最大嫌疑人是邱明衝兩個?”端木玉若有所思。

    “不錯,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自然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如果真有人處心積慮在背後搞你,那肯定是有所圖謀。通過這種方式神識草他暫時應該是得不到的,那麼必然牽涉到其他方面的利益。”林逸說到這裡就已經沒有必要再說下去了。

    “許飛實力太低。而且跟我無冤無仇,也談不上什麼利益衝突,基本可以排除嫌疑,至於邱明衝……”端木玉皺了皺眉,緩緩說道:“這人在葉靈派的資歷其實比我要深得多,當年我剛入門的時候他就是二師兄了,只不過這些年來實力一直沒有突破,所以才被我後來居上。雖然面上一向表現得很和氣,但是私下裡恐怕還是有些想法的。”

    “這麼說來,這個邱明衝的嫌疑確實沒跑了,背後煽動讓你上繳神識草,若是你妥協上繳了,那麼即便對他自己沒有實質性的好處,但也至少可以讓你遭受一次不小的打擊,以免差距被你越拉越大,而若是像現在這樣拒不上繳,他的好處就更大了。只要事情鬧大,好好籌謀一番,藉此搶過大師兄的位置也未嘗沒有可能。”林逸點頭道。

    就像現在。端木玉被關了禁閉,對於一個門派弟子的表率人物來說,這已經是十分嚴重的懲罰了,尤其這也許還只是一個開始。

    “也許吧……”端木玉嘆了口氣,雖然坐在葉靈派大師姐的位置上,也一直都知道自己遲早要成爲門派高層之中十分重要的一份子,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未來說不定就是掌門接班人,至少高層明面上是這麼培養的。但她本身並沒有多少權力慾,即便平時表現出來的男子氣也是偏向於仗劍高歌的俠義範。從沒想過要變成老謀深算的一派掌門。

    只可惜這種事情不是她不去想就行的,她不去想別人會想。比如被她壓了一頭的邱明衝,如果是個處心積慮想要上位的傢伙,那麼絕對會將她當做眼中釘肉中刺,現在這種情況趁機陰一把幾乎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沒什麼不好理解的。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林逸好整以暇的坐了下來,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這雖然是個關禁閉的地方,但除了環境比較幽閉之外其他倒還不錯,放在外面的客棧之中算是一間上房了。

    “我也不知道。”端木玉搖頭,以她原本的性子即便算不上殺伐果決,那也絕對是行爲處事幹淨利落,少有猶豫不決的時候,可現在這種情形着實令她有些爲難。

    就算真的可以確定是邱明衝在幕後搗鬼,那又能怎麼樣?

    且不說現在被關了禁閉根本走不出去,即便真的有機會走出去,那也沒什麼用處,難道去跟邱明衝當面對質麼?人家用的是陽謀,如今想要神識草的是整個葉靈派高層,對質又有什麼用?

    說白了,此時此刻留給端木玉的選項就只有兩個,要麼把神識草交出去,要麼把神識草留下來,僅此而已。

    交出去有交出去的利弊,留下來有留下來的利弊,就看她自己具體怎麼權衡了,當然端木玉的性格偏向直來直去,她做出決定也未必就是真的權衡清楚了,說不定就是全憑個人喜好。

    沉默了片刻,端木玉有些爲難又有些抱歉的擡起頭:“你一番好心來看我,沒成想卻把你扯了進來,要不……”

    接下來要說什麼很容易猜到,如果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她完全可以繼續硬扛着不鬆口,大不了就當做是閉關了,可現在牽涉到了林逸,要是因爲自己的緣故連累林逸也被關在這裡,那就說不過去了。

    “別的,要是爲了我就改變初衷把神識草交出去,我可不答應。”林逸打斷道。

    玉佩空間裡就存着一大坨神識草根,端木玉的那半截神識草他壓根就不在乎,依着彼此的關係,端木玉將她的半截神識草交出去,然後林逸這邊再補給他一大塊神識草根也未嘗不可,畢竟一開始可是說好要對半分的,只不過端木玉堅持不要罷了。

    不過,不在乎那半截神識草是一回事,讓端木玉爲了自己把半截神識草交出去卻是另一回事,林逸可沒有讓朋友爲了自己委曲求全的習慣。
最近更新小說